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入眠的521北捷事件 人心惶惶的現代社會「無差別殺人」恐慌

難以入眠的521北捷事件 人心惶惶的現代社會「無差別殺人」恐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你的心中是否還有希望?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4年5月21日,江子翠捷運站的攻擊案,成為台灣歷史上難以抹去的一頁。經過整整一天不可置信的漫長煎熬,這件事在你心裡留下了什麼樣的訊息?社會的安定與和平就像一場長跑,讓我們一起從歷史經驗裡,爬梳台灣可能通往的未來。

2008年,沾滿血色的孤獨日本秋葉原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CC BY SA 2.0

案發後,警察在秋葉原圍起重重封鎖線。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CC BY SA 3.0

在日本,如江子翠事件一般,不針對特定人物、隨機的暴力行為,被稱作「無差別殺人」;它顛覆了人們「冤有頭,債有主」的概念,使每一個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讓社會變得惶恐不安。

90年代起,日本陸續發生多起無差別殺人事件,2008年6月8日發生的「秋葉原殺人事件」就是一例。當時任職日研總業派遣員工的兇手加藤智大,生活中交不到朋友,又懷疑自己將被公司開除,轉而向虛擬的網路世界求援卻被網友譏笑,感覺自己無論在網路或現實都是孤獨一人,因而產生殺機。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CC BY SA 2.0

案發當時,兇嫌加藤智大駕駛著貨車衝進行人專用區,導致5名行人慘遭撞倒或輾壓。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CC BY SA 2.0

秋葉原殺人事件造成7死10傷,是日本近30年來傷亡最慘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受到該事件影響,日本政府在2009年修改了《槍刀劍管制法》,將加藤行凶所持的刀械列入管制範圍,禁止民眾持有刃長5.5厘米(公分)以上的雙刃匕首。

Photo Credit: kc7fys CC BY SA 2.0

秋葉原事件發生後,民眾在現場擺起鮮花悼念。Photo Credit: kc7fys CC BY SA 2.0

秋葉原事件發生最初,日本媒體大力宣傳並批判加害人加藤智大的「宅男」形象,部分人民也要求國家應透過死刑、警察和司法更積極地防堵暴力;然而日本也逐漸發現,這些方式並無法防止無差別殺人事件的接連發生。

Photo Credit: fukapon CC BY SA 2.0

夜晚的秋葉原,鮮花陪伴著整個日本重新迎接明天。Photo Credit: fukapon CC BY 2.0

隨後,日本民間逐漸導向批判社會結構與政商體制、派遣勞動等非典型雇用的氾濫,以及網路霸凌等社會病態現象的檢討。

然而,事件發生的六年後,兇手加藤的弟弟卻因為媒體的持續追殺與社會疏離而走投無路,選擇在今年二月自殺,他的遺書中寫著:「作為加害人的家屬,我這輩子已經注定被剝奪追求『幸福』的權利了,這就是現實,所以,我決定放棄活著。」

2013年,失去天真歡笑的美國桑迪胡克小學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7座天使木像被安放在桑迪胡克小學旁,紀念事件的犧牲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無差別殺人事件」不僅只發生於日本或台灣,如今已是全球都關注的問題。2013年12月14日,20歲的亞當‧藍扎(Adam Lanza)在家中殺害身為學校老師的母親後,持步槍闖入美國康乃狄克州新鎮桑迪胡克小學,進入校園繼續槍殺20名年約6至7歲的孩童及6名教職員,成為美國史上死傷排名人數第二的校園槍擊案,而兇手亞當則在案發後飲彈自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就讀桑迪胡克小學的孩子們不安地望著校園。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加害人亞當在學時成績優異,12歲時甚至曾駭入美國政府網站。亞當在生活中的文字紀錄,透露了他認為社會正在操縱人類形成不道德的價值體系,而這種價值體系則是透過教育對兒童進行宣傳,才得以延續下去。2013年,事件過後一周年,美國官方出版了調查報告,證據顯示亞當沉迷於大屠殺,並且認為母親愛學生勝過愛自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槍殺案後,引起美國民眾對槍械管理相關法案力道不足的辯論。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這起小學槍擊案發生後,全美掀起了檢討槍支管理的浪潮,歐巴馬政府更讓槍支管控法案成為緊急議程,但遭到了全國步槍協會(NRA)和多數共和黨人的反對,國家層面的相關立法至今仍未通過。

難以入眠的521,你思考了什麼?

