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死捍衛家園的琉球女孩──玉城愛

誓死捍衛家園的琉球女孩──玉城愛
Photo Credit:郭育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到我上了大學,感受到美軍基地駐紮的違和感及日本政府對於沖繩的忽視,還有沖繩的反對聲音無法傳達到中央等種種『異常』,也讓我體會到那些缺乏思考而逐漸被忽略的種種事情;我的大學裡有許多來自外縣市(日本內地)的學生,從和他們議論的過程中,我也開始學習思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育志(郭育志,高雄人,大仁科技大學應日系學生,曾交換於沖繩公立名櫻大學,喜歡聆聽黃玠和張懸、也喜歡閱讀松浦彌太郎和席慕蓉,擁有著少許的荷蘭血統及1/4的日本基因,自我身份認同則是100%臺灣人。)

琉球,又稱沖繩(Okinawa),位於臺日兩國間的一個群島。它曾是歷史上「琉球王國」的所在地,也曾擁有自己獨立的政權和文化體制。如今雖成為日本的一縣,但在許多風俗文化上,仍和日本內地有著不少的差異。近期讀到不少關於「琉球獨立意識」及「沖繩反日情結」的相關刊文,於是特別邀請到這位正站在沖繩社運第一線的玉城愛小姐進行訪問。

受訪人:玉城愛(Tamaki Ai),生長於沖繩縣中部地區,目前就讀位於沖繩北部名護市的公立名櫻大學。喜歡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安靜閱讀、獨自思量,並享受一個人的寧靜午後。假日時分也喜歡和朋友們一起shopping、和另一伴一同出遊、一同觀賞電影。

目前,沖繩縣和東京當局(日本政府)呈現著什麼樣的狀態?

各位知道位於沖繩縣北部名護市的邊野古新(美軍)基地興建問題嗎?簡單而言,當初針對普天間基地搬遷一案,反對搬遷至縣內而當選的沖繩縣議員及沖繩縣長背叛了沖繩縣民,在當選後向政府表明同意了基地移遷。這樣的行為令許多沖繩縣民怒髮衝冠、無法苟同,也因此催生出更多為了基地遷移問題而戰的政治家們。

我並不認為日本政府與沖繩縣的關係稱得上良好,邊野古新基地興建的問題由法院判決。從法院提案「和解」到現在,雖然暫時平靜下來,但日本政府「將邊野古視為唯一搬遷地」的立場並沒有改變(註一)。

玉城愛_琉球_沖繩
Photo Credit:郭育志
您是在什麼情況下,意識到日本政府相較於其他縣市對於沖繩的差別待遇?

自小即聽聞許多和平教育及沖繩戰役的悲慘故事,從我出生的年代開始,美軍基地便存在於沖繩各角落,無論是在餐廳用餐時、在街上散步時,隨處可見美軍的蹤影,也從未感受到任何違和感。而這樣毫無疑問的感覺也持續到我上了高中。與其說毫無疑問,不如說我一直以來的思考方式都是「二戰的發生是日本的錯、美軍基地設立於沖繩也是無可奈何的」。

直到我上了大學,感受到美軍基地駐紮的違和感及日本政府對於沖繩的忽視,還有沖繩的反對聲音無法傳達到中央等種種「異常」,也讓我體會到那些缺乏思考而逐漸被忽略的種種事情;我的大學裡有許多來自外縣市(日本內地)的學生,從和他們議論的過程中,我也開始學習思考。

許多人對於沖繩的想法即是好山好水的觀光勝地,但不只如此,這也是沖繩人堅守著文化及自然的最後一片淨土,而它⋯⋯卻正被日本政府破壞著。日本政府一味渴望美國政府口中的「發展」,但在我看來只是不停的「破壞」而已。東京為了促進日美關係而掩蓋了沖繩人民反對的聲浪,日本國內多數大規模的媒體也選擇忽視沖繩的民意,只是不斷重複政府觀點而報導著。

現在的沖繩,存在著日本國內74%的美軍基地,我們沒有義務,也不希望再增加任何基地了,相反的,妥善整理並縮小沖繩縣內的軍事基地才是我們真正的訴求。然而當沖繩居民表示「我們不要更多基地」、「希望能將基地整理並縮小」的時候,部分日本內地民眾還是說著「沖繩人認命吧!」「這是你們沖繩人的責任。」「沒辦法!只好犧牲你們了。」等等令人心寒的話語。

