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只會用「眼睛」選擇:當外表勝過風味,生命力也一點一滴流失了

別只會用「眼睛」選擇:當外表勝過風味,生命力也一點一滴流失了
Photo Credit:Nan Palmero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數人在決定吃什麼東西時,目光都放在外表,忽視了普遍而且古老的香氛語言。當然,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關於身體之美的認識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戴芙妮・米勒醫師 /《好農業,是最好的醫生》,時報出版

我閱讀了一堆和嗅覺科學有關的論文和書籍,有篇談人類眼淚的文章深深引起我的注意。在這項實驗中,研究者要3名女子先看一部悲傷的電影,然後用一面小鏡子,蒐集自己的眼淚裝進玻璃罐。

接著,他們找來24名20多歲的異性戀男性,要他們嗅聞沒有標示的罐子(順序不拘),一罐是眼淚,另一罐是鹽水。所有受試者都說,兩罐的內容物都沒有味道。接下來,研究者以膠帶黏貼一塊棉花在受試者鼻下,棉花或沾眼淚或沾鹽水,然後給他們看一張富吸引力的女子相片,並測其反應。

儘管嗅覺上分不出差異,淚水使受試者一致表示比較不感興奮。實驗所測量的性興奮反應包括皮膚溫度、睪固酮高低、特定大腦核磁共振攝影,結果都符合受試者本人的陳述。

這個研究顯示,聞不出味道的眼淚可以傳達訊息,對情緒、皮膚反應、荷爾蒙濃度乃至於大腦化學,都產生影響。當我深入嗅覺文獻,我開始明白純露對我的荷爾蒙、大腦、皮膚,有可能發生非常接近眼淚所生的作用。

嗅覺在人類溝通中往往被視為一個小角色,仔細研究後發現了很多有趣的事,例如那些嗅聞眼淚的男性身上測量到的睾固酮代謝物,為什麼在松露菌和芹菜裡也有幾乎完全相同的化合物?香葉醇為什麼既可協助蜜蜂標識吸引力高的花朵,又可以防禦昆蟲界的一個敵人,並且能吸引我們接近李子和桃子,甚至接近一個人(以香水的形式);解釋這一切的,就是深同源性。

植物與人之間溝通失敗

如果有一種viriditas(拉丁文,意即生命力)的標準檢驗,多數現代超市賣的水果和蔬菜得分會很低。這點是我跟貝絲.密琛(Beth Mitchum)交談以後得到的結論。她在加州大學戴維斯校區農學院研究採收後的作物。她解釋,植物科學家全心放在培育作物的抗病、易運輸、美觀、高收成、貨架壽命長等特性,結果在育種過程中把風味給丟掉了。

植物風味有一部分決定於糖分和酸度,但是揮發物(香氛分子)的濃度及種類所起的影響甚至更大。簡單地說,所有香氛訊息,現代的水果和蔬菜十分缺乏。蔬果外表越不完美,越可能風味濃烈、營養力度高,而美國農業部設定的標準一直在支持這種外表勝過滋味的育種作風。

密琛雖然認為從農業商到政府都是問題的製造者,但是她把最大的責任歸諸我們這些消費者。

「研究顯示,在銷售點遭到顧客拒買的,是有缺陷的食物,而不是未成熟或是沒滋味的,」她解釋。「因此,栽培者或市場並沒有誘因去培植好吃的作物。有些桃子也許棒極了,可是如果有丁點缺陷,你可能就會放下不買。消費者是以眼睛選擇。」

這是真的。我們多數人在決定吃什麼東西時,目光都放在外表,忽視了普遍而且古老的香氛語言。當然,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關於身體之美的認識上。我們以眼睛選擇,尋找完美的統一、對稱,就像在超市買桃子一樣。

Photo Credit:Amy Thibodeau@Flickr CC BY SA 2.0

同時,我們關閉了一個原始的感官功能,而只有它才能使我們體會微妙的、卻更有滋味的種種美麗。我想到一些年長女性,在我心目中一直是老而令人喜愛的榜樣,而她們有個共同點:花很多時間待在戶外,固定跟天氣、動物、植物、土壤互相溝通。

我再次想到那篇眼淚的研究,以及所有我讀過的相關研究,它們顯示了費洛蒙與其他香氛能夠調節我們的內在運作,並且協助形成我們的世界觀。這些女性依然在接收、發送這些微妙的(卻可能很有力的)香氛訊息。

