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專訪15點】梁總結:經過三年努力,克服了「拉布」  有創科局

【梁振英專訪15點】梁總結:經過三年努力,克服了「拉布」  有創科局
Photo Credit: Anthony Wallac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梁振英在過去兩天接受無綫新聞專訪,回應政制普選、議會衝突、港獨呼聲、扶貧、退保、經濟及連任等問題,內容眾多,為方便讀者掌握概要,以下是有關梁回應主持提問的取態和扼要內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梁振英於過去兩天(5月28、29日)接受無綫新聞專訪,由張德江訪港對自己評價,乃至回應政制普選、議會衝突、港獨呼聲、扶貧、退保、經濟及會否競選連任等問題,以下是目前梁振英回應主持提問的主要重點:

  1. 藉張德江訪港,回應工作反思

梁:有兩位區議會主席表揚我

梁振英:「當日也不只是四位泛民議員在場,也有其他朋友在場,兩位區議會主席,新聞報道比較少的,表揚我上任後在地區做了大量工作,亦有其他的朋友,表揚我們在扶貧、經濟方面所做的工作等,我兼聽。」

  1. 回應與社會溝通連繫

梁:今天再無人說地產霸權,市民主要擔心窮和安老

梁振英:「四年前我們上任前,社會上很關心地產霸權的問題⋯⋯今天的樓價和租金對很多市民來說,尤其是青年人來說,仍然負擔不起,但他們看到政府有這樣的決心,而且初步做出成績出來,今天再沒有人說地產霸權,今天大家擔心的是,樓價會否跌得太快,貧窮問題亦有這情況,安老的問題大家可看到。」

  1. 回應香港市民與政府的關係

梁:因為佔中,所以我們沒有機會普選行政長官

梁振英:「在四年前大家希望,我們能夠落實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但後來因為出現佔中,到現在大家在這問題上仍是膠著,2017年我們沒有了行政長官(普選),在這問題上,當然比起我上任的時候,大家知道這件事做不到,但在其他問題上,我們是做到的,做出成績來,而且這些成績坦白說是來之不易,我們聽到市民的意見,亦得到市民的諒解。」

  1. 回應「團結所有人」,為何又稱將「反對政府的議員逐出議會」

梁:如果市民不選拉布議員,他就不可能拉布

梁振英:「我說在民主社會內,立法會議員是選出來的,選他的人如果不選他,他就不可能拉布,拉布這問題,在社會上有廣泛共識,大家都是反對。如果市民認為,當年選了一個議員出來,原來這是個拉布的議員,我以後不選他,這完全是市民的民主選擇。」

  1. 回應普選特首問題,是否經已投降

梁:社會很多其他問題,政制發展廿年不夠

梁振英:「我們的政治制度自從香港回歸到現在,二十年不夠的時間,而且還在發展中,我們一直做,一直汲收經驗,這是社會分化其中一個原因。社會上有很多其他問題,例如貧窮問題、我們青年人上流問題、經濟轉型的問題、房屋問題,過去四年我們一個一個去解決。」

  1. 回應港獨問題,若梁主動區分「本土情懷」和「分離、獨立」,會否不如此激化矛盾

梁:我們同熱愛這片土地,但青年相反,他們主張的本土只是獨立

梁振英:「我說的是分離和獨立,本土當然大家都支持,我們都是香港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在香港出生,在香港長大,熱愛這片土地,熱愛這個地方的文化等。這是無庸置疑的事,但很明顯在社會上,尤其一些年青人,他們一些主張是相當明顯不是本土是獨立。」

  1. 回應香港隊對中國隊的足球比賽,不敢答支持那一隊

梁:支持香港隊或中國隊,只有一個選擇,所以問題無得答

梁振英:「我當然會支持香港隊,但那個問題的問法說你只有一個選擇,你支持香港還是支持國家,我們中國人當然支持國家,香港人當然支持香港。但那個問題的問法是對立的,你只能夠有一個選擇,如果有一個選擇的話,只有一個選擇的話,這個問題沒有得答。」

