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王鯛一斤有多沈重——就因為那份單純的信任,盜獵變的易如反掌

龍王鯛一斤有多沈重——就因為那份單純的信任,盜獵變的易如反掌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綠島人有個心態:「今天你看到不抓,別人還是會把牠抓來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anderlust Amber 安柏不在家(2000美金街頭賣藝環遊世界,專欄作家、刺青師、旅行冒險家,雜誌新聞電視節目不定期露出)

去年和前年的夏天我各在綠島待了兩個月,綠島人自己會分土生土長的本地綠島人或外地人,綠島觀光業發達,當地人通常會在島上做生意,民宿老闆、冰店老闆、飯店員工、潛水業者、餐廳廚師彼此認識,呼吸、生活仰賴這片海。

任何一件小事,特別是壞事跟八卦,總是傳的飛快,龍王鯛被殺的消息才剛傳出來,我的臉書就被綠島朋友洗版了,大家知道是誰做的,也沒有人相信那是七年前的事。

石朗那帶曾經出現過巨鰻,因為不怕人,大家在潛水時都喜歡跟牠玩、跟牠合照,還幫他取了名字,叫「阿肥」。

阿肥後來被發現在海產店,一斤50元。

綠島特有的燕魚從幾年前的一大群,我的潛水教練輕嘆現在幾乎看不到了。

盜獵在這裡一直都不是新鮮事。

每到深夜時段收攤後,和島上的換宿生夜遊找梅花鹿或在燈塔下看星星,回程時常常可以看到捕魚人穿好裝備、揹魚叉準備下水,深夜抓魚最不容易被發現。

綠島有設保護區,特定區域內不准捕獵、只能觀賞。

我還記得每年夏天在那片海域浮潛時,陽光穿透進清澈透明的海、遍地炸開的珊瑚,只要揉碎手中的麵包,大量的魚群就會將你圍繞,這些魚都已經被馴養,看到人類也不會害怕了。

正因為那份單純的信任,盜獵變的易如反掌,只要有心輕易就可以把牠們打掉變成桌上菜餚,更別說那些在保育區的邊界範圍,只要游出保護區,就會被抓上岸。

有一回,島上朋友熱情地招待我們,直說:晚上有好料要請我們吃,到了現場看到是龍蝦大餐,剛抓到的,要我們別客氣多吃一點,全部都是小隻還沒長大的龍蝦。

問他們為什麼龍蝦還這麼小隻就要把牠抓起來吃,他說現在龍蝦已經很難抓到了。有些綠島人有個心態:

「今天你看到不抓,別人還是會把牠抓來吃。」反正今天我不做,還是有別人會去做。

我楞楞看著一盤手掌大的龍蝦......

當我背氣瓶在海底跟魚凝望,感覺到魚有自己的個性,小丑魚個性害羞、燕魚就很愛繞在人身邊打轉、有的魚特別凶猛,小型魚則特別機警。

那些長期在海底生活的潛水教練們,很多都吃素了,最起碼不吃魚,因為那是他們的朋友,尊重自然而且倚賴它維生。

我在綠島的房東是土生土長的福寬阿伯,經歷過白色恐怖時期,還救過被關在綠島的政治犯,是個非常有智慧的伯伯。

他只要看著天邊的雲和風吹的方向,就能知道今天會颳風或下大雨,看海潮流向就知道適不適合下水,他跟我說:最近都是吹南風,南風跟其他的風不一樣,濕濕黏黏的還帶著溫度,順著洋流過來帶上大量水氣。

他坐在房子門口一邊清洗潛水鞋一邊跟我說:今天吹南風喔,就知道今天會下雨而且是很難熬的一天。福寬阿伯年輕時是漁夫,每次撒網收成都可以收入數十萬元,但只做了幾年就已經不想再殺生,不再捕魚而且吃素數十年。

釣客來綠島釣魚,看過許多上鉤的魚因為太小或不是想要的魚種,就遭棄置岸上任憑腐敗。

打開臉書,潛水教練悲痛寫著蘭嶼已經沒有魚了、怒吼不要再踩斷珊瑚礁、騎機車注意不要輾過螃蟹、別把貝殼撿走留給寄居蟹一個家。

我很傷心,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可以的話,去福島生活吧,世界上還有個天堂叫車諾比。

(註:福島和車諾比都是輻射區,因為核爆現在已經是動物天堂,沒人住也沒人敢吃)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安柏不在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