玉城愛_琉球_沖繩
Photo Credit:郭育志
近期參與的公共議題及社會運動

我目前加入一個叫做「SEALDs RYUKYU」的團體,正為了反對興建邊野古新基地而努力著,也反對去年被認為很有問題的安全保證相關法案。除此之外,我們也在沖繩縣內定期舉辦遊行活動及讀書會;當然,日本全國的重大遊行我們也不會缺席。去年11月我也以島服會議名護分社之共同代表的一員,赴美對於拒絕新基地建設之議題進行公開發表。

參加社運的同時,所訂定的目標

製造能和大家輕鬆暢談政治議題的隨興氛圍及環境,我常常三句不離政治,或許偶爾會為周遭朋友帶來害怕,而日本「出頭的釘子遭人打」(註二)的文化仍持續存在著。但我絕對不要成為那種噤聲的沉默市民,對於「自己所生活的社會、不得不靠自己創造的社會」,日本人一般並不做批判。但與其說他們不批判,不如說這些市民並沒有這個能力。因此多數學生根本不理解為何我們要進行「遊行抗議」,而我的大學也呈現著一種「別在校園裡談論政治」的拘謹氛圍。我真他媽的想請問是誰帶起了這樣的校園歪風。

我,作為一位市民、一個學生,作為一介女性,我有表達意見的權利,而這項權利也代表著我對未來所背負的責任。

玉城愛_琉球_沖繩
Photo Credit:郭育志
就琉球獨立而言,您有什麼想法,除此之外沖繩縣民們又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情呢?

就目前而言,我並不支持所謂的「琉球獨立論」,才疏學淺的我最先考慮到的一個理由是,如果在這個當下表態,只會造成沖繩和日本內地間產生更大的嫌隙,現在的沖繩並不是搞分裂的時候。然而,因為對當今沖繩和日本的關係感到近乎絕望的憤怒,而開始引導琉球獨立論的呼聲日益增大也是事實,對於這樣的意見我也深感認同。儘管日本政府可以苟且地看待這件事情,但我們沖繩對於日本的不信任感及憤怒的程度,絕對遠遠超出日本政府的想像。

歷史的正視

現在的沖繩,曾經是歷史上的琉球王國,我們有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傳統,這些都是事實。但日本透過武力強行合併,藉著同化政策而實施掠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日本也將我們視為「棄子」 (註三),讓美軍統治沖繩27年,並於1972年回歸日本。東京到今天仍忽視著沖繩縣民的人權,其中包含沖繩女性遭受性侵、也有很多人失去生命。

除此之外,連聯合國都已承認沖繩縣民為「原住民」的事實,但日本政府卻堅持否認。在大家不把歷史修正主義當回事的現代日本社會,我認為是東亞諸國應該更關注的。

想向臺灣國民傳達的話

臺灣和中國、沖繩和日本,從過去的現在、從古代到今朝,我們背負著不同的歷史經驗及壓力,我知道不能將兩者混為一談。沖繩明明屬於日本,卻無法適用於自由和民主之詞彙,但我現在並不站在支持沖繩獨立的這一方。

作為臺灣國民的你們覺得呢?對於你們的國家「臺灣」感到充分的驕傲與自豪嗎?對於臺中兩國的關係、對於自己的根源,你們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和心情呢?而你們開始追求獨立的意識和信念又是從何而生的呢?

即便兩國民眾關係友好,到了國家層次卻彼此築起的那道堅實高牆,又是如何產生的呢?我逐漸有種想法,認為這件事的背後,臺灣國民可能受到了某些大國的操弄。從現在起我該學習、考慮的視野還有很多,要將一直被視為常識的事,將普遍的價值觀「再思考」,一但開始,便會展開新的視野,我想不論是詞彙亦是思考模式也會跟著產生變化。

玉城愛_琉球_沖繩
Photo Credit:郭育志
註釋

一、1995年沖繩發生少女被美軍強暴事件,引發居民抗議,日本與美國於是在1996年簽訂SACO協議,決定將基地整併,縮小面積。其中的決定之一,是將原設於沖繩本島中部宜野灣市中心的陸戰隊基地「普天間飛行場」搬遷至沖繩北部的邊野古海岸,填海造陸建設替代用的新基地。由於亦有人提出搬遷至縣外或太平洋其他美軍駐紮基地之建議,故此計畫被稱為「縣內搬遷」。

前知事(縣長)仲井真弘多自2006年當選開始一直持反對「縣內搬遷」案之立場,直到2013年底翻轉,向政府表明願意接受此搬遷案。仲井真前縣長並於2014年底的選舉中被明確表態反對此搬遷案的候選人翁長雄志取代。

二、「出頭的釘子遭人打」(「出る釘は打たれる」),樹大招風;因有能力、跑在戰場第一線而遭受算計。

三、「棄子」(捨て石にされる),意指當年日本政府犧牲沖繩得以保住日本內地的行為。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