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建築師Lain:台灣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

西班牙建築師Lain:台灣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
Photo Credit: Beyonder Times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建築美學的推進會相對緩慢,往往都是十年建設,但這樣的文化底蘊本來就需要時間來養,不能操之過急。」

西班牙建築師Lain Satrustegui有著漂亮的學歷:西班牙的馬德里理工大學建築學院(ETSAM)、聖賽巴斯蒂安理工大學建築學院(ETSASS)、丹麥皇家建築藝術學院(KADK),而當初吸引他來台灣的原因竟然非常單純:「因為我想學風水。」

在馬德里生活時,Lain經常造訪一間台灣老闆開的素食餐廳,從他口中聽聞東方世界有一門探究建築與能量流動的學問,這和Lain在西方建築界中所學的技術結構(technique)、功能性(function)和美學(aesthetics)相當不同,引起他的高度興趣。

2009年,他買了張六萬元的機票,報名了南投易經大學的課程,打算來台唸書半年,「沒想到,我來台沒多久就發生八八風災,是台灣五十年來最嚴重的風災,我的學校課程也被取消了,怎麼辦?我該回去嗎?」為了不浪費機票錢,他索性報名了中文語言課,等下一個學期的風水課開班。這一切就像是電影一開演就劈頭而來的風雨,開啟了Lain在台灣生活的序幕。

第二幕來得也相當戲劇化。經由在西班牙建築圈的朋友建議,Lain參加了高雄海洋文化流行音樂中心的國際競圖,竟然擊敗全世界一百四十多件作品,最後與台灣建築師劉培森領軍的日商平田晃久團隊雙雙入圍決選時,脫穎而出。

「我完全沒有在台灣工作的經驗,這個案子的成功很幸運,後面也因此來了許多案子,我就決定落腳台灣創業了。」他的公司IMO集結了巴賽隆納、京都和台北的建築師團隊,形成以國際人才為基礎的事務所。

「服務導向」的台灣建築師工作常態

只是,接下來的劇情可就沒這麼順遂了。頭幾年,他馬上感受到與台灣建築圈的格格不入,「我感覺台灣建築圈自成體系,作為一個外國人很難打入。」 好在他學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又冠有國際競圖成功的光環,讓他有機會任教於淡江大學,慢慢拓展了在地人脈,如今他除了在東海大學建築系任教之外,也到台科大、師大、文大等學校演講。

投身教育更讓身為外國人的他有了許多的感觸,其一是語言的重要性:「如果你想在台灣有所發展,你必須會講中文,才能夠了解你的夥伴和合作對象的思維,才能彼此信任和尊重,讓任務完美達成,而教學方面也要用中文才能讓學生吸收我的授課內容。」

01-Speech03
Photo Credit: Beyonder Times提供

再者,他發現台灣的人才並不好找。就職場環境而言,仍相對重視輩份倫理,「上面說的才是對的」的狀態讓許多資淺員工沒有表現機會,年輕一輩因此更沒有熱情和獨立作業能力,優秀人才也自然外流向薪資更優渥的他方。對Lain來說,他認為不論資深資淺,團隊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價值。

就消費市場而言,台灣的建築師往往是服務導向而非專業導向,因為許多客戶抱持「有錢就是大爺」的心態,建築師好像只是來畫圖的,客戶也經常不遵守合約,讓建築師淪為弱勢。

他以西班牙為例,客戶與建築師簽約後,後者會將合約遞交給建築師公會,如果客戶後來想更換建築師,卻未與原先的建築師協議解約,其他建築師不會同意與該客戶簽新約,這種機制能保障建築師的專業不致淪為白工,因此讓建築圈生態能穩定運作。

缺少對建築專業的尊重,台灣客戶較不願承擔創新的風險

「我在西班牙唸建築花了七年,周遭只有兩成的學生能取得建築師證照,從禮拜一到禮拜天、每天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一點,我都在唸書,這就是我想成為建築師的熱誠,也是我想為國家服務的熱誠。」然而,反觀台灣許多志趣不明確,以考試分數分發而進入建築系的學生,他們被動地遵照老師的指示與邏輯,與西班牙建築系學生「我為人人」的心態大相逕庭。

Lain拿出筆電展示幾份向台灣客戶提案的建案規畫,然而令人失望的是,即使成功拿下競圖,客戶卻常常大改設計圖,不顧競圖時建築師提出的設計概念,一味要求將設計修改得更保守,避免任何大膽創新的設計,只因為不想在美學上承受任何遭質疑的風險,他無奈道:「如果一個社會沒有準備好,不管請多厲害的建築師來都不會有任何改變。」

「在西班牙,我們認為建築工作是對社會的一種奉獻,因為大家都相信經由建築師的專業,會讓社會更美麗。」Lain一再強調建築師的價值,而這份價值在台灣社會長久以來不受尊重,這也會嚴重影響台灣未來建築人才的養成。

「台灣年輕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

故事讀到這裡,是什麼讓Lain想繼續留在台灣撰寫新的篇章呢?「台灣年輕人『想改變』的渴望,給予我莫大的機會。」Lain說得真摯,「我還是遇到許多想向前邁進的台灣人,他們讓我覺得,我還是可以抱有改變台灣建築設計的理想。

很多事情必須先做,讓別人看到了,才能讓他們了解到原來許多事情有其他解決的方式。」去年他在東海大學創辦了TED X 東海,今年六月將會舉辦第一場活動,「許多有為的年輕人加入籌備,他們是讓台灣前進的力量。我相信台灣會更好。」

他接著提出一項讓公共空間更美好的建議,而這份提議與英國建築大師湯瑪斯・海澤維克的說法不謀而合,也就是「推己及人」的概念。「我在德國觀光時發現路上很多漂亮的花,人行道或者住家外頭都是,這些花不是單單給自己,更是給外人看的。

台灣被稱作福爾摩沙,GDP和教育程度都很高,還是世界上最友善的國家之一,為什麼公共空間卻不好看?為什麼人們覺得室內設計很重要,卻不見得對公共空間有同感?」他點出當人人都在抱怨城市美學時,卻忽略了自身的態度就會影響城市整體的美感。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