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職典禮「性別照妖鏡」:女性參政只能穿裙食蕉,相夫教子?

就職典禮「性別照妖鏡」:女性參政只能穿裙食蕉,相夫教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把評斷政治人物的依據放在政策能力而非性別種族,不但更能選出適任的候選人,也才是真正打破刻板印象的制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一直記得2008年美國總統選舉時,曾經有一個論述,認為如果選民是為了美國能有一個黑人總統而投給歐巴馬,並不代表打破了種族主義,反而突顯了眾人心目中種族差異的印象。因為只要區別、分類的心態根深柢固,不論展現出來的是褒是貶,本質上都還是歧視。

因此選舉期間我一直呼籲不要只因為蔡英文是女性就投票給她,選舉結束後,也不要刻意的為她掛上一個「女總統」的稱號。

有些人會說,強調女性參政的意義,是要告訴大家政治不一定要陽剛果敢,不一定要有所謂的「男性特質」,但這樣的論述其實也陷落在一個「身為女性就應該陰柔婉約」的思維裡,才會有「和男性一樣,比男性怎樣」的想法出現,卻忽略人的個性原本就不應該也不需要和生理性別有直接關係。婉約的男性正常,強勢的女性也正常,政治圈需要納入的是多元的特質,而不是多元的性別。

在這個領域,媒體也長期是刻板印象的加強者。

單是一個就職典禮,國內媒體先是這一台報導吳思瑤吃香蕉,另一台又補上洪慈庸裙子有多短的報導,即使新內閣走馬上任後,新聞又著重在新首長的女性立委配偶如何幫他打點穿著,彷彿如果你是女性,就只能穿裙食蕉,相夫教子。

反觀國外媒體的主流大報上,對於像是台灣人最愛拿來當對照組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在獨立公投失敗後鞏固議會的蘇格蘭國家黨(SNP)黨魁史特金(Nicola Sturgeon)等人,都早已脫離了以性別為主題的報導框架,更不會拿像是「鐵娘子」這種既不了解歷史又充滿刻板印象的形容詞,套用在這些領導人的身上。

要規避這些媒體轟炸的最好辦法,就是以實力和政績告訴所有人,生理性別、男女性化的特質,其實都完全無關施政效果。今天做得好,不分男性女性,我就是一個好的領導人;做壞了,也和我平常穿裙子或穿褲子沒有關係。

同樣有女性總統參選人的美國,選民對希拉蕊的態度相較就成熟許多,不會過度為候選人的性別影響自己的投票意向,雖然整理來看女性選民還是比較支持希拉蕊,但根據統計全美千禧世代的女性高達49%不支持希拉蕊,主要原因是「不認同她的政策」,甚至有評論指出希拉蕊選舉過程中「性別牌」(Gender Card)的打法,反而會造成反效果

把評斷政治人物的依據放在政策能力而非性別種族,不但更能選出適任的候選人,也才是真正打破刻板印象的制約。

很多台灣人都看過2012年歐巴馬拚連任時,脫口秀《吉米夜現場》Jimmy Kimmel Live推出的影片「Message for White Voters」,其中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不斷舉例告訴觀眾歐巴馬有「多白」,說他小時候有個很白的名字Barry,他打高爾夫球、衝浪,甚至還愛喝精釀啤酒。他所做的,就是要用這樣的反差,告訴大家一個人的膚色並不能夠決定他是誰,有怎麼樣的個性,適不適合做一個領導人。

性別,也是一樣的道理。

今天,我們努力目標是性別平等而不是轉型正義,在平等的基礎上,誰對誰用不同的標準看待,不論出於什麼理由,骨子裡都屬於站在高地上藐視他人的行為,對誰都不公平。

往後,台灣人對於蔡英文總統的評論應該回歸政績本身,而非說她和男總統相比而怎樣,或因為她是女總統所以怎樣,畢竟到頭來,我們都是人,每個人都不相同,也都是一樣的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TJ』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