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握著操縱死刑的遙控器,你會按下執行嗎?

如果握著操縱死刑的遙控器,你會按下執行嗎?
Patrick Feller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今天把操之生死的遙控器放在你手中,由你一起控制犯人的命運,你的決定會是什麼?

文:吳伊婷(跨性別運動者、研發工程師)

以下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公元2024年,台灣已經步入更高科技的時代,但令人髮指的罪案還是會發生。

5月21日,一台上班時間的捷運忽然故障停擺在高架橋中間,一節車廂突然莫名起火,導致25死4重傷的慘劇。

三天後,警方宣布捷運系統因為被駭客入侵,營運系統被惡意程式破壞而造成電線過載短路,而避難逃生系統也被破壞,所以乘客無法逃生。兩天以後,逮捕到了33歲的駭客嫌犯,以妨害電腦使用罪、違反大眾捷運法蓄意阻礙捷運系統營運、殺人罪遭到起訴。

這次的審判公開透明,民眾可以透過公民陪審團的線上投票機制認定嫌犯是否有罪,人人都有參與審判的機會。媒體照樣嗜血的把祖宗十八代通通翻出來,說他是被電腦帶壞的,受害者家屬天天到法務部前面哭得呼天搶地。由於這時候的法官只能決定刑責程度,而不能決定刑責內容,所以社會呼籲應處以最嚴重的「最高刑度懲罰」,刑責內容將在行刑當天決定。

2026年4月22日,經歷了兩年,三審判決定讞,該名駭客應被處以「最高刑度懲罰」,意味著勢必在以下兩種懲罰中擇一執行:毒氣死刑、無期徒刑。

由於社會對於這名駭客的罪行非常不齒,有非常大的呼聲要求法務部盡速安排行刑日,所以法務部在5月9日透過媒體與政府部門的「公民陪審團」APP通知社會大眾,將在隔天5月10日執行社會公決。

5月10日,專門轉播政府重大議題的「政府電視第二頻道」於早上10點開播,再次提醒所有觀眾今天是社會公決日,「公民陪審團」APP也在同時間同步通知所有的關注者:「台北捷運殺人案犯人張XX將在11點開始進行最高刑度懲罰公決。」

11點,政府頻道與APP開始轉播來自監獄行刑室的畫面,那是一個大約3乘3公尺的沒有窗戶的小房間,鏡頭從房間正前上方以45度角往下照,感謝技術的進步,觀眾可以用1080p高畫質非常清楚的看見房間的全景。這時看到有一名獄警打開畫面前方的大門,將戴著手銬腳鐐的犯人帶進這個房間,把他拉到房間中央後,關上門,剩下犯人在這個房間裡。

這時,APP上面出現一道訊息:「感謝您積極參與並關心社會事務,現在請您對台北捷運殺人案犯人張XX進行最高刑度懲罰的行刑公決,如果您認為應處以死刑,請按畫面下方的紅色按鈕,如果您認為應處以無期徒刑,請按畫面下方的藍色按鈕。」

下面還有一段說明:

本次公決結束時間為達成公決條件並開始執行為止,條件包含:
1.全台灣人口數的1%有對本案表示意見
2.決定票數為多數決,意即抵達票數要求就立刻依據結果開始執行公決內容
3.為了投票準確性,在您投票後與達成公決條件前,您都需要一直開著本畫面,離開本畫面,系統將不計入您的票數


投票開始,從電視畫面看到,不到半個小時就湧入了10萬人的票數,系統的有效票數不斷增加,表示有越來越多人表達了他們的想法,而且每個人為了讓他們的票準確被計入,也就越來越多人在線上看著直播等待結果。

下午1點,犯人也知道自己正面臨的局面,在這幾個小時,他動也不動地一直蹲坐在灰色房間的一角,他不知道投票的進度,也不知道結果何時揭曉。在他斜對角的房間牆角邊,是一個亮著綠燈,但不知道是什麼的裝置。

下午1點45分,投票人數已經達到25萬8千人,只剩下2千人就到全台灣人口數1%的門檻了,比例:死刑85%,無期徒刑15%。

過去24小時,支持死刑與反對死刑的陣營透過了幾乎任何方式企圖影響社會大眾的決定,不管是新聞、臉書廣告、即時訊息的傳播,現在看來社會還是傾向處死這位犯人。

下午1點53分,電視畫面與APP下方同時出現一行訊息:「社會公決結果:毒氣死刑」。這時,26萬人從他們各種裝置的直播畫面上看到牆角的那個裝置開始閃爍起紅燈,正當大家疑惑什麼事情會發生時,直播畫面突然中斷,藍底白字的畫面僅寫著「遵循國際人權公約精神,行刑畫面不予直播,請見諒」。

幾分鐘過去,畫面恢復,僅見犯人倒臥在地上,這時有一位身穿醫師袍的人走進來,探了探犯人的氣息,對外面比了個手勢,有兩人拉了一個活動病床進來,把犯人已經沒有生氣的身體推了出去。

直播結束,台北某個俱樂部裡面的一群死刑支持者歡欣鼓舞的慶功:「我們一起把他殺掉了!」

這是一場由26萬人共同參與的死刑直播,其中85%的人決定了犯人的死亡,22萬1千人共同承擔了結束一個人生命的責任。


儘管並非由我們直接下的手,但死刑執行時,我們都共同背負著結束一條生命的責任。

如果今天把操之生死的遙控器放在你手中,由你一起控制犯人的命運,你的決定會是什麼?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