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飛、張善政兩位前閣揆給蔡英文的真心話:政府不能每四年就reset,開機重來

唐飛、張善政兩位前閣揆給蔡英文的真心話:政府不能每四年就reset,開機重來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位前閣揆,一位是民進黨首次執政的第一任院長,另一位則在十六年後,見證民進黨將再度執政;他們怎麼看兩次政權輪替,又怎麼看蔡英文當下的處境?

文:曾嬿卿、游筱燕|財訊雙週刊 第503期

唐飛與張善政,一位是16年前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後、民進黨執政時的首任閣揆,一位是16年後國民黨政權再度被輪替、下台前的最後一任閣揆;這兩個人,也是歷任行政院長中任期最短的,唐飛在位139天,因陳水扁總統宣布停建核四而請辭下台,張善政接替執意去職的毛治國,幫國民黨政府看守內閣109天。

這兩人在接任閣揆時,就已經知道自己的「過渡」命運,卻還是選擇接下這個表面位極人臣、實則寸步難行的職務,不能不說頗有勇氣與使命感。唐飛回顧當年:「那時候國民黨有人說,你去接幹什麼?就讓他爛嘛!不是說我有多偉大,只是說為什麼要讓他爛?爛對誰都沒有好處!」

即使任期短暫,唐飛仍不後悔當年的決定,當時他給自己的定位,就是讓政權順利移轉,「我的功能已經達成了」。68歲出任行政院長,今年84歲的唐飛即使經歷兩次肺疾考驗,如今看起來仍行動自如、氣色頗佳,看今天民進黨重新執政,他仍憂慮像當年突然廢核的政策大轉彎事件會發生,「美國總統在選舉前政見很多,上來之後很多政見也就擱在一邊了,還是要追尋國家利益的目標,很多既定政策不能隨便改變。」

唐:既定政策不能隨便改變
張:新政府少做意識形態的事

以「接力賽最後一棒」自我定位的張善政,卻創下馬政府歷任閣揆中的最高滿意度,清楚自己要平順把內閣交接給新政府的使命,無黨籍的他反而能夠沒有包袱的講話,他最憂心的仍是台灣的經濟,甚至在總辭前因為一席「新政府少做意識形態的事」的談話,意外引起爭議。

在花蓮擁有一甲農地,種植芭樂、木瓜、香蕉等果樹的張善政,過去只能每週六就搭早上第一班普悠瑪號火車去花蓮除草、整理農地,晚上再回台北,卸職後終於有餘暇可以邊務農邊想未來的工作生涯,但對藍營力推他在兩年後出馬選台北市長,他則敬謝不敏。

擔心經濟、擔心兩岸問題,是這兩位前閣揆的共同憂慮,他們也都看到台灣政府體制的缺失,讓政府運作失靈,而每一次的政權輪替,都面臨「新手上路」的困窘,但台灣就在這十六年來,進步的速度被其他國家遠遠拋在後面了,因此,他們對新政府,都提出了一些觀察與建議。

「蔡比扁更讓人放心,但...」
唐飛:兩岸問題比16年前緊迫

「行政院長是有責任沒權力,前8年換了6位行政院長,後8年也換了6位,16年換了12位行政院長,這樣事情怎麼做得好?」擔任2000年民進黨第一次執政的首任行政院長,唐飛對這16年來的人事動盪感慨萬千。

16年前那一次陳水扁在意外下當選,民進黨上上下下沒準備好執政,國民黨也沒準備好交出政權,一切跌跌撞撞情有可原;但唐飛對於經過了16年,行政院和總統府交接的標準作業程序竟然都沒有做出來,法規也沒訂好,仍感到不可思議;而長期以來缺乏人才養成制度,以至於每一次政權輪替,大家都一副「新手上路」的情況,也讓他不解。

他舉美國的行政部門為例,落選的政黨就安排黨內菁英,不管是到學校教書、智庫研究或一般企業任職,一邊做事,一邊隨時注意自己相關領域的動態。2001年他去哈佛大學政府學院旁聽,教國家安全政策與制度的教授,曾擔任美國國防部助理副部長的懷特(John White),後來又進政府部門。

唐飛稱讚美國堅實的政府體系制度,依規定,新政府官員可在就職前42天到各部會上班,提前熟悉政務,一旦正式上班就可以批公文,無縫接軌;反觀台灣, 「光拿經濟部來講,管多少事情、多少單位、多少人,3個月、5個月你能搞清楚,進入狀況嗎?」

政權交接規範虛耗16年
院長部長如走馬燈 能作什麼事?

