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老牛有了好去處,但照顧牠的畜產技職生們呢?

雲林老牛有了好去處,但照顧牠的畜產技職生們呢?
Photo Credit:龔建嘉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念大學獸醫科系的學生,鮮少在學校期間就有親手為動物結紮的經驗,而技職體系訓練出來的畜牧或獸醫相關科的學生,卻是在校期間就要照顧豬牛雞羊狗等各種大小動物。但這些受過完整現場訓練的預備職人,一旦畢業後卻無法為體制所用,不但浪費教育資源,市場需求也未能被滿足。

文:龔建嘉(現任大動物醫生,「鮮乳坊.小農鮮奶直送」創辦人。中興大學獸醫系、台灣大學獸醫研究所畢業。)

我猜大家都有看到新聞,前陣子有一隻動物明星:雲林的一隻水牛,老農養了她將近30年,希望幫她找一個好的養老地點。看到當時的歡送影片,老農淚眼婆娑,我看了真的很揪心。後來老牛被送到了西螺農工,由當地的學生和老師一同照顧。

有一位崙背的酪農好友是西螺農工的校友,關心老牛未來的健康狀況,怕未來有醫療需求,主動介紹我和該校的老師認識,於是就一起到西螺農工去和老牛相見歡。這隻水牛目前很健康,個性非常溫和,雖然年紀很大了,但總算是能悠閒度過餘生。

但農工是什麼樣的學校?老實說我完全沒概念。台北長大的我,頂著明星高中光環進到大學,根本不懂技職體系。

到了西螺農工,老師非常熱心地帶我認識整間學校,可以看到學校非常詳細地規劃了飼養不同動物的畜舍,有雞、豬、火雞、牛、羊、魚⋯⋯等。學生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學習照顧飼養這些畜牧動物,甚至還有一間手術房,可以做簡單像是狗貓結紮的外科手術,學生在學校期間都可以親自練習。當天我看到白板上面寫著某某學生是下次執刀者時,心裡面還真是感到汗顏,在大學獸醫系的訓練中,根本沒有獨立進行手術的機會。另外,學校裡還有提供食品加工的課程,修課就可以學習到包括奶酪,香腸等肉用或奶用製品的做法。

看完這些,我好震驚!原來台灣有對於飼養經濟動物飼養的完整訓練,這不就是我每天造訪的現場最缺乏的技術人員樣貌嗎?

西螺農工手術室
Photo Credit:龔建嘉
西螺農工手術室

回頭想想台灣的大學獸醫教育,講得直白一點,幾乎都在學習「書本上」的知識;考試用原文書,上課用講義。大一到大四的實習,大多著重於一些實驗室的工作,若要說到真正學習到包括開刀、臨床診斷的醫療技術,少之又少。大五的實習,雖然開始分組實習,但卻仍以「看」來替代「實作」,畢竟來看診的動物都是主人們的心頭肉,自然不能讓沒經驗的實習醫生亂動手;再加上獸醫師考也沒有考實作,學長姐和老師更沒有動機讓你有從犯錯中學習的空間。

講得再更直接一點,從獸醫系畢業的同學,有多少比例在學校期間親手幫一隻狗做過最簡單的結紮?

技職教育在台灣一直都普遍不受重視。而在我造訪西螺農工的當天,學校老師也沈重地說到,很多同學都是不太會念書、但是操作技術能力卻不差的孩子們,他們再升學的門很窄,想要再進修考進畜牧或獸醫相關的大學,根本難上加難,好幾年也只會考上一個,而且,大部分大學都沒有開放技職的名額。

那麼,技職教育系統培養出來的這些具有實際操作技術知識的預備職人們,畢業之後去了哪裡?因為在家庭還有社會氛圍的督促下,他們最後不是轉職,就是去做其他無相關的工作,而這樣紮實的現場飼養照顧訓練,95%都這樣浪費掉,我真心不懂這樣的教育目的到底是為什麼?

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從小立志照顧動物、真正被培養的飼育人才無法升學,而那些都市長大,考試剛好不小心考上大學、只會唸書的同學們,通常大概有8成5也很會考試地考上了獸醫師執照。這讓我想到若是日本漫畫《銀之匙》的農校生活放到台灣來,大概也是會成為被漠視的領域。

西螺農工所照顧的豬隻
Photo Credit:龔建嘉
西螺農工所照顧豬隻

對照前幾天到屏東科技大學獸醫系演講,學生們很積極熱切詢問:該怎麼成為大動物獸醫?如何學會飼養管理、動物照顧、營養配方、現場診斷?同學們在學校只找到課本,找到文字,卻找不到方法,找不到牧場。在西螺農工,我終於找到那環重要卻遺失的環節——現場訓練與環境。大學獸醫系的學生問我的答案,都在這個環節裡。

台灣的教育制度到底該怎麼改革?大學教育與技職教育應該好好地並存著,還是被放逐的技職教育慢慢凋零,如同這隻老牛一樣,讓人不捨。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出於此處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