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期太長、學分太多...台大欲改15小時就拿一學分

台灣學期太長、學分太多...台大欲改15小時就拿一學分
Photo Credit: neverbutterfly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麼長的學期,搞的師生到學期末個個都疲累、失焦。跟國外的老師相比,台灣老師也少了很多時間可以做深度的研究、教學的創新。」

台灣大學校長楊泮池爭取校長續任,在報告治校理念時提到,近來和教育部做了溝通,在法規鬆綁上得到很多回應,包括授課時數彈性調整。楊泮池透露,為與國際接軌,已和教育部溝通,將每學分授課時數由現行18小時,調整為15小時。

中央社報導,楊泮池提到,台大從來不只是台大,而是代表台灣,甚至是華人世界中最好的大學。他瞭解到現在的社會氛圍訴求齊頭式平等,他必須在很多場合讓執政者瞭解,高教還是必須與國際競爭。

楊泮池解釋,現行一學期18週課程還是會照排,調整為15小時一學分,好處是與國際接軌,課程不一定得拉長到一整學期,視狀況在兩、三週內上完15小時也可,方便寒暑假安排短期課程。

蘋果報導,楊泮池說,最近和教育部溝通,在法規鬆綁得到回應,包括授課時數彈性調整,從18小時可獲1學分調整為15小時,但仍會維持現行一學期18周課程。

他舉例,邀諾貝爾獎得主、美國矽谷專家來台授課,不太可能要求對方待滿整個學期,如安排在1、2周密集上課15小時,就可讓學生拿到學分。另畢業門檻128學分會讓各系所自行決定,讓學生有更多機會修習跨領域課程。

台大生化科技系教授莊榮輝認為,一學期上課18周是世界最長,若台灣要與國際接軌,這是必要改變。台大中文系王姓女學生說,贊成校長想法,學生吸收多少知識不在於上課時間多寡。

台大電機系副教授、MOOC執行長葉丙成也在《別逼孩子吃喉糖!──台灣「學期太長!」、「學分太多!」》一文中提到:

有的家長可能會擔心,暑假變長了,自己的孩子都會混掉。請大家記住!你的孩子不是幼稚園學生!台灣社會就是這樣。把人關在學校就覺得他有做事;讓他修很多學分就覺得他有在學習很安心。這種心態跟幼稚園寒假上班的爸媽巴不得小孩能天天關在學校上課差不多:「把孩子送到學校我們就輕鬆囉!」

要減少台灣的學期長度跟畢業學分數目,最大的問題是社會大眾的心態。我的鄰居每次看到我,都說「今天沒課喔?那可以在家好好休息囉」,讓我很無言。全台灣的民眾有八九成都覺得教授就是爽爽教課而已,根本不知道老師除了教書外還有非常重的研究壓力與行政服務等許多工作。現在你跟他說要減學期週數,說教學質量要增加,很多人其實聽不進去這些,也無法理解怎麼讓學生少學一個月,對學生會比較好?!一般的民眾只會覺得,「混帳,這些教授又想一年多放兩個月的假好好爽了!」

台灣的學期真的太長、學分真的太多。我們的社會應該要好好思考這個問題。不是把學生關在學校、關在教室、逼他們修一大堆課,他們就會好好學、學的好、學的多!這樣的想法實在太一廂情願了。我常常會在網路上看到學生在問什麼課又涼又甜可以選,我常常都回「要涼要甜,你怎麼不去買喉糖吃!」

中央廣播報導,楊泮池說,未來4年還有很多事要做,「時間是最大壓力」。國際高教競爭激烈,尤其是中國大陸學校經費投入越來越高,台灣資源相對有限,但學生非常優秀,楊泮池希望和台大同仁一起努力,讓學習環境變的更好。

楊泮池續任後首當面對是「後頂大」的衝擊。教育部日前雖宣布緩議接續頂大的「高教創新藍圖」1年,過渡期間原邁頂計畫繼續補助,但各界普遍認為,台大等校獲得分配的經費,勢必將減少。

對此,楊泮池表示,台大需好好檢討資源分配,將經費用在刀口上。以國際化經費為例,不會再追求簽很多姊妹校、備忘錄,而是集中於幾個策略合作伙伴學校,加強師生交流、課程合作等。

聯合報導,楊泮池說,台大的國際合作,不像其他學校一直簽約,分散進行,而是集中資源,聚焦重點式策略夥伴,包括與京都大學、東京、北京等密切合作,針對兩校找出共同興趣,學生可以修雙學位,老師可以共同研究。

另外一個重要的調整,是畢業學分下限。

楊泮池說,原本畢業學分是128學分,在尊重各系所的前提下,可以下調畢業學分,給學生更多的彈性,有更多時間學自己想學的東西。教育部怕影響到學習品質,但學分和品質是兩回事,應該把關的是品質,而不是數量,應該是學精而不是多,這項調整也是新學期就可以上路。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