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孩子,你好嗎?

親愛的孩子,你好嗎?
Photo Credit:Shih Yuan/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少子化的台灣,每個孩子都應該被當成是寶,但一個又一個早逝的孩子提醒著我們:「暴力防治」還不夠確實、周延,還需要更多人的努力與關心,而你、我就是改變的關鍵因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habattfloss (當「社工」填飽肚子,以「單車」認識世界,因緣際會走跳地球不同角落,從跨文化交流感受人性共同的溫度。)

IS、努斯拉陣線(Al-Nusra Front or al-Qaeda in Syria)這些從2014年就不斷出現在國際主要媒體的字眼,對台灣民眾可能是陌生的,因為多數本土媒體寧願關注年輕的立法委員為何穿短裙、總統為何沒有配戴首飾參加就職典禮,或甚至乾脆拿行車記錄器的片段大作文章。對於歐亞大陸另一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的印象可能只停留在有錢的阿拉伯王室、豪奢的航空公司以及重金打造的沙漠城市。

然而,幾個由Vice News製作的新聞片段,包括了Inside the Battle: Al Nusra-Al Qaeda in Syria(2015年11月11日)、The Islamic State(2014年8月14日),獨家深入探討這些所謂「恐怖組織」的興起。當地緣政治變動與國際強權角力造成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內戰衝突、嚴重的乾旱導致穀物歉收造成大量居民陷入貧窮,絕望的人民需要出口,煽動性的語言開始發生作用,漸漸地,從只有成年男性的戰爭,進一步發展到連兒童都無法倖免。

第一支影片帶觀眾了解努斯拉陣線如何以「學校教育」的方式漸進式地對未成年人灌輸「符合其組織意旨的信念」。最令人訝異的,莫過於當前一刻影片裡的孩子還歡樂地到廢棄的遊樂園與動物園玩耍,下一刻,那個有著天真可愛笑容、門牙還缺了一角的男孩,竟然說出自己長大的願望是成為「自殺炸彈客」(30分53秒處,I want to be an inghamasi [suicide fighter] for Allah’s sake)。

無獨有偶,第二支影片同樣也訪問了許多男孩,其中一個表情與手勢都像是饒舌歌手的男孩,不看字幕說不定會讓人以為是下一個嘻哈巨星,但了解其語意後,卻令人不寒而慄。「我們將帶給你汽車炸彈與爆炸⋯⋯我們將會摧毀這個宗教的所有敵人、全部、所有跟伊斯蘭國抗爭的人」(33分46秒─34分8秒,We promise you car bombs and explosive...…and We’ll destroy the enemies of the religion, all of them, all who fought the Islamic State)

兩支影片上網至今已經有些時日,這些孩子或許因為經年累月的戰火,早已不在人間,但如果他們還活著呢?是否再過三五年就要去完成他們小時候說過的「志向」?如果影片中講出這些話的男孩們是台灣人,國家機器、社會大眾、親朋好友該如何面對這些有著「天使面孔」,卻似乎蘊藏著「魔鬼之心」的孩子?

最近當輿論爭辯著死刑的存廢與執行、隨機殺人或殺童案是否應該要唯一死刑,這些事後的「處罰」或「處遇」固然重要,但其實都為時已晚。我們該去問的是:是什麼樣的社會情境、家庭環境與人生經驗,造就出引發集體焦慮與恐慌的「人魔」?在醫院的寶寶房或是月子中心,看著一個又一個或哭或睡、或眼神骨溜溜轉著的嬰兒們,可以預測誰將來會是拯救人類的大英雄,或毀滅人類的「魔王」嗎?

身為一個從事兒童保護工作多年的社工,我所接觸的孩子與照顧者都帶著很多「故事」,有些故事經過媒體批露,讓人義憤填膺、咬牙切齒;有些故事充滿了太多無奈,許多時候我也只能陪著案主掉淚或唏噓。在直接服務的現場,我經常面對的是沒有被好好對待的照顧者,即使有著被歲月洗禮的面貌,內心仍然是個手足無措,只會用原始本能因應各種生活困境的孩子。於是暴力一代又一代地傳承,好似永無止盡的黑洞,從飄搖的家庭到動盪的國家,在世界各個角落或許以不同的形式展演,但本質皆相同:創傷沒有療癒、痛苦沒有抒發,最終就會以極端的方式淹沒一切。

一個又一個的故事讓人相信,如果不從源頭開始,從家庭教養、學校教育、社會安全等系統著手好好愛我們的孩子、關心身邊的人、理性思考自己的公民角色,透過督促立法要求預防機制的建立,當下一個「恐怖攻擊」或「恐怖事件」再次發生時,我們只能承受更多的心碎。

近日在兒保社工圈流傳的網路微電影《受虐兒去哪裡》,影片中的兩個孩子「幸運」地有被相關社福團體注意到。然而,其實有更多的孩子,在生活裡經歷了不同種類的暴力,校園霸凌、不當管教、目睹暴力、社會歧視與貶抑,這些潛在有著創傷程度不一的孩子,更是需要我們的關心。

少子化的台灣,每個孩子都應該被當成是寶,但劉小妹妹、小燈泡、方小弟弟、王昊、邱小妹、竹東少女⋯⋯一個又一個早逝的孩子提醒著:「暴力防治」還不夠確實、周延,還需要更多人的努力與關心,而你、我就是改變的關鍵因素。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