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說「制服統一才不會被歧視」的人,不就是認為「穿著不如他人華麗是一件恥辱」?

那些說「制服統一才不會被歧視」的人,不就是認為「穿著不如他人華麗是一件恥辱」?
Photo Credit: Katri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國高中時感到噁心的源頭,就是來自於許多內心停留在「外在善層次」的奴隸,卻道貌岸然的拿古代「內在善的典範」來訓斥他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雖然我年輕時喜歡讀歷史跟古書。但不知道為什麼,國高中時,每次讀國文課本上的文章,都有一種濃厚的「噁心感」。

特別是讀到《論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或是《五柳先生傳》:「環堵蕭然,不蔽風日;短褐穿結,簞瓢屢空。晏如也。」

在讀到這些文句時,不知為何總是會感到一股難以名狀的噁心感。這種噁心感是強烈地感到一種「假掰」的感覺。

當時實在不知道這種噁心感所謂何來?因為上述文章的作者或是描述的人物,在歷史上的作為也都算是保有文章中所呈現的風骨。但每次在課堂上讀到,那股噁心感卻越來越強,那種強烈的感覺宛如中國連續劇中的那句台詞:

賤人就是矯情。

但由於始終找不到原因,所以一直以來,我都當作是青春期叛逆,或是中二病發作的副作用之一。但直到今天看到有教育者說出:

強制規定穿制服是保障弱勢家庭的小孩避免被歧視。

我終於知道這股強烈的噁心感是從那裡來了。原來問題不是出在寫下這些文字的古人,而是某些現代在學校中道貌岸然的教授這些文字的人。

如果我們要簡單的談國文課本中:顏回、陶淵明、劉禹錫、王冕這些人物的品格有什麼值得效法之處,我們可以用道德哲學中的「內在善」和「外在善」概念來加以分析:

  • 能夠感召人的是「人品」、「德行」、「優越的作為」,這些叫做「內在善」(Intrinsic good)。
  • 而舉凡「名聲」、「地位」、「刑罰」、「金錢」,這些叫做「外在善」(External good)。

內在善便是所謂的「德行」。特色是具有共享性,所以越用越多,而且會感召更多的人一起加入,讓眾人透過共享價值而越來越和諧。

顏回、陶淵明、劉禹錫、王冕這些人雖然窮困潦倒,但他們從內在散發出來的德行卻能讓人感受他們豐富的價值,讓其他人也能從中獲益良多。

而外在善便是人們口中的「現實成就」或是「物質享受」。

特色則是稀缺性,這些資源是有限的,所以越用只會越少,而且越來越受人獨佔,最後促使人們彼此爭鬥。而學生間的歧視跟鬥爭,無論原因是什麼,根本的問題就是在爭奪同儕間的地位。

所以要杜絕霸凌,教師該做的是教育學生學會關注他們的「內在善」,而不是糾纏在「外在善」的層次去想一些偷雞的方法。

逼大家穿制服,就是用「偷雞」的方法去掩蓋「外在善」的不平等。所以真正的關鍵問題在於:

  1. 我們應該教學生去提升他們的內在價值,讓他們雖然窮,卻活得有志氣、有尊嚴?
  2. 還是要教他們用一些偷雞的方法來對自己的貧困遮遮掩掩?

如果是第二點,那我們的課本教顏回、劉禹錫、王冕、陶淵明淡泊名利是要幹什麼?

由此可見,那些認為可以用制服來掩蓋弱勢的傢伙,根本是品格卑下的人。因為只有勢利眼到骨子裡去的人,才會將看問題的眼光聚焦在「粉飾外在善的不平等」。

我國高中時感到噁心的源頭,就是來自於許多內心停留在「外在善層次」的奴隸,卻道貌岸然的拿古代「內在善的典範」來訓斥他人。

當教育者說出:「制服統一才不會被歧視。」的時候,不就是代表了他內在的價值觀認為:「穿著不如他人華麗是一件恥辱。」

難道我們要教給下一代的,是教育者的言行不一?是人的價值是被外在物質條件給決定的?是貧窮是可恥的,是需要透過制服來隱藏的恥辱?

那些支持制服的人,究竟是要減輕歧視,還是在更加深歧視貧窮的刻板印象?

大家可以好好思考。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十朋之龜」FB專頁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