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家庭到社會:在柏林閒聊育兒經

個人、家庭到社會:在柏林閒聊育兒經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子女的教養,是週遭朋友之間常有的話題,聊起來多少有些苦澀。為了孩子的笑容,有太多的難關橫亙在眼前,難免憂心和悲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柏林見了久違的G和B夫婦,他倆博士班畢業後就在海外漂泊,從美國到歐洲、從分隔兩地到柏林團聚,並即將迎接新生命到來。「流浪」已成為今日多數博士的命運,不管範圍是在國內或國外,皆是一言難盡的苦澀。能在異地逐漸穩定、生根,是他們的機緣,也是他們此前勇氣的回報。

身為觀光客,依自己有限的觀察,不管在慕尼黑或柏林,街頭總是看到小孩的身影,或是父母陪同,或是幼稚園集體出遊;也看到各式各樣的硬體設備,一般的嬰兒車外,和腳踏車結合的親子自行車十分常見。另外,只要是公開場合,不管是那如同森林般的公園或一般的觀光景點,多數皆備有以原木質材打造的兒童遊樂場,裡面必定也是滿滿的幼童。這一切似乎都和歐洲生育率衰退的印象相違背;忍不住和這對幾週後的新手爸媽多聊幾句。

經由他們的轉述才知道,德國生育率確實面臨著嚴峻的考驗,不管政府或人民都理解到問題的嚴重,於是產生了許多優惠生產的政策,育嬰假是其中一項。德國職場最多可以請長達三年的育嬰假,三年間只需花三十小時處理臨時事務;每月還可以領三分之二的薪水,雖然會逐年遞減;再若加上各式各樣的生育津貼-產婦津貼、父母津貼、兒童津貼,這些優渥的補助,即使只是拿工作簽證的外籍人士也能享用。

Children's Carnival of Cultures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德國的兒童文化嘉年華活動。

獎勵內容是務實的一面,這些規定背後的態度更重要。德國人將孩童視同未來,成年人所構成的國家和社會,日後都將由這些孩童一肩扛起。相較於高遠政策所描繪的未來空話,對孩子的照料是最具體而實在的付出。除了政府給予父母補助,養育過程中也讓僱主加入,從確認懷孕開始,僱主和父母便一起討論,找尋日後工作時合適的託嬰方式,育兒不再只是父母兩人的問題,而是社會整體的責任。

年初,余宛如立委提案修正立法院議事規則,讓立委可以帶三歲以下嬰幼兒一同開會,竟引來各方抨擊,不免讓職場父母感到灰心。在批評者的眼裡,育兒的苦惱和責任全被丟回父母身上,忽視了建立友善職場的目的,不是要照顧某一家長或孩童,而是我們全體的未來。如果具指標意義的立法院都難以推動,遑論其他場域。改變大眾的觀念,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另外,與他兩人也聊到了德國小學四年級就進行技職教育、大學教育分流的問題,這樣雙軌制在德國內部亦多有爭議,即便中間已建立了許多選擇和調整的彈性,還是讓人忍不住擔心是不是過早將孩子定型。這對以升學為依歸的華人傳統觀念來說,無疑是十分難解的安排。

造成我們難解的原因,是對技職體系的偏見也不一定,在「唯有讀書高」的傳統價值觀下的質疑。一旦技職和升學兩者之間,只是方向選擇的不同,而無高下之分時,要理解這樣的雙軌制也就沒那麼困難了。他們在海外生活的親身經歷,兩條路線的結果,收入上差別不太。想想看,在得過請師傅來修繕所要付出的費用,大概是所有留學生和旅外工作者最大的惡夢。重要的,其實仍是心態。

B曾前往荷蘭國家海事博物館參觀,對其中撥放的影片印象深刻,影片內容是要介紹荷蘭國運和海運發展間密不可分的關係,影片開頭是在碼頭工作的勞動階級,強調唯有這些工人和海員的辛苦付出,才有辦法維繫港口的運作、才能帶動整個國家的發展,他們是最核心而重要的一員。

Deu HH Industrie Hafen 德國 碼頭工人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要是在台灣,類似的介紹,大概會是某海洋鉅子、某董事長的成功故事,或是上層知識份子和官員的指導開始吧。

我自己去慕尼黑的德意志博物館,也有類似的感受,這間博物館的收藏主題是科學,其中包括大量的工業機器,由古至今所有的鍛鐵器具在眼前排開;或者數十台不同等級車床擺放在眼前時,第一時間不免懷疑,即便是工藝大國,這樣一間博物館沒有問題嗎?這博物館越逛越有韻味,藏品和策劃用心、完整,它將我們所輕視的事物妥善保存,並且點出了其中那被我們忽略的偉大和美妙歷史。

該館的地下樓層是最特別的部分是:重現了礦工採礦的實景,那幽暗如迷宮般的走道,只要置身其中走完一圈,對那些日日於地底勞動的人們,會有很深的感想和體悟。

我們都太習於亮麗高貴的「大」歷史,忽視了由汗水所建構日常生活;習慣上層視角和價值,忘記了什麼才是自身的需要。我們偏見和歧視的對象,其實是我們自己。

Reading day in Germany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當然,如果認為歐陸沒有階級問題,那未免失於天真,但至少他們展現努力改變和扭轉的企圖。一旦有努力就會有希望,一旦有希望,改變才會成為可能。

步入中年,關於子女的教養,是週遭朋友之間常有的話題,聊起來多少有些苦澀。為了孩子的笑容,有太多的難關橫亙在眼前,難免憂心和悲觀。和旅居德國的他們聊起來,卻充滿了難得的希望和樂觀,這或許是他們的個性,也或許正是國家最該給予人們的,他們不見得弄得清所有的規定和補助的細節,但他們能確定自己並不孤單無助,而是共同體的一員。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鄒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翁 稷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