在香港生活的台灣女孩:居住在功利主義的香港,有多少台灣人願意?

在香港生活的台灣女孩:居住在功利主義的香港,有多少台灣人願意?
Photo Credit:Jo Schmaltz@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不斷想移民的香港人,當我們每天投訴著社會上的各種問題時,又做了什麼可以讓社會變得更好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去或留

台灣除了是一個香港人很喜歡去旅遊的地方以外,亦是來港旅客的第二大來源地。根據2016年3月的數據,訪港的台灣旅客在16年第一季約有50萬人次,在中國以外的地區排名第一。對很多台灣旅客來說,香港也是個飲食和購物的好地方。但是如果讓他們搬來香港居住,又有多少人會願意呢?

Xenia在搬到香港的半年時間內,對香港的生活有深刻的體驗和感受,接下來讓我們聽聽Xenia在香港的故事吧。

Xenia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女生,來港前主要在新北市居住。因為該處的城鄉差距比較大,所以她一直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在城市長大的人。在大學修讀商業設計的Xenia,在台灣負責店鋪管理的工作。當時因為公司打算在香港開設分店,因而一起搬到香港。

有趣的是,Xenia在搬來香港之前,從來沒有來過香港。說到第一次來港的感覺,她覺得香港與台灣之間有很多差異。

「第一次來到香港,感覺這個地市很擠,空間感很小,道路都很窄,樓與樓之間的距離很小,馬路與人行道之間的距離也是這樣子。另外,我會覺得這個地市沒有情緒,就是看不出大家是開心還是不開心,在街上很難看到人們的笑容。」

好奇心讓Xenia一口答應公司來港工作,雖然未曾來港,但對香港的政治狀況卻有所研究。她說,「我只知道香港有迪士尼(Disneyland)和有很多購物的地方。不過,我對香港的政治環境比較有興趣,我從台灣的獨立媒體和自媒體知道了很多,當時覺得台灣與香港的政治環境識識相關。」

然而來到香港之後,Xenia卻對香港的社會發展感到有點落差,覺得實際上大部分港人沒有做些什麼事情,社會需要改變的想法亦沒有成為主流。她表示,「可能大部分人覺得社會上的問題都沒有那麼嚴重,而且有些人是這個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不願意改變什麼。我會覺得香港的狀況要比台灣更嚴峻一點。」

在台灣像我這一代的人在學生時期都是比較政治冷感,認為政治就是一件很髒的事情,不關注才是高尚的行為。但後來的學運,終於讓那些對政治冷感的人也開始關心社會的發展,很值得期待。

當Xenia更多與港人交流後,也覺得很多香港人會從事半功倍的角度去看事情,不太著重過程和情感方面,有時也會比較惡和不耐煩。

「有時候我去買一份三文冶沒有準備好零錢,會被罵。現在我覺得有可能是歷史的原因導致的。當時從大陸到香港的移民,在這樣的經歷下,覺得能夠過得比較好的生活是最重要的,也許這個概念就一代一代的傳下來,大家會多講實際能達成的事情,很少會討論心裡的感受。」

另一方面,生活上的一些事也令她感到有點不適應。這包括了香港的城市設計和做事方式。

「我通常一整天都不會看到天空,從我的家裡出來到我上班的地方,都是直接連接在一起。我覺得是因為香港的地方比較小,要好好利用每個小空間。在我以前的生活環境,無論我是去坐公交(公共汽車)、逛賣場,我都會經過一段露天的地方,讓我能夠看到天空。」

「在香港的路上,也很難看到不一樣的店,很多較有特色的店都會在工業大廈或者在樓上。我以前在台灣是用平面的角度找我想買的東西,但在香港都是90度向上。因為,香港的路面基本都是能付得起租金的連鎖店。」

「有時我覺得,香港人的服務態度是:如果是你負責端盤子,那職責就只是端盤子,不是非常在乎客人是不是開心。」除了生活以外,工作上的經歷也令Xenia感受到香港人的說話「直接」和對中國的態度。

「在我接待香港客人的時候,他們會很直接告訴我他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在台灣,客人不會直接告訴我他們的想法,我要自己去猜。如果一個人認為這件事情不是自己的工作範圍,在台灣他們會說『 這個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但在香港他們會說『 這個事件跟我沒有關係』。 」

「在香港,有時候會被本地客人罵說你為什麼要說普通話?當我說明自己是台灣人,對方通常便會對我好一點。本地客人後來告訴我,一方面是他們覺得我把他們當作成內地人,另一方面是我來香港搶了本地人的工作。但連廣東話都說不好。雖然我很難判斷這樣是合理、還是不合理,但我可以理解。」

雖然Xenia提到不是特別適應在香港的生活,但她覺得在,香港體驗讓她更想去多看世界。

「有一次在香港碰到一位不會說普通話的老人,用英語跟我溝通,這種事情在台灣蠻少見的。」

「有次跟台灣同事開會,他說,有一個印度朋友會來我們香港的店裡拜訪,問我有沒有見過他?我發現,在台灣有外國人來我們的店是一件很『特別』的事。但在香港,三不五時就會遇到外籍客戶。」

總結半年多在香港的生活,Xenia不覺得自己會想長期住在香港。最令Xenia不喜歡的是,香港的功利主義。

她表示,在與香港人的對話當中,看得出許多香港人較在乎錢、職位,以及能不能買到房子。但她明白到在這個國際化的地方,如果自己沒有一定競爭力,是很難生存下去得,或許就是因為如此,香港人才更在乎現實面的東西。

香港人對「生活舒適」的概念和自己的成長經歷相抵觸,也讓她覺得很難在香港長期生活。

「我在香港沒有辦法過我覺得舒適的生活。一方面是我跟香港人對生活舒適的概念不太一樣,香港人比較看重物質和結果。另一方面,因為我在台灣的鄉下長大,在這個比台北市還要城市化的大城市裡,我會覺得在這裡生活有點辛苦。」

Xenia未來的計劃是會去東南亞生活幾年,因為她喜歡這些國家的歷史,並且覺得東南亞跟台灣的關係在未來會越來越密切。最後提到本地年青人想搬離香港的趨勢,Xenia表示理解,但覺得大家可以多想一下。

「我希望大家在移民之前,想一下作為香港人,你到底為香港做了什麼努力?而不是只因為看到這個地方越來越爛,所以就毅然決然跳槽。」

Xenia的故事讓我們了解到很多香港人看來理所當然的事,其實外人會感到難以適應。而當我們每天投訴著社會上的各種問題時,香港人又做了什麼可以讓社會變得更好呢?

本文獲去或留 Move or Stay授權轉載,原文於此,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