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新聞週報】母語轉型正義法案三讀:當毛利語在紐西蘭國會殿堂響起

【紐澳新聞週報】母語轉型正義法案三讀:當毛利語在紐西蘭國會殿堂響起

本週編譯:Dennis Peng, Oddis Tsai, Zoe Hu
Blog Editor: Rick Liao
漫話紐澳Credit: Zoe Hu

1.「孔子學院」的政治洗腦課程侵入澳洲校園

數間維多利亞州的學校收受來自中國政府機構提供的一萬元澳幣,並接受免費的教學與課程教材,以提供學校的中文和中國文化課程使用。

儘管外界質疑「澳洲公立學校課程外包給一個『非民主』外國政府機構」的適當性,這個名為「孔子學院」(Confucius Classrooms)的課程,仍然在去年於三間維多利亞州的學校推行,預計今年還會有更多學校加入。

檯面上,總部位於北京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漢辦)的孔子學院是一個在全世界發揚中文和中國文化的非營利公共組織,但許多中國觀察家都對這個機構感到相當不安。

漢辦(Hanban)由中國教育部副部長管理,從2014年開始,在全世界已經有8所大學關閉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因為校方多發現該學院受到北京過於密切地指導、限制學術自由或甚至──在大阪産業大學(Osaka Sangyo University)的例子──成為諜報活動的前線。

2014年底,多倫多公立教育局(Toronto School Board)徹底中止了孔子學院課程,懷疑其與中國共產黨政治宣傳目標的連結,特別是幾個高度敏感的話題︰法輪功、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西藏、維吾爾族和台灣。

雪梨大學的獨立中國問題專家Jocelyn Chey教授表示:「你可能會認為,若學校課程只是在「教授語言」,那們它就不太可能會跟政治扯上關係;但如果是中文的話,一切都和政治有關。」

拉籌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孔子學院的高級行政主任張女士(Jean Zhang)說,除了澳幣1萬元的發放現金之外,參與的學校還能夠每年獲得價值澳幣1萬6百元的「書籍或文化教材」。

澳洲綠黨代理教育部發言人David Shoebridge表示:「對國庫來說,這些課程可能不會花到一毛錢,但代價卻是讓澳洲的孩子暴露在一個外國政府的政治宣傳機器底下。」「大部分的孔子學院都是在沒有政府官員了解內情的情況下運作的,沒有官員知道課堂內教授的是甚麼,或是爭議議題例如人權和爭議領土是怎麼被詮釋的。」

費爾法克斯媒體(Fairfax)嘗試聯絡中國漢辦詢問更多問題,但都未能成功。

參考資料:The Age, 29/05/2016, "Confucius Classrooms: Chinese government agency teaching Victorian kids"

2. 當母語在國會殿堂響起,紐西蘭推動毛利語實用化

今年4月,紐西蘭國會正準備三讀通過又一個母語轉型正義法案,鼓勵擴大在各種層面實用毛利語作為載體。毛利發展部長弗拉維爾(Te Ururoa Flavell)在國會中以毛利語、英語雙版本解釋該法案,以下為弗拉維爾發言全文之中譯內容:

1987年,毛利事務部長維德烈(Hon Koro Wetere)開口引介《毛利語言法》法案(Maori Language Bill)時,他用的是毛利語。(編按:《毛利語言法》主要有三個重點:確立毛利語在紐西蘭國內法上,取得等同於英語的官方語言地位、任何人都有權利在法律程序中以毛利語發言、成立毛利語委員會(Te Taura Whiri i te Reo Maori)負責毛利語推行。)

正當你可能懷疑,即將把毛利語變成為國家官方語言的這個時機,這麼做是否恰當時,還沒等到維德烈開口說第六句話,他就被台下其他議員以程序為由(point of order)打斷發言。

在場一位議員問議長:「我有些困惑,顯然你與我們其他人有些區別…你那裡是否有一份譯稿,所以你能懂他的演說內容?」

在幾個議員接連也提出程序問題打斷發言後,部長向在場諸位保證,譯文會在「毛利語的部分」講完後發給他們;部長接著被允許繼續發言。

讓我們接著往後快轉幾十年,上個月我在國會中宣讀《毛利語言法》修正案時,全部使用毛利語。整個過程中13段發言、2小時中超過半數的答辯都使用毛利語。連副議長自己都嘗試使用一些毛利語,這種對母語的尊重,正是29年前所缺乏的。

這個修正案通過後,將來本法案若出現毛利語和英語版本釋義發生衝突時,將以毛利語為準;這是前所未有、歷史性的一刻。

自從1987年以來,毛利語復興運動已向前大步邁進:

