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民意代表與社工都是來「救苦救難」的,相煎又何太急呢?

其實民意代表與社工都是來「救苦救難」的,相煎又何太急呢?
Photo Credit:We Make Noise!@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平心而論,民意代表其實是一種與社工員非常相似的行業-同樣得解決社會問題、解決方式不符期待時得承受壓力,卻也同樣沒有標準工作流程可依循,或者辛苦不見得被看見。

文:Shall we talk(沒學過社會工作的社福機構員工;正在耳濡目染裡,累積自己的觀察與思考)

從學生時代開始在基金會裡工作,雖然我不是社工,對所謂的社會福利、社會工作,在這接近十年的時間裡,也還是累積了一些觀察。從台灣重視選舉的民主社會裡長大,雖然我沒有參選或助選過,這幾年學運跟政黨輪替的發生,也讓我們多少都有些參與。

這一次,當台中市的段議員,為了爭取選民權益而在議會中向社會局長提出質詢,發言內容讓社工十分不滿。

編按:段議員日前在議會質詢時指出,霧峰有一名16歲少年獨居長達三年,卻不見社會局出面安置,痛批「我一輩子都在說你們社工像死人,比殭屍還要殭屍!」、「只會吃飯拉屎」、「坐領高薪不做事」。社會局則指出,社工有諮詢過少年,少年表示自己並不想被社會局安置,因此社會局才替其找尋適合的租屋處。而段緯宇的這番發言,已讓基層社工感到強烈不滿,也引起一番討論。

看著這個事件,我生起了一種困惑。民意代表、社工人員,某部份來說都在這社會裡扮演一種「聞聲救苦」的角色,而他們能夠「救苦救難」的力量,都來自政府與民眾的支持。

既然如此相似,相煎又何太急呢?

還沒有做這份工作的時候,我對社工的想像,都是在犧牲奉獻,甚至媽媽因此規定不准我唸社工系,因為她想到的社工,都是那些為了拯救個案、不惜被黑道追殺的電影情節。

真正跟社工當同事之後,我發現他們的工作沒有那麼誇張,但確實有冒險的成份,尤其是為了見新個案一面,要獨自開車到陌生、偏遠、路況也不見得理想的地方。

可是這些程序又非常必要,因為他們真的得看到個案生活環境,才能推敲需要多少援助、規劃後續工作的方式;甚至他們也常使命感過剩,認為自己就是該把協助帶到需要的人面前,不能被距離、器材或工作量這些現實給綁住…結果到頭來,又為了事情做不完、做不好而叫苦連天、自我懷疑。

當然不會所有個案都是住在天涯海角的,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個人、每個家庭遇到的問題,就算社工是旁觀者、也不見得會比較清。於是,我的社工同事們就每天跟著個案看盡人生百態,心情與工作量也同樣跟著高低起伏。

學術界的老師們,常常想要幫忙改善這些困難,努力想找到一些工作流程與原則,甚至是管理服務、計算成效的方式。只是關於人的工作,太複雜,這些努力再怎樣精細都不足以應付,最後只變成同事們一份又一份做不完的評鑑跟報表,反覆榨取他們僅剩的時間與力氣。

看著這些重複上演的劇情,我只能說每個人的出發點都是好的。最後,卻讓問題更難解決,從政府首長到基層人員都參與在其中。

旁觀這個現象,我不覺得我會有什麼絕頂聰明的方法,可以奇蹟般突破所有困境。

我更不想在這次紛爭裡幫社工辯護,因為我也常覺得這個領域的人做事情很容易事倍功半,雖然這不見得是他們可以選擇或跳脫,雖然這次的質疑,真的讓他們很傷心,因為多數時候「他們不是不想做,而是沒有辦法做到。」

當然,這麼說很容易讓大家腦海裡浮現一些懷疑他有盡忠職守的工作人員的臉孔,但多數社工其實都是想做事的。就算我們很難估計認真與否的人數比例,這樣的質疑還是不利於解決問題,只是讓社工原來力氣就有限、還得拿來為自己人辯護而已。

回想社會為什麼需要社工:社工常被視為「天理」能夠實現的最後一道防線

身心障礙者辛苦沒天理,我們拜託社工去提供輔具跟補助;孩童被虐待沒天理,我們期待社工幫忙換個好一點的環境…某部份來說,這些工作內容幫忙那個需要協助的對象,其實也維護了這個社會的穩定秩序。

但是,這些工作,社工能夠幫忙,其實也是社會的大多數人願意信任和提供資源-至少我們每個人都得繳稅,而社會福利的成本,一直都與國防軍購同樣在我們的政府預算裡佔了絕大多數。

於是,哪些原因可以給予哪些協助,就必須有個合理的標準,不能讓弱勢的人挨餓受凍,卻也不是因此隨便他奢侈浪費。只是這種標準非常難訂,就跟前面所提相似,跟人有關的事情,就有無止盡的個別差異:

一部分是制訂的內容,怎樣也不可能符合所有民眾的期待,適合所有工作人員操作;一部分就像這次的事件,同個問題裡不同人有不同立場,於是同學不想安置、但議員擔心他的生活;一部分是標準制訂的如此理性,問題的解決卻非常情緒,所以我們常聽到「知道是這樣,但就是覺得不舒服」

…我們還可以列舉無限多部分,而人類社會的問題,原來就是如此變化多端。

終究,我們只能取一種大多數,盡可能符合大多數人的狀況;但這樣的結果,就得把這種立場不同帶來的衝突視為常態,擦槍走火之後,回頭思考和檢討現在的局面。

平心而論,民意代表其實是一種與社工員非常相似的行業-同樣得解決社會問題、解決方式不符期待時得承受壓力,卻也同樣沒有標準工作流程可依循,或者辛苦不見得被看見。

我沒有那麼理解政治圈的實景,或許還得由更清楚狀況的人說明,但相信背後同樣會有相當多辛苦與善意存在-就像所謂受幫助對象、社會大眾的立場都應該被理解一樣。

我想要輕輕「拋磚」,期待更多「引玉」,也正是希望從更多對話裡,歸結出改變問題的方向。社會問題的對策,如果只剩下對話,常常讓我們覺得很挫折。畢竟這些困難如此重要、我們如此焦急,對話卻容易變成一個漫長而沒有結論的過程。

但我同時我相信,正是這種時候,對話才更加關鍵-當我們需要做的是如此重要的決定,本來就該廣泛採納各方意見;對話的過程,也常常跟結果同樣重要,因為有著相互理解與協商的功能。

Shall we talk?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