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維茲主義」末日?委內瑞拉政經崩潰,反對黨領袖請求軍隊政變

「查維茲主義」末日?委內瑞拉政經崩潰,反對黨領袖請求軍隊政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委內瑞拉政府將在幾個月內面臨債務違約的問題。卡拉卡斯的某些地區,排隊搶食物的緊張已經升高成為槍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Ian Dey 卡拉卡斯報導|《週日泰晤士報》
翻譯:觀念座標

亞曼達・艾斯皮諾莎(Amanda Espinoza)餵奶時,一隻蚊子在她頭邊飛來飛去。在卡拉卡斯人民診所(Clinica Popular de Catia)的擁擠產後休息室裡,沒有床,甚至連多餘的椅子都沒有。

21歲的亞曼達必須站著餵奶,看著她餵奶的,還有其他五位產婦。艾斯皮諾莎說:「我很痛,我做的是剖腹手術,到處都在痛,但我們沒有辦法都坐下來。只有四個人可以坐,因為只有四張椅子。」

此時是早上八點半。剛剛生產完的婦女只獲得一小塊餅乾,一點點果汁當早餐。她們也都沒睡好。冷氣壞了。衛生棉不夠,護士在醫生術前消毒洗手的水槽裡清洗用過的衛生棉,回收再利用。

然而無精打采的醫護人員知道,這裡已經不錯了,在卡拉卡斯這個三百萬人口的大城市裡,每家醫院的情況都差不多。

一位年輕的醫生說:「假如我們開始談委內瑞拉的公衛系統,唯一能做的事,只有哭而已。我們的設備老舊,治療器材短缺,藥品闕如。」

委內瑞拉目前已經瀕臨政治動亂邊緣,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開始調兵遣將,打算鎮暴。另一方面,委國政府多年惡搞經濟的結果,使得委國的醫療系統每下愈況。

委內瑞拉政經崩潰:人民買不到食糧、總統囚禁食品商老闆、展開大批鎮壓

嬰兒死亡率節節升高。根據政府的統計,去年,不到滿月就夭折的嬰兒比例是2%,這代表著三年內嬰兒死亡率增加了一百倍。同一時期,生產中死亡的母親增加了五分之一。

查維茲(Hugo Chávez)總統任內,委內瑞拉開始進行「二十一世紀的社會主義」實驗,獲得全世界左翼意見領袖的讚揚——包括英國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在內。

支撐他實驗的,是石油:委內瑞拉有全世界最大的原油儲備,一直到最近都是拉丁美洲最有錢的國家。然而,查維茲政府在原油一桶一百美金的時候,都已經入不敷出,現在原油價格一桶不到五十美金,委國已經破產。

委內瑞拉看病不用錢,這讓查維茲得到國際的掌聲,也是他誇誇其談的成就。但是現在,這套公衛系統已經處於崩潰的狀態。非常簡單的醫療器材——像導管——根本找不到。病人的家屬,必須每天奔走於各個藥房,尋找癌症、心臟病的藥品。

卡提亞診所的羅德里格茲(Hector Rodriguez)醫生表示:「現在最簡單的症狀都會致死。前幾天我才眼睜睜地看一位病人死在我面前,因為我沒有治療氣喘的藥物。」

「那只是一種打開病人咽喉呼吸道的基本藥品,全世界的救護車裡幾乎都找得到。但我束手無策。然後我還必須通知他的家屬。」

羅德里格茲5年前從醫學院畢業。跟他同班的153位同學,只有23人留在委內瑞拉,其他人早就去其他國家求取更好的前程。

委國政府仍然從古巴、海地、一些非洲國家進口醫生,但羅德里格茲說,許多新來的醫生連畢業證書都拿不出來。

雖然卡提亞診所有三間手術房,但能夠使用的只有一間。很多病人根本沒辦法收,常常被叫去別的醫院求診。

雖然如此,唯一一間手術房也沒有什麼手術設備,除了老舊的手術枱以外。手術室的地磚有裂縫,洗手槽骯髒,裝著醫療器具的櫃子不但已經生鏽,下面還有蟑螂亂爬。

羅德里格茲表示:「病人的生命似乎愈來愈廉價。我們無計可施,只能告訴全世界,我們什麼都沒有了。」

在卡拉卡斯的街頭,人們已經開始談「末日的開始」。日前,反對黨領袖昂里克・卡普利雷斯(Henrique Capriles)幾乎在公開請求軍隊發動政變。

卡普利雷斯說馬杜洛宣布緊急狀態是違憲的奪權。他說:「我們委內瑞拉人不會接受這道命令。要實施的話,他最好開始準備坦克跟戰鬥機。」

卡普利雷斯又說:「我要告訴軍隊:真理的一刻已經來臨,請決定你是要跟隨憲法,還是要跟隨馬杜洛。」

另一方面,馬杜洛正準備委內瑞拉史上最大的軍事演習,把軍隊調到「每一個策略地區」。

反政府的示威者在卡普利雷斯的鼓勵之下,上街頭示威,卻遭到催淚瓦斯攻擊。

Supporters of Venezuela's President Maduro attend a rally to celebrate the 206th anniversary of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in Caraca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過去兩年以來,民眾為了食物短缺、犯罪率太高、政府腐化屢屢上街頭抗議,形同家常便飯,然而最近的示威者似乎比從前更加憤怒與不平。