  • 全國語言巢約460個、超過70所沉浸式中小學;
  • 將近1萬8千位學童(2.3%)註冊了「毛利中介語教育計畫」(Maori-medium education)、15萬5千位學童(20%)於學校教育學習毛利語(編按:「毛利中介語教育計畫」著眼於毛利語活化,尤其生活應用,避免許多新詞只能借用英語);
  • 自1985年第一個毛利族自主營運的毛利語電臺開播至今,我們已經擁有了28個部落電臺,還有兩個毛利電視頻道,一為雙語,一為全毛利語發音;
  • 2008年,全球最大搜尋引擎Google宣布進行毛利語介面開發。2009年,毛利語已經被加入到Google翻譯工具列當中。毛利字彙也直接逐漸被當做紐西蘭英語直接使用,746個詞彙已進入《紐西蘭英語詞典》(The Dictionary of New Zealand English)。

但是儘管做了這麼多,包括全國各地永無止境地溝通作業,毛利語使用者總數仍然緩慢地減少當中。

在上一次的普查當中,至2013年為止,每五位毛利人當中只有一位,能夠使用毛利語進行全方位的日常溝通 ── 比2006年普查少了近5%。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仍將毛利語列在「脆弱語言」名單之中。我們並不孤單,在《聯合國瀕危語言圖譜》(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當中,全世界6000種語言當中,有43%預估將在本世紀滅絕。

讓毛利語從該名單移除,是我作為毛利發展部長最大的挑戰之一,而現階段的法律仍不足以幫助我們達成這個目標。這個即將通過的修正法案,將有利於政府、社會以及毛利族攜手合作,共同提供母語復興的責任基礎更為適切均衡。

一個新組織Te Matawai,將負責發展毛利語言策略、在民族層級領導整個毛利族的母語復興。政府的職責則是在於國家層級,與Te Matawai密切合作。

我了解今日作為一個講毛利的族人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無論你對家的認同多強、甚至刻意挑選了學校,這(紐西蘭)仍然是個單一語言為基礎的廣大社會。我們的孩子喜歡逛的那些地方──運動場、購物中心、社群網站──都被英語獨霸。

我對Te Matawai所抱持的夢想,是希望這個能夠發揮跨族群影響力的組織,能確保毛利語在我們(紐西蘭)社會的正常化。它能鼓勵毛利族群進行跨世代的對話,並幫助族人、部落、社會維持說毛利語的誘因,讓毛利語擴散到集會所與學校之外。我的夢想就是有一天,我能走進銀行裡,能夠選擇用毛利語或英語來辦理我的業務。

這段演說文稿已經以英語及毛利語出版。如果你們閱讀的是英語版本,請思考以下情景:我希望在下一個世紀,這類故事的主軸已經轉而講述生活在一個多元語言國家的各種好處;而你們的後代,人人皆懂毛利語。

參考資料:New Zealand Herald, 14/04/2016, "Te Ururoa Flavell: New law will help us save te reo"

3. 澳洲國會改選政策大車拼,「醫療福利」對決「經濟發展」

在臺灣歡慶蔡英文政府就職的同時,澳大利亞正忙於籌備2016聯邦大選。今年的選舉因國會解散,將提前於7月2日舉行。以騰博(Malcolm Turnbull)為首的自由黨(Australian Liberal Party)以及薛頓(Bill Shorten)所領導的工黨(Australian Labour Party)分別在不同領域獲得選民支持,其中醫療及健保可能是決定性的議題之一。

《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最新民調顯示,自由黨在經濟、國防、難民、稅務改革與利率方面暫時領先;工黨則在醫療、教育與氣候變遷政策上,較受青睞。1709位受訪者中,有75%同意醫療政策極具重要性;相對地,經濟議題並不如此受到關注。

工黨領導人薛頓明確地將此次選舉定位為「醫療公投(referendum on healthcare)」,然而自由黨的騰博卻仍固守經濟政見。

目前為止,薛頓開出最大的競選支票是投注24億澳幣,以終止目前凍結的健保退費(Medicare rebate)額度。

澳洲的醫療體系與臺灣不同,除非是急診,多數病人都是經家醫科診所診斷後,決定是否轉診給醫院。家醫科的常見的收費方式,包括:健保全額給付(bulk billing),以及自墊醫療費再申請全額或部份健保退費(Medicare rebate)。

薛頓希望透過提高健保退費額度,吸引選民支持,但亦有反對聲浪認為這是變相賄賂澳大利亞醫學協會(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與皇家澳洲家庭醫師學會(Royal Australian College of GPs),並會傷害醫療系統的永續發展。

參考資料:

4. 漫話紐澳31:美軍售出口國排行榜

(特別感謝劇場軍火王蔡邵桓先生,提供美製槍枝資料。)

2011至2015年,美國軍售對象前十名,依序為: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土耳其、南韓、澳大利亞、臺灣、印度、新加坡、伊拉克,以及埃及。

「全球有五億五千萬支槍械在流通,即每十二人有便有一人持槍。唯一的問題是:如何使另外十一個人擁槍?」-電影《軍火之王》(2005)

13324054_1404805059563954_275475186_o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