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展覽卻不看作品時——那些在美術館裡自拍的人們

當看展覽卻不看作品時——那些在美術館裡自拍的人們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假日一檔又一檔的文創展演、特展在文創園區、博物館裡展出,蜷川實花展所產生的觀眾自拍照現象,確實也反映出觀眾有龐大的拍照需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修岑(臺藝大學藝術管理與文化政策研究所碩士、現任職於臺中市政府文化局)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去看展覽,但是看展覽除了看作品之外,你是否也留意到其他來看展的人,你有注意到他們看展覽的樣子嗎?以這次台北當代藝術館(以下簡稱當代館)蜷川實花攝影展為例,網路上掀起了關於許多打扮入時的男男女女充斥在當代館裡「自拍」「團拍」「拍不停」,彷彿整個美術館都是我的專屬攝影棚,「當看展覽只剩下拍照而已時⋯⋯」的熱烈討論風潮。

我們確實可以發現有越來越多的人會在展覽中拍照,例如前一陣子剛結束的台北市立美術館物理展,尤其是Nicolas Hanna《泡泡製造機》這件作品拍照的人更多,甚至還有錄影,但這些觀眾拍攝的對象都是以「作品」本身為主,相較於其他的展覽,蜷川實花展中可以明顯感受到不只有拍照的觀眾,更多的人拍照的對象是「自己」。

筆者碩士論文【1】正好就是在討論美術館的觀眾攝影現象,因此也去看了這個展覽,觀察到一些有趣的現象,希望透過博物館學中關於觀眾研究的簡單方法來討論美術館自拍現象。

非觀眾(non-visitor)跟美術館常客(museumgoer)

非觀眾【2】欣賞展覽的方式-將自己「置於」展覽中【3】,不同類型觀眾對於看展覽方式的不同,單純用眼睛欣賞是看展覽最初步的理解。隨著展覽技術和藝術發展的改變,美術館、策展公司甚至是策展人在展場設計上也花費許多功夫,展場除了單純擺放作品之外,當代藝術(新媒體作品)越來越多結合多媒體、各式聲光效果的作品,讓展覽變得很好拍。

這些照片出現在社群網路上後,吸引了更多受到相片吸引而來的觀眾,這些觀眾也許未曾造訪過當代館甚至是美術館,但是他們願意花費連平日都必須至少1小時排隊的等待,他們欣賞展覽的方式也不因為這是一個「當代藝術展覽」或是身處於「美術館」裡會有的常規方式遵循,而是用了他們平常生活、郊遊、休閒娛樂行為的方式觀展。

在貼滿大幅櫻花照片輸出的展間中與朋友自拍、在作品前擺出各式姿勢、在馬戲團展場裡設計好的空間裡被拍,仔細回想,這些動作不正是在遊樂園、風景區、各個觀光景點裡常見的。然而,這些舉動對於習慣於美術館場域規則的觀眾視為不可思議,似乎美術館成了一個觀光景點,招致「#我在美術館自拍我是文青」流於形式、「人們盲目追求影像表面的行為」等批評。

社交體驗的紀錄

當我們仔細的觀察當代館展場中自拍的人們會發現,他們大多結伴參觀而不是單獨一人,博物館學者Hood(1983)曾在研究中提到非觀眾與偶爾性觀眾,更重視與家庭有關的活動,較常是親朋好友結伴一起參觀;經常性觀眾則較多是單獨參觀博物館。

Netherlands Golden Era Selfies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當我們從觀眾參觀形態的角度來思考的話就會發現,非觀眾的攝影需求來自於社交因素,參觀展覽對於多數觀眾來說屬於眾多休閒娛樂選項中的一種,但是美術館有別於文創產業園區,身負著做為一個文化教育場域所需要的基本四大功能:典藏、研究、展覽、推廣的機構,讓人們覺得參觀美術館的展覽更具有學習上的意義。

藝術自拍照標籤(#artselfie hashtag)的發起人Droitcour認為:藝術自拍照是藝術旅遊與文件史實的聚集模式(aggregated mode of art-tourism and documentation)。因此若是我們將參觀美術館歸類為教育性的休閒(educative leisure)活動時,美術館自拍現象時就容易理解的多,非觀眾的自拍行為只不過是一種以美術館為場域透過攝影進行的參觀體驗方式。

從非觀眾變身為美術館常客

值得思考的是,我們如何去看那些在美術館裡自拍的人們。他們除了是非觀眾之外是否還是「非觀眾中的特殊觀眾」呢?

若是如此,他們是美術館必要的研究對象。當假日一檔又一檔的文創展演、特展在文創園區、博物館裡展出,蜷川實花展所產生的觀眾自拍照現象,確實也反映出觀眾有龐大的拍照需求,對於其他機構來說這個現象也代表著有這麼多潛在的觀眾存在。

China Ai Weiwei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也許無法責難那些在各式文創園區讓人瘋狂拍照的售票特展,因為他們確實吸引到廣大的觀眾,當代館也因為這次的展覽,透過網路上流傳的照片吸引了更多想要拍照的「非觀眾」進入未曾造訪過的當代館,這些「新興」觀眾,或許本來只會在文創園區的各式商業展覽。真正面對的問題是,當美術館吸引了「非觀眾」親近之後,有沒有辦法(該怎麼)讓他們也成為美術館的常客們呢?


【1】劉修岑,2015。美術館開放觀眾攝影:台北當代藝術館個案研究。

【2】依據Hood的觀眾研究方式(1983),以觀眾的參觀頻率作為區分觀眾類型的方式,將每年參觀博物館次數達3次以上者歸類為「經常性觀眾」、每年參觀博物館1到2次者為「偶爾性觀眾」、每年參觀博物館次數為1次或沒有者為「非觀眾」。

【3】筆者於2015年1月20日至1月28日曾針對台北當代藝術館進行一項觀眾調查,調查觀眾參觀時偏好的攝影內容,由這項初步的調查中發現多數在當代館裡自拍的的觀眾為「非觀眾」。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