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宜樺投書媒體:小英政府撤告太陽花,才是「只問政治,沒有是非」

江宜樺投書媒體:小英政府撤告太陽花,才是「只問政治,沒有是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巧合的是,在這個時間點,當時提告的前行政院長江宜樺,24日凌晨5點多現身桃園機場,悄悄回到台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行政院長林全在就職當天撤告太陽花學運時闖入政院的126名人士,對此,學運時期的前行政院長江宜樺25日投書媒體批評總統蔡英文上任後的作法是「只問政治,沒有是非」、政治考量掛帥。行政院則是簡單表示,尊重江前院長的發言。

蘋果報導,身為「佔領行政院」事件被告之一的魏揚表示,行政院撤告是代表國家體制對公民不服從權利的肯定,也算是對參與者遲來的平反;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也在臉書說,很感謝行政院撤告,此象徵終止了過去馬政府、江內閣對參與者的濫訴與司法恫嚇。

行政院前祕書長簡太郎則質疑,政治不能凌駕法律,「如果反對瘦肉精美豬進口的民眾衝進政院抗議、毀損公物」,這算是政治事件?還是法律事件?國民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林德福也說,行政院縱容違法,監察院應提出調查。

中時報導,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在臉書上寫下「林全當上行政院長,什麼事都還沒做,只做一件事,就是對太陽花撤告」,因為沒有太陽花的胡搞瞎搞,蔡英文當不了總統;沒有太陽花攻佔行政院,林全也當不了行政院長,撤告是林全在報太陽花的恩情。

蔡正元接著表示新政府此次撤告,將攻佔行政院認為是無罪的,那以後有人民攻佔總統府也是無罪。此文一出,讓網友留言「以後佔領任何行政機關都無罪了~~林全首開先例~~全世界都在笑了~~那以後警察不用那麼辛苦出來維安了」

自由報導,江宜樺投書《聯合報》,他認為,撤告太陽花,讓大家看到這是一個「只問政治,沒有是非」的政府。

太陽花運動進行街頭示威,完全在我國法律保障範圍,但攻擊行政院的行為,已逾越了民主示威遊行的紅線,也違反理性、和平的訴求。江宜樺指出,太陽花運動領袖要求非照他們要求的去做,不然就占領公家機關、癱瘓政府,他認為,這不是台灣所追求的民主。

江宜樺說,若平心而論,太陽花鼓勵了許多原本對政治冷漠的人開始關心公共事務,也引發對服貿協議利弊得失的詳細討論,年輕人運用網路表達反對意見的方式也令人大開眼見,但激進民眾攻進行政院,使人無法認同。

江宜樺返台機上寫投書:先問是非,再談政治》一文還強調:

我相信林全院長對這些事實有一定瞭解,所以才會在就任之前,表示他希望「在維護公權力又促進社會和解下」,讓事情有個解決。但是,從他就任第一天就迫不及待撤銷對太陽花激進人士的刑事訴訟,可以看出蔡政府多麼想回報太陽花運動對民進黨重返執政的貢獻,也多麼想繼續爭取激進勢力將來的支持。但是,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畢竟是一個暴力違法行為,無論當事者多麼自以為是,仍然傷害了民主法治,應該由法院審理後做出公正的判決,而不是由行政院基於政治考量隨意撤回。

退一步講,即使行政院要撤回告訴,也必須先詳細檢視過相關資料,並提出一個具有說服力的說法,而不是用「政治事件」四個字就草率宣布。如果一件事情屬於「政治事件」或「法律事件」,是可以這麼輕率由政府首長片面決定,那麼台灣未來將永無寧日。因為政府可以將有利於自己的事情、或是在法律上站不住腳的事情,先宣布為政治事件,然後迴避所有法律的檢驗(譬如說陳水扁前總統的貪腐行為明明違背法律,但很多人就是想從政治角度解決)。

另一方面,政府首長又可將法律上明明沒有問題、但是跟自己政治立場不同的對手,硬說成是違法嫌疑人,用法律手段去整人,從中獲取政治上的利益。這種唯我獨尊的任意性,正是對法治精神最大的傷害,也是政府公信力喪失的源頭。

ETtoday報導,林全內閣撤銷了江宜樺內閣提告太陽花的決定,挨江宜樺批評,不過,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僅簡單表示,「我們尊重江前院長的發言。」

蘋果報導,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今處理行政院今年度預算凍結案,新任行政院秘書長陳美伶初備詢桌上一早就放了一張如何回應的「小抄」,供她參考。

四、政府撤告太陽花入侵行政院行徑,質疑政府將司法案件以政治方式解決,不尊重法治。

一、林院長表示,太陽花學運的訴求已普遍成為社會共識,立法院也依據該訴求針對「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進行立法,突顯出太陽花學運的正當性與社會貢獻。因此,此政治事件不該只單純用法律問題來看待,應該在多一點和諧、少一點衝突的原則下盡量從寬處理,故決定撤回告訴。

二、總統府亦表示,太陽花學運是深化台灣民主重要里程碑,是公民社會展現力量、告訴政府面對民意要謙卑、要時時刻刻反省的重要一刻,支持行政院做法。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