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香港警察確實「監守自盜」保釋金,七警事件未解決絕不奇怪

假如香港警察確實「監守自盜」保釋金,七警事件未解決絕不奇怪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傳媒報導警察可能「監守自盜」讓疑犯保釋金失蹤,半誘半逼簽不追究文件,究竟我們現在香港警察發生甚麼事?作者有很強烈的感歎。

今天的警察部實在太強

最近一宗非常可疑的事件,警署保釋金涉嫌被「監守自盜」,失蹤了差不多接近一個月,若報章沒有報導錯誤的話,有交了保釋金的疑犯被警察勸簽一份不追究的供詞,當事人的律師也證實有這個情況,我以一個在香港生活了幾十年的人,又有曾經參加過紀律部隊工作的經驗,假如查明事件屬實,真的難以接受警方有這等事。

但是,回想一年前,一位智障青年被錯拉告以誤殺罪,在帶上法庭的前一天,才發現「拉錯人」,結果也是在事主及其家人不追究下,大家都放過了這件事,無人要為事件負責;可能現在警察部再次「靈機一觸」,想用同一手法來了結這件事。

如果從法律觀點上來看,相信這類事件包含一個灰色地帶。因為警察部可以將疑犯和保釋金切割,警察部有絕對權力認為這些疑犯需要續保,續保只需簽一張公文而不用見錢,也許,他們認為做得不夠徹底,竟想出疑犯不追討失款的選擇,一旦疑犯簽了之後,這些錢就可以一筆勾消。我極為希望上述想像的劇情不是真的,如真有人有這個意圖,相信香港警察部真的強過中國。

其實,我或者沒資格批評警察部的做法,主要有幾種尷尬理由,但有些時候,看到一些做法實在太「離譜」,怎能叫人接受?如果我觀察無錯,自從上一任警務處長開始,加上政府保安局的無能,他們懦弱的處事手法蹤容出來這些警隊現象,高層有點像被警察部帶著走一樣。看來,這位處長真的功不可沒,相信這個也是特區政府所樂見,其實七警案和曾生被判有罪的情況也差不多。

四年多前,我聽到一位警務督察對我說,警察部已經不是人民警察,是政府警察,我起初不太明白他的話,從來香港警察都是服務市民,為市民解決問題,保護市民生命財產,讓每個香港人在能在安全情況下生活,也向國際宣示香港是一個安全的地區等等。但從過去四年我改變這種想法,今天的警察部就正式成為政府的錦衣衛隊,你只要看看張德江到港的部署就明白,當你看到警察在獅子山上扎營,你更加完全明白小弟這說法。

假如真的可以將全部「疑犯」勸退,不追究警方責任,這樣無論警長要不要負責都可以復職,警察部完全不用負責?相信法律界朋友比我更清楚答案。所謂「物必先腐而後蟲生」,腐肉通常佈滿蛆蟲,但腐肉之爛,主因在於肉已死,而非滿佈之蛆蟲。要解決這個問題,真的談何容易,又或者不需要解決,就讓他死罷?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