像國防部長,這16年來換了13位,平均一個人只在位1年多一點,「這能做什麼事?他上任後不曉得可以幹到哪天,就只會先顧眼前了,反正以後的事做了也是白做,這樣施政怎麼會有進步?今天軍隊的問題那麼多,就是這樣種下來的,一整個混亂,」唐飛十分感慨。

不過,對這次民進黨重新執政,唐飛認為情況比上一次好很多。一來民進黨在立法院已是多數,不會有「少數政府」的窒礙;二來從黨內大老多退了,顯然蔡英文已可按照她的理念組執政團隊,「起碼現在會比較穩定,不會三天兩頭換人。」

當年陳水扁出人意表的選擇出身空軍一級上將的唐飛,出任閣揆,被部分解讀為「防止軍方政變」,以及穩住兩岸情勢,而政權也的確順利過渡;對於這次首位女性出任三軍統帥,唐飛表示不會有問題,「其實當年也不是我個人發揮功能,而是國軍在這些年來的發展以及社會變遷下,軍隊已經慢慢脫離黨、個人,軍隊國家化是自然形成的。」然而,他對兩岸情勢的發展,仍有著不小的憂慮。

他不願批評扁的兩岸政策,但也提到,扁在一開始上任提「四不一沒有」,兩岸都算平順,但時間一久,因為施政與家庭發生問題,就突然轉向;今天他看蔡英文,「在某些方面,我個人是比較放心的,畢竟她的個性比較沉著,書念多了,也會思考,對時局也看得比較清楚一點,有一套做法。」

然而,唐飛的憂慮是,「從教科書改編等事,已經知道這是台灣看不見的革命,這條路走下去,不管後果,沒有客觀的辯論,就把它推下去。」何況,他認為,站在蔡的角度去看,她要顧慮4年後繼續選舉,因此,兩岸能否平和地一步步下去?讓他不敢太樂觀。

唐飛理解到蔡英文的兩難,尤其,「台灣還分兩個群體,各搞各的,從來沒有心平氣和坐下來談兩岸問題究竟應該怎麼辦?哪怕是辯論方向、交換意見都好。」他也希望大家能夠看清楚現在的處境,「台灣現在面臨的問題,並不是說大陸要對我們怎麼樣,問題是我們經濟這樣下去,經濟撐不住的話,你力量就沒有了,你還跟人家談什麼東西?現在台灣已經不是靠軍隊來保護了,因為兩岸的武力差距太大了!」

「有人問過我,那我們還要軍隊幹什麼?我說你旁邊還有很多國家啊!台灣如果一點軍力都沒有的話,那菲律賓把你漁船愛抓就抓走了,今天沖之鳥礁的事情,我們的海軍還可以跟在海巡後面出去,起碼有個樣子。但面臨的問題是,國防究竟要投入多少錢?」

唐飛憂心的說,兩岸問題比16年前緊迫,因為之前大家還在摸索,「但經過了16年,中國大陸往前跑得多快,我們卻往後退,中間差距愈來愈大,問題就愈來愈明顯。」

張善政
Photo Credit: 行政院
「小英這四年會很辛苦、即使國民黨當選也一樣」
張善政:新政府棘手的問題在經濟

「我常講,政府不能每四年就reset,開機重來。」成為本屆國民黨政府最後一任行政院長,張善政希望新政府要讓好的政策延續,例如,毛治國任內開始的創新創業計畫、生產力4.0以及生物經濟等,至於換什麼名稱都不重要。

對於自己被評為馬政府最有人氣的閣揆,張善政很有「政治慧根」的說,自己是運氣好,選舉完後才來接任,一旦有選舉關卡,什麼事都沒辦法客觀地談,「在原來那種對立的情況下,上帝來做也做不出什麼事情來。」

