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說「華語」不是必然,談大馬華文教育的推手 ——你必須知道的「林連玉」及「獨立中學」

能說「華語」不是必然,談大馬華文教育的推手 ——你必須知道的「林連玉」及「獨立中學」
Photo Credit:林連玉基金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馬來西亞,可以說華語並且用華語授課從來就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所有看似逗趣、讓人一頭霧水的大馬華語背後承載的都是華教先驅們奮鬥而來的結果,「獨立中學」亦是這麼一回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周慧儀

如果你身邊有大馬留學生,那應該會很常聽到:

「今天是熱到」(技巧:尾音拉長分貝提高,意為:今天很熱)
「真的咩?」(意為:真的假的)
「真的啦!我要回去沖涼料。 」(沖涼=洗澡,「料」為語助詞)
「但我要先去買洗身體的還有shampoo! 」(洗身體的(太直白)=沐浴乳)

以上這個情境道出大馬標準式華語,語助詞很多、輕音較少、非常直白,因為多元民族所以自然夾雜了馬來文、英文,甚至方言如廣東、福建話等。簡單一句「真的」,因為語助詞的不同就會延伸出不一樣的意思,像是:

  • 真的啦! (代表確定)
  • 真的咩? (代表懷疑)
  • 真的喔! (代表贊同)
  • 真的咯! (代表附和)
  • 真的咧! (代表肯定)
  • 真的吼! (代表恍然大悟)

那如果是大馬留學生,最常聽到的應該是:

「在馬來,你們的母語是馬來文嗎?」
「所以你們不是馬來人?」
「那你們為什麼會說中文?」

以上這情境道出兩個關鍵問題:一、身分認同。馬來西亞簡稱大馬,不是馬來;因此馬來西亞人簡稱大馬人,不是馬來人。馬來西亞存在著三大民族,當中就包括大家常說的馬來人(巫族)、華人(華族)以及印度人(印族)。二、文化身分認同。為什麼會說華語? 因為祖先也來自中國啊。

但真要追根究底為何會說華語,簡單一句「因為華人的母語是華語」是解釋不清的。因為在馬來西亞,可以說華語並且用華語授課,從來就不是理所當然的事,而看似逗趣、讓人一頭霧水的大馬華語背後,承載的是華教先驅們爭取而來的成果,「獨立中學」亦是這麼一回事。

目前,來台留學的大馬人以華人居多,而華人裡面又以「獨立中學」的同學居多,中文表達能力自然沒問題。因此,若細問身邊來自「獨立中學」的大馬留學生為何會說中文,相信他們一定會提及的人物就是——林連玉,所有獨中生都勢必知道的重要人物。

「族魂」——林連玉和獨立中學的誕生

「獨立中學」類似台灣的私立中學,在馬來西亞與政府中學的簡單區分為:以「華語」為主要教學媒介語,經費來源完全「獨立」即不享有政府的任何津貼。

ds26v3dfbdg_515_322
Photo Credit:林連玉基金會

在這樣的前提下,「獨立中學」與「林連玉」的關聯就要追溯到1935年。林連玉原名林采君,福建廈門人,1935年在朋友的邀請下到吉隆坡任教。當時在華社的努力下,華校在馬來西亞已建立起一套相對完整的教育體系。然而不久後爆發世界第二次大戰,日軍的侵入對華校造成極大衝擊,數量銳減外也多被改為兵營或是民房 。

日軍投降後,華校呈現滿目瘡痍之景,門破牆穿。 為了復校,林連玉全數貢獻之前淪陷時所賺的錢,一點一滴重新開始建設。但戰後的生活並不好過,尤其華校老師常三餐不繼,而自己妻子則病重還籌不出錢,林連玉雖心急難過,但仍對當時的學生們說了一句「吃教育飯是死路,我老早就打算退出教育界了。可是,我始終沒有這麼做,因為良心不許我這麼做。」為「華教」奮鬥之路,或許就此開啟。

從抗議教育法令到爭取公民權

戰後,華校在華社不遺餘力的幫忙下再度興盛起來。 英政府也繼續接管馬來西亞,然而當時多元化的特色並不利於管理,因此統一語言為當務之急,於是,在馬來西亞獨立前夕即1946—1957年間,針對「教育方針」所擬定的報告書以及法令就多達10幾份。 然而,為管理上的方便以及馬來人的權益,英政府選擇忽視華文教育,致力發展英文和馬來文,當中涉及的法令包括《巴恩報告書》、《1952年教育法令》和《拉薩報告書》等。