「無差別殺人事件」不僅造成了無辜傷亡,更會引發群眾在日後因安全疑慮引起的社會恐慌。經過漫長的陣痛,日本、美國社會,甚至是還無法回神的我們,又思考了什麼?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警官們正分析著桑迪胡克小學槍殺案發生的經過。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積極調查、全面檢討的日本政府

由於無差別殺人事件頻傳,日本政府於是針對做案人的動機與背景進行了完整的調查分析報告。報告中指出,無差別殺人事件做案人的犯案動機,以「對自己的遭遇感到不滿」比例最高,其次是「對特定者不滿」、「想進監獄」、「自殺、死刑願望」與「興趣是殺人」等,報告甚至參考英美的案例,提供了日本政府預防與檢討的空間。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桑迪胡克小學附近的居民,對如禿鷹般嗜血搶拍的媒體感到憤怒,在樹上貼起招牌表示抗議。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你眼中看到了什麼樣的媒體?

和江子翠攻擊案相同的是,在秋葉原事件發生後,日本媒體大力播送兇手加藤愛玩電玩的手法,也引起了爭議。雖然部分研究顯示電玩可能導致人們心中暴力因素的增加,但心理學家Mario Vance卻指出,媒體的散播能力遠大於電玩,若持續報導暴力電玩會導致攻擊事件,反而會助長玩家本身的暴力意識。

同時,媒體對於犯罪畫面的過度播送也可能導致後續的模仿效應,血腥畫面更會造成二度傷害,不能不謹慎處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如果媒體不能相信,你是否又能相信自己的判斷力?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犯人在你心裡的形象,從何而來?

由於無差別殺人事件超越常理,人們的自我保護機制傾向於找尋容易理解的原因與動機,例如強調加害者喝醉、反社會、患有精神疾病等具體理由,以消除內心無處可依的恐懼。但這也容易導致在真相釐清之前,先以社會偏見為加害者貼上撕不去的標籤。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無論你堅持什麼樣的方法來分析,我們不過都是在追求一個「解釋」。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當有人開始反思社會病態影響犯罪行為,你的反應是?

在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後,時常會隨之掀起一波反省社會病態的聲浪,強調在懲罰之外,也必須看見犯罪背後的原因。前哈佛大學醫學院暴力防治中心主任詹姆斯.吉力根(Dr. James Gilligan)便曾對此表示,「若人們假設加害者的天性讓他『具有潛在危險性,本性難改,只能以懲罰的方式來解決』,人們就可以不必費神思考如何改變導致暴力源頭的社會環境問題,因為它們並不重要。」

「對於暴力行為,我不會採信『寬恕』,但我也不會『譴責』,因為唯有當整個社會都將『治療犯罪』視同公共健康與預防醫學來處理,而不只是顧著指責犯罪是『邪惡』的時候,我們才能成功降低社會上的暴力程度。」吉力根強調。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兩位受難者家屬在桑迪胡克小學旁的紀念柵欄前相擁。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社會病態之外,還有哪些可能?

不同於強調反省社會的角度,日本東京大學名譽教授見田宗介選擇針對做案人內心狀態加以著墨。見田指出,犯下此類罪行的人,可能是缺乏外界「目光」。由於現代人與人間的關係逐漸稀薄,隨著社會進入虛擬時代,人們對現實也愈發渴望,各種偏激的行為就可能產生,以獲得他們心中的存在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桑迪胡克小學旁,貼著一張白布條,寫著「要堅強」。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無論昨晚在你心中留下什麼樣的印記,如何重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我們無法逃避的課題。

僅以2011年挪威奧斯陸大屠殺與恐怖爆炸案發生後,挪威總理的演講,送給昨夜所有擔心害怕的台灣人:

「我們將讓世界知道,當挪威受到挑戰時,我們的民主將會變得更堅固。我們將逮捕犯罪人並將之繩之以法,而目前最重要的是拯救生命,照顧受害者及其親人。我們永不放棄我們所持的價值,我們也需要證明我們的社會可以開放地通過這次考驗。對暴力的回應,就是更多民主,和更多人道,但永不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