待過學界、企業界,又在政壇走一遭,張善政看到制度上的限制,讓整個政府做事綁手綁腳。「政府部門決策過程很長,即使你主觀上很想做什麼,但底下簽報上來不一樣,你也很難就去做,因為要留下紀錄,要追究責任。」他感嘆公務人員適才適所的彈性缺乏,這些公務員考進來素質都不差,但讓有點子的人不容易發揮,制度上綁東綁西,發揮空間不多,基層人員即使再有才華,也要經過很多層溝通才能讓上面採納。

他深感這樣的人事制度,對政府的效率、決策品質都是很大的限制,「員額被卡住、專長受限制,進用缺乏彈性,公務員在現有制度下,要維持足夠的工作熱忱十年二十年,還要能繼續成長,吸收不同專業,很難。」

「新政府比較急迫棘手的問題是經濟,馬上就會看到薪水拉不高、稅收愈來愈少,我不是在唱衰,小英這四年會很難做很辛苦,這不是小英能力夠不夠,即使國民黨誰當選也一樣難做。」談起新政府的挑戰,張善政毫不猶豫地再三強調,就是經濟問題,而這包含了台灣企業的競爭力,以及與中國大陸的經貿往來。

張善政表示,中國大陸儘管經濟放緩,短期內仍是最有發展的市場,沒有任何國家會放棄在大陸發展,現在新政府想把市場分散到東南亞固然可試,但沒那麼快起來;兩岸之間,政治與經濟當然不能完全分開,但現在台灣又把兩者扯太近了。

兩岸經貿無法迴避
但不要跟政治綁在一起

「我們認為他們有惡意,這我也不否認,做生意誰對競爭對手沒惡意?英特爾對台積電沒惡意嗎?商場競爭本來就這樣,大陸企業有些要偷我們技術、要惡意併購,但不要把他跟政治綁在一起,在商言商。」張善政舉例,紫光併矽品的事,他當時講過,「要嫁人也要看老公」,矽品去大陸找好partner是好事,但是不是要紫光,則不一定。

他認為,跟大陸經貿往來勢必不能躲開,但政經綁太緊,就會用有色眼光看兩岸經濟,這樣很不好,服貿貨貿也是同樣問題,業界清楚簽署有好處,但出面支持會成為眾矢之的,像嚴凱泰告訴小英貨貿很重要,但大家認為是因為汽車受惠,只有裕隆得利,但是,「放開眼界來看,即使只有裕隆輸往大陸受惠,它在台灣擴大生產規模,雇用更多人力,對一般人也有利。」

「企業都被財團化了,好像都只有老闆賺錢,但你看鴻海、台積電員工年終分紅有好幾個月,大企業賺錢,員工也有好處,現在的問題是賺夠多錢的大企業不夠多,每個企業如果都跟台積電鴻海一樣賺,員工領大錢敢消費,台灣經濟就不會那麼糟了。」張善政很憂心台灣把企業都打成財團的氛圍,他說,連台積電這種環保模範生,到中科擴廠都要遭到反對,讓張忠謀十分難過。

張善政也表示,服貿貨貿只是讓台灣企業有更多市場,前提是台灣企業競爭力到底夠不夠?拿中韓簽FTA(自由貿易協定)來說,面板稅率從5%到8年後降到零,外界只看到降到零的好處,卻沒有細究韓國面板活得了8年嗎?重點是產業競爭力;政府只能盡量去談自由貿易協議,讓市場擴大,提高客觀環境的競爭力,主觀的競爭力還是要靠企業自己。他認為,台灣企業狀況好的時候就沒去未雨綢繆,沒有積極的轉型。

回頭看國民黨的失敗,張善政不諱言,國民黨有些政策錯誤,例如12年國教、證所稅等,雖然還是有好的部分,但「即使馬英九到現在都還沒跳出數字迷思,數據看起來很客觀,但民眾無感,沒有把施政成果從具體數字化成有感的故事。」

張善政也樂觀看待民進黨執政,「民進黨選上不是壞事,讓他體會當家的滋味,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愛怎麼幹就怎麼幹。」而對自己,他則自評,能做的大部分都去做了,讓人民去公評貢獻度多少,「在這個人生最重要的job,能對國家有些貢獻,這輩子可以交差了。」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