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於我何干?

六四於我何干?
Photo Credit: EPA/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足本土、對抗中共,理應是「本土」、「香港人」,避免赤化的共同目標。既要對抗中共,又何以要對中共歷史上最大的創疤 ─ 六四屠城,視而不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每年來到這個時節,都會寫上一篇有關六四的文章,內容大同小異,不外乎反駁五毛為六四塗脂抹粉的種種歪理。沒想到這一年,世道人心已變異到無法置信的方向去。今年為六四辯護的對象,竟成了本應是中堅力量,未來支柱的新一代。

對支聯會多年來「消費」六四,對冗長的晚會安排,對台上無盡的哭腔,質疑早已有之,亦非無理。但今次,已經到了質疑平反、質疑悼念、質疑六四和本土香港人有甚麼關係的地步。

因工作關係,出席了十一間大專院校舉辦六四論壇記者會,代表之一,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說得直白:「六四作為一宗慘劇,對於香港人而言,和世上其他慘劇並無異志」。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則說:悼念六四終將劃上句號。

或許我已追不上時代,所以實在無從理解,為何可以將六四簡簡單單,視為發生在鄰國的一宗慘劇,中共仍未就犯下的血行償罪,悼念何以可以停止?

六四的歷史意義,過去對香港的民主進程起著甚麼作用,自不必多說。即使放眼香港未來,對所謂「本土」,六四也是無可無不可吧?

不管如何包裝,自決也好、自治城邦也好,甚至港獨也好,都不可能迴避「中共」政權的現實存在。香港目前是中共治下的一個城市,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不論是要把其打倒,與其分離、隔絕,香港「本土」的對手,都是中共。是否單單說幾句「我不是中國人」、「中國的事與本土香港人無關」,就可以把香港從屬於中國(不管是否自願),這政治現實切割開去?是否不再高舉「建設民主中國」,中國民主化就會與香港無關?

立足本土、對抗中共,理應是「本土」、「香港人」,避免赤化的共同目標。既要對抗中共,又何以要對中共歷史上最大的創疤 ─ 六四屠城,視而不見?

十多年前,曾和一位父執輩在飯桌上說六四。他說,若果沒有六四,中國亂了,也就沒有今天的繁榮。我跟他說,為何那時死的不是你,平白讓你失去了為國家繁榮,光榮捐軀的機會。

曾幾何時,馬力公開質疑用坦克輾死人是不可能的,成了全民公敵。到了今天,我們的下一代人,已經在公開宣布悼念多餘,平反無用,建設民主中國與我無關。

夾在上一代和下一代間的我們這些人,興許會被喚作「大中華膠」,或許已經跟不上本土大潮,終將被時代淘汰,但在此之前,還是會「行禮如儀」地到維園,點起燭光,聽著蔡耀昌的哭腔唱自由花。這著實無聊又沉悶,也確實年年一樣,但悼念,不正是這麼一回事麼?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