也許,這就是永續老化的祕訣!她們能夠持續收到這些訊號,既在人際間,在植物、動物間,也在整個生態圈中。

諮詢土地神

在弗魯特藍的最後一天,我清晨醒來時,覺得很久沒這種輕盈有力的感覺了。我只能歸因於這些棒極了的同伴、好吃的食物、新鮮的空氣、夜裡墓地般的寂靜、晚間在樹林裡長時間的散步,以及穩定持續的植物純露水霧。去拜訪我的科學家朋友安妮時,我注意到一個小瓶,標籤上寫著「森林」。那是道格拉斯黃杉和西黃松的共同蒸餾產物,兩種樹都長在她的土地上,也遍布哥倫比亞河流域。

「這一瓶的植物是一起進入蒸餾器,得到的是全新的東西,含有一種無法測量的協同作用,就像萃取了整座森林一樣。」安妮解釋,「森林」的氣味纖細得出人意表,彷彿暴雨後的樹林。

她繼續說,「在這本書的寫作年代,每一個社區都有自己的蒸餾師和蒸餾作坊,你的後院長什麼,蒸餾器就放什麼吧!」。

多年前,我造訪墨西哥銅峽谷,探討為什麼住在峽谷深處的當地民族塔拉烏馬拉人,患糖尿病的比例會這麼低。尤其令人好奇的是,他們和亞利桑那州的皮馬族有共同祖先,而後者發病率高得出乎尋常。我那時了解到,塔拉烏馬拉人除了飲食中糖極少、加工過的碳水化合物幾乎等於零之外,他們的崖居周圍有超過三百種野生食材,已被墨西哥民族植物學家鑑定為能夠降低血糖。換句話說,他們被抗糖尿病的藥鋪環繞。

Photo Credit:Mayla Wind @Flickr CC BY SA 2.0

至今,研究者尚未在那些植物中分離出具有降血糖效應的活性成分,令人不禁必須考慮,是否是整株植物維持了塔拉烏馬拉人的健康。我們也忍不住要問,當地人跟周遭植物相之間,代復一代的每日接觸,是否促成了不斷的分子交談,一如蜜蜂、花朵、蜂窩間的對話,以至於本地植物最適合用來療癒塔拉烏馬拉人,最能配合他們的需求。或許,我們都在跟周圍環境共同塑造這類關係,而自身卻不察。

第二天我飛回灣區,當我沿著柏克萊的人行道拖著自己行李走向家門,我第一次注意到,水泥縫裡長出一叢叢洋蓍草和天竺葵,兩者的花和葉都灑下流蘇般的細碎影子。我每天進出,跨過它們,雙腳踩扁它們,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它們的存在。

可是我現在放下行李,跪在地上,吸進它們的氣息。這是我的洋蓍草,我的天竺葵,毫無疑問,它們有自己的化學類型,反映附近鄰里的獨特化學組成。我的行李袋有一張爐式蒸餾器的圖解,組合很簡單:一口搪瓷鍋、一個碗,跟一塊磚頭,是朋友送給我、讓我製作自己的純露。我採下一叢,走進屋子,決心開始自製第一批在地美容產品。我想像我的玻璃噴霧瓶盛滿這種新純露。標籤會是「人行道」。

書籍介紹

《好農業,是最好的醫生:一位醫生關於土地、永續農場與醫療的現場觀察筆記》,時報出版

因為深信人體健康與農業、土地脫離不了關係;因為對於現代醫療的機械化日感失望,一位家庭科醫師走出診間,向生態農夫們取經,希望從好農業對待土地,遵循大自然的思維,重新找到看待健康及照護身體的自然規律。

透過一個個精彩的故事,你會驚訝地發現,農夫設法使枯竭的土壤復甦的方法,也能應用於人體上,讓我們不再倦怠;牛牧場的放牧方式,可以幫助我們培養出體質強韌的孩子;而香氛草本農場與永續美麗、健康步入老年之間,竟有秘密關聯……。

作者並從農場學習所得,結合傑出生醫科學家的最新研究觀點,應用在自己病人的身上,成功幫助病人及自己重新找回身心健康。作者發現,向農夫學習、體驗農家生活,可以使自己成為更好的醫生。而好的農作方式充滿價值連城的秘密,可以使身體及醫學兩者脫胎換骨。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