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走音天后》背後不尋常的「邪典」戀曲

【電影冷知識】《走音天后》背後不尋常的「邪典」戀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珍金斯傳奇性的歌聲可以說就是古典樂中的「邪典」。而她和貝菲爾爵士的愛情故事同樣也有幾分「邪典」的味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走音天后》(Florence Foster Jenkins)是以缺乏節奏感、音準和歌唱技巧而聞名的美國女高音佛羅倫斯.佛斯特.珍金斯的故事。在舞台上不和諧的笑鬧演出背後,則是她與同居愛人貝菲爾(St. Clair Bayfield)獨一無二、非比尋常的和諧戀曲。

有些藝術表現純粹就是糟糕,但糟糕到翻過某個山頭,又會變得迷人而充滿樂趣。如果這是一部電影,大概會被歸類為《粉紅火鶴》(Pink Flamingos)那樣的邪典電影(Cult Film)。珍金斯傳奇性的歌聲可以說就是古典樂中的「邪典」。

而她和貝菲爾爵士的愛情故事同樣也有幾分「邪典」的味道。

在兩人相遇之前,富有的珍金斯已經開始狂熱追求公開搬演她有欠成熟的音樂技巧,貝菲爾則是在遊蕩各國的流浪過程中,陰錯陽差成為一個曝光率很高、但很少當主角的職業莎劇演員。這樣的背景就可以很容易猜想為何兩人能夠在「藝術生涯」上有類似的心境體會,並且一拍即合。

1909年相遇之後,這對差七歲的姊弟戀情侶在人生的舞台上維持了近40年的伴侶關係。然而他們從來沒有登記結婚,甚至連同居也說不上。

珍金斯在紐約37街租下了一戶公寓,紐約社交圈盛傳是她的愛巢。但實際上珍金斯自己終其一生都一直住在45街西摩飯店(Hotel Seymour)的行政套房,也就是說她跟貝菲爾並未睡在一起。

「我們從來沒有依照傳統方式登記結婚。她告訴我說如果她人生要有第二段婚姻關係,一定要是普通法上的同居關係,不要正式婚姻。」貝菲爾在受訪時回憶道。珍金斯的第一段婚姻是跟她一起私奔的醫生,那段短暫的婚姻同時帶給了她隱密的頑疾:梅毒。

貝菲爾在這段關係中更重要的是扮演她的經紀人角色。

他幫珍金斯處理音樂俱樂部,幫她籌備音樂會,幫她送出票券,確保沒有社交圈以外的人參加或是聽到她的歌聲,同時威脅利誘那些試圖寫出負評的媒體記者,讓負評下架或者至少從珍金斯眼前消失。

貝菲爾以及所有參與音樂會的社交圈朋友,都極力確保珍金斯認為她自己的演出充滿才華和光芒。那些善意的謊言有的出自對珍金斯有所求的動機,因為她是當時紐約音樂圈的重要贊助人之一。而貝菲爾自己則很可能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在營造一種假象。

(珍金斯的驚人歌聲)

「她有那種明星的閃耀特質。」貝菲爾宣稱:「你可以在全場掌聲中感受到那個特質。有些人可能取笑了她的歌聲,但全場的掌聲是貨真價值的。她就是天生的音樂家!」

珍金斯死於1944年,貝菲爾死於1967年。這對藝術領域的奇異搭檔,各自留下流傳於世的藝術遺產:

紀錄珍金斯歌聲的唱片迄今從未斷貨,成為古典樂暢銷奇譚。貝菲爾自己參與創設的工會組織Actors' Equity Association則是設立了「St. Clair Bayfield Award」,專門表彰那些在莎劇製作中表現傑出的「非主要角色」演員。

他們不尋常的「邪典」人生如今也有了自己的信徒膜拜。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鄒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葉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