  1. 回應2012年競選口號「穩中求變」,做了四年認為社會有何改變

梁:我們經過三年努力,克服了「拉布」

梁振英:「我們經過三年的努力,在立法會克服「拉布」,終於成立了創新及科技局⋯」

  1. 回應議員質疑短視:「只有空談,究竟有甚麼做了出來?」

梁:對自己要有信心,我們很有優勢,我們很有潛質

梁振英:「要對自己有信心,跟著我們要發展固有的優勢產業,包括金融、貿易、物流、專業服務、旅遊等等,然後我們要尋找一些新的增長點,這個包括甚麼?文化創意產業,我們很有優勢,包括創新及科技,我們很有潛質。」

  1. 回應縮短輪候公屋時間

梁:我親自致電區議員、區議會主席,希望他們能支持多建公屋

梁振英:「另外我們在改變土地用途,用於興建出租公屋遇上很多阻力。⋯⋯這些工作過去我們做了相當多,有時候我們有些要改變用途的圖紙,要到區議會徵詢意見時,我親自致電區議員,致電區議會主席,希望他們能支持,這工作跟著仍會繼續做,應該說工作上軌道,但需要一段時間。」

  1. 回應樓價在2012年上任後升了很多,並未因自己上任後市民可買樓,是否令人失望

梁:未來三、四年私樓有增加,我們繼續朝這方向做

梁振英:「現時私人樓的供應量,是自從有了統計以來,未來三、四年九萬二千個單位,是最高的⋯⋯我們做過一個很全面的、科學的,香港十年的房屋需求,我們有足夠的土地,有信心可以滿足此需求,我們就朝著這方向去做。」

  1. 回應扶貧、退保、標準工時等,有官員表示這些政策已到極限,是否不能再變

梁:耗用更多錢扶貧也無用,政府已到極限,動不了那些制度

梁振英:「沒有一種制度是終極的、完美的,希望大家能夠互讓互諒,社會上能夠得到和諧。但我想說的這個極限,就是政府在一些福利政策上花費了很多金錢,即投放了很多資源下去,但可以做的就是投放更多金錢下去,耗用更多金錢去扶貧,但似乎動不了這制度,所以我說的極限就是政府的能力是否已到極限,現屆政府的政治能力去到極限,動不了那些制度。」

  1. 回應餘下一年任期,退休保障應有甚麼藍圖

梁:人均收入水平不錯,但中位仍偏低,這個問題如何解決?

梁振英:「我們一定會爭取,但一定要得到社會上的認同和支持,過去這麼多年,包括我入政府之前,我一直向社會講解,我們社會收入分布的情況,財富我們沒有統計的。但工作收入,我們有相當完整的統計數字。我們計算整體或平均我們的人均收入的水平不錯,但統計上的『中』,仍然比較低,這個問題如何解決?你可以說又提出了一個結構性更大的問題出來,但我想告知大家,這個我本人和特區政府是完全知道,我們社會上面對是一個難題來的。」

  1. 回應是否需要再給予五年時間施政解決問題

梁:誰做特首,社會問題未來五年沒可能完全解決

梁振英:「我們要持之以恆去做,下一屆無論誰當行政長官,誰執政,我都希望該位行政長官和政府能夠繼續朝著這方向持之以恆去做,很可能未來五年都未能完全解決問題,社會問題我相信沒有可能完全解決,但我覺得現時我們已經找到方向,有些工作已上軌道,社會上有一個共識,就是這些問題我們應該共同解決。」

  1. 回應如果不再做特首(或未能連任),會否擔心政府的問題繼續出現

梁:未決定競選連任或不連任,我未聽有誰出來競選特首

梁振英:「現時未知道,現在我自己未有一個決定,去競選連任或不連任,我亦未聽到社會有誰人會出來競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