去年12月的選舉中,反對聯盟贏得了國會的多數席次,使得查維茲主義嚐到失敗的滋味。反對黨也啟動了一個法律的程序,要求罷黜總統,舉行公投。

然而,馬杜洛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用層層的行政程序刁難,打算拖延公投的日期至明年1月10日,屆持,就算馬杜洛下台也沒有意義,因為他可以把剩下兩年的總統任期,利用法律漏洞,轉移給他的副總統伊斯圖里茲(Aristobulo Isturiz),讓查維茲的徒子徒孫繼續當權,直到2019年普選為止。

問題是,委內瑞拉可否撐那麼久?委國政府將在幾個月內面臨債務違約的問題。卡拉卡斯的某些地區,排隊搶食物的緊張已經升高成為槍戰。

即使是在卡拉卡斯最富裕的查考區(Chacao),購買最基本的東西都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站在麵包店外排隊的61歲潘切可(William Pacheco)表示:「排隊買麵包大約是45分鐘到1小時。其他還有米、麵條、油、牛奶、咖啡,一天排下來大約是8到9個小時。」

一個人只能買一條麵包,所以往往整家都必須出動排隊。

庫帕莫(Rosaura Cupamo)5歲的兒子有自閉症。勸他來排隊是一個大問題。她說:「我不能買玉米粉——太貴了。」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會的統計,委國通貨膨脹率是500%,出門買東西必須帶一大堆鈔票。銀行宣布將嚴格限制鈔票發行的數量。

在城中心,憲警忙著疏散一群在小超市外面的人群。路邊一群中年婦女搖著頭,表示店裡面什麼都沒有,沒有麵條,沒有米,沒有蕃茄醬。

然而,這不是事實。超市的貨架上排滿了各種理論上缺貨的物品,但它們都貴得不得了。一瓶1公升的蔬菜油要價1萬2千玻利瓦(bolibars)——大約等同於工人一個月最低的起薪。

缺貨的不只是日常用品而已。委國電力已經短缺到公務人員一週只能上兩天班,以幫忙節省電力。因為乾旱,委國的水力發電系統無法運轉,所以缺電,這也代表著自來水短缺,某些人家一天只有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有自來水。

委內瑞拉缺電嚴重,總統下令公務員周休「5日」以減少用電量

連卡提亞診所都必須儲水備用,這也造成病媒蚊滋生的溫床。每到停電的時候,醫生們必須用手機的光照進行診療。

46歲的卡斯提羅(Miurka Castillo)表示:「我家的水很黃,聞起來有一股鐵味。我們根本不想用。」

卡斯提羅的家人都感染了茲卡病毒以及屈公病,她的母親有心臟毛病,5歲的女兒有氣喘。

缺水缺食物,讓醫療用品缺乏的問題更加嚴重。她說:「我不知道怎麼辦。我一直在臉書、推特上問有沒有人能夠幫忙。有時候別人會回答。」

42歲的賀南德茲(Alexander Hernandez)也開始尋求網路的幫助。8個月前,他被診斷出巴金森氏症,然而他沒有辦法取得醫生開給他的藥。

他說:「我找到一間網路的藥房,位在加拿大。你需要一個朋友願意替你把藥帶過來。大部份的藥品在海關就被沒收了。」

福塔多(Vanessa Furtado)擔心她母親的淋巴瘤無法化療,因為沒有化療的藥品。她終於找到一家有藥的私人診所,每天的藥費卻高達5千玻利瓦,是她母親每月退休金的三分之一。福塔多的視線開始模糊,醫生告訴她她罹患了腦瘤——因為腫瘤壓迫她的視神經,所以她看不清楚。

她說:「我已經活不久了,但我們必須拖磨下去。我要把這些情況公諸於眾,因為每天愈來愈糟糕。」

委內瑞拉曾是英國左派的最愛

馬杜洛總統與他的前任查維茲總統,是全世界左派的英雄,包括英國工黨的領袖。

我們慶祝委內瑞拉的成就:委國在就業機會、公共住宅、衛生醫療、教育等方面皆卓然有成,這的確是我們歡欣慶祝的好理由。
——柯賓在2015年6月委內瑞拉團結大會上的講話。

窮人真的很認同查維茲,因為他有拉丁美洲最成功的滅貧政策。
——戴安・阿伯特(Diane Abbott),2012 年在委內瑞拉觀查總統大選時的結論。

他是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同志。他一心一意服務委內瑞拉的人民……還有紐約倫敦的窮人。
——肯・李文斯頓(Ken Livingstone)在2013年3月查維茲過世時發表的講話。

李文斯頓跟查維茲在2007年簽了一個合約,委內瑞拉供應廉價的石油給倫敦,以換得倫敦市資源回收、整頓交通的忠告。李文斯頓的後繼者,保守黨的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把這個合約作廢了。

文章來源:Chavez’s socialist vision sick and dying(The Times)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