而秉持 「民族文化是民族靈魂」,林連玉為此先後促成了教總(馬來西亞華校教師總會)和董總(馬來西亞華校董事聯合總會)的成立。同時,更帶領兩個組織多次抗議不利於華教權益的報告書和教育法令,奠定了這兩個機構——「董教總」日後代表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的最高領導地位。

image-300x114
Photo Credit:林連玉基金會

身為參與建國的一份子,華社除關注華文教育,獨立前夕的「公民權」當然也不能忽視。華社一般認為公民權應採用英政府的「地域主義」,即凡在當地出生,即為當然公民,但此事卻受到巫統(馬來民族統一機構,為大馬執政黨「國陣」裡最大的黨派)的反對,而理應為華社爭取權益的馬華(馬來西亞華人公會)竟也無可奈何。

此事震驚華人社會,華社絕望難過之際,林連玉挺身而出組織「全馬華人註冊社團 代表爭取公民權大會」,誓言爭取屬於華人的權益,並提出將馬來文、華文及印文列為官方語文,讓各族享有平等待遇,但提出的要求仍在種種阻撓下,失敗告終。理應「享有」公民權,但最後卻演變成在獨立後才能「申請」公民權,這對當時的華社來說,不止是自身的權益問題更多的是對政府的無奈和失望。

獨立中學的誕生

獨立之後,緊接而來的還有《1961年教育法令》,這項法令活生生將華教推向懸崖邊 。《1961年教育法令》主張「為國家團結,目標是必須從國家制度的學校中消滅種族性的中學……」這表示所有的華文中學若不改制成英文中學,將被取消一切津貼,逐步達到「消滅」之結果。華教陷入空前危機,因為改不改制,除了牽涉到民族的文化問題,更重要的是生存的現實問題。

消息傳出後,林連玉堅持不改制,號召華社一定要把獨立華文中學辦起來。因為一旦屬於華人文化的堡壘被摧毀,那麼華文教育最終勢必走向滅亡。 他呼籲「津貼可以被剝奪,華文中學不能不辦」,可是「不能不辦」這四個字,終究無法與政府及時局的威脅利誘抗衡。為生存問題,極大部份的華文中學最終選擇接受改制,而剩下來堅決不改制的華文中學,就是現在的「獨立中學」。

林連玉曾表示「我個人的利益早置之度外,為華文教育犧牲永不後悔!」而為捍衛母語教育的林連玉,隨後就被政府以「故意歪曲與顛倒政府教育政策」為由,取消其教師注冊證、恥奪公民權,至今還沒被恢復。獨立前,積極爭取華文教育和公民權,獨立後,卻也因為華文教育而被褫奪公民權,

獨立中學的存在

而當年奄奄一息的獨立中學經復興運動後,在全馬至今一共有60間,雖不到普及之程度,但稟持「自力更生」的精神依舊堅持下去。因為不享有政府的任何津貼,所有的經費來自於華社和學費,學校上下也必須透過各種活動如義賣會對外進行募捐。 也因此,「華社」和「華教」間的聯結,在大馬是密不可分的。

除了以華文為主要教學媒介語,獨中生同時也必需學習英文和馬來文。有別於政府中學,獨立中學採取六年制的學習制度,即初中和高中各三年,大多也設有留級制度。然而,選擇以母語學習的結果,所有獨中生就必需得接受一個現實,那就是他們的的「文憑」不受大馬政府承認。這樣的情勢之下,多數獨中生只能選擇到私立大學或海外留學,也不能進入政府機構工作,除非同時報考政府學校的考試。而「承不承認獨中文憑」也成了每次大馬選舉被政客炒作的話題,但至今卻沒有一次兌現過。

堅持母語教育不代表不愛國,「獨立」中學的存在也不代表和國家「團結」對立,而是身為華人在馬來西亞要求被「平等對待」的最基本權利。到這一個世代,還可以開口說華語甚至發展出大馬式華語的特色,都是先前華教鬥士付出及犧牲而來的結果。

至今,獨立中學的存在仍然被間接承認甚至不受承認, 但「獨立」會練就「自強不息」,這就足以讓他在夾縫中生存下去。

「真的咩?」
「真的啦!」

參考來源: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