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水前應否先「放水」? 鉛水調查委員會、水務署意見分歧

驗水前應否先「放水」? 鉛水調查委員會、水務署意見分歧
Photo Credit: ALEX HOFFORD / EPA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就鉛水事件發表報告,當中有不少篇幅批評水務署的驗水方法,更指署方堅持己見,不肯接受改善建議。

就去年揭發的香港食水含鉛事件,港府成立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昨日發表報告。委員會在報告中批評水務署,在驗水的取樣規程上「堅持己見」,認為水務署首長級官員「有其預設立場,為該署辯護」。

食水鉛含量受多項因素影響

水務署在11個受影響屋邨抽食水測試其鉛含量時,均先在各單位打開水龍頭,放水2至5分鐘後才收集250毫升食水樣本。水務署發現1325個樣本中,有106個樣本的鉛含量超出世衛的暫定準測值(每公升10微克)。

報告表示,如此取樣可顯示供水的一般水質,但無法反映實際和鉛含量不時偏高的情況。因此有關數據「既不能用以估算供飲用和煮食用水的平均鉛含量,也不足以作為評估健康風險的基礎」。

委員會的專家、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講座教授李行偉教授指出,公屋屋邨食水鉛含量受多項複雜因素影響,不同抽驗方法結果各異,目前未有普遍接受的取樣方法。所用方法與否視乎取樣目的。

李教授指出,公屋的樓宇供水系統錯綜複雜,過往未有人研究,須應用電腦流體力學模型詮釋相關數據。他認為研究食水供應系統的鉛時,應先檢視香港原水的水質。報告指出,水務署的數據顯示未經處理的東江水鉛含量非常低,而濾水廠數據顯示經處理後的水不含鉛。

Kai Ching Estate Water tube 201507
Photo Credit: Wing1990hk, CC-BY 3.0 
最早被揭化食水重金屬含量超標的啟晴邨。
專家獨立取樣研究

報告表示,由於水務署的方法有不足之處,李教授及其團隊設計了另一套取樣計劃,以這套獨立數據鑑定污染成因,並作為評估健康風險的基礎。計劃取樣範圍包括11個受影響屋邨共36幢樓宇,以及6個不受影響屋邨共7幢樓宇。

團隊從129個單位的廚房水龍頭收集樣本。有關居民事前會獲房屋署職員通知,於取樣前一晚,打開廚房及洗滌盆的水龍頭沖透5分鐘,而到翌日取樣前都不得使用廚房水龍頭。

研究員會在早上6時半至9時之間,於每個水龍頭抽取5個樣本,首先是打開水龍頭立即抽取的「頭浸水」樣本,其後每隔20秒收集一個樣本。取樣期間水龍頭一直長開,與此同時,研究員亦會測量水流速度。

另外團隊在3個屋邨的3個空置單位詳細取樣,研究個別單位供水鏈中,廚房水龍頭的水鉛含量如何隨時間產生變化。這套數據可以比對不同取樣方法、評評估健康風險,以及調校和核實電腦流體力學模型。

污染源自喉管駁口、含鉛焊料

由於水務署的測試結果顯示,供水至各樓宇天台水箱及下水喉管的水管均未受污染,故李教授的調查重點是下水喉管至各樓層個別單位之間的分支供水鏈。

報告指出,水務署從受影響屋邨抽取樣本中,鉛含量超標比率為8.0%。而李教授獨立取樣的測試結果中,47.2%的「頭浸水」樣本超標。

從李教授的樣本中,可以看到食水鉛含量隨水龍頭打開時間而變化。主要有兩種模式︰

  • 37%的個案中,「頭浸水」樣本錄得最高鉛含量。
  • 63%的個案中,第二個樣本(水龍頭打開20秒)錄得最高鉛含量。

而第二種模式大多出現在2010年或以後落成的單位,通常鉛污染教嚴重,報告指可能是跟鉛的源頭距離,以及鉛的來源有關。

而從3個空置單位的詳細數據可得知,鉛的源頭應位於該單位的供水鏈內。數據顯示大部份鉛污染物源自水錶房及走廊往單位的喉管網絡上,發現跟專責小組匯報結果一致。

在評估兩方數據,並以電腦流體力學模型進行分析後,李教授得出結論。他認為超標的主要成因,是喉管駁口及裝置存有大量鉛沉積物被釋放出來。而他在觀察過焊接示範及檢視過水務署數據後,認為使用過多的含鉛焊料、工藝欠佳,都會把含鉛焊料引進喉管駁口內。

委員會︰水務署堅持己見

在驗水的取樣規程上,委員會跟水務署出現分歧。水務署稱其取樣程序是參照ISO 5667-5:2006的標準制訂,但報告引述該標準,當中表明「如果目的是調查物料對水質的影響,應收集『頭浸水』樣本」。

委員會表示難以理解水務署的取樣規程,報告指出在研訊中,水務署一直堅持其取樣方法具代表性,然而委員會的專家證人聯合報告否定此說法。

而水務署署長林天星在聆訊中解釋,該署收集的樣本是「用以檢驗它們是否大致符合水質規定,,而專責小組所收集和測試的水喉物料樣本才是用於調查的」。這個說法被委員會批評為「牽強」及「難以令人說服」。

報告更明言,水務署所以集的樣本,對調查內部供水系統是否受鉛污染「毫無用處」。委員會認為,有不少對水務署取樣規程的意見「良好而合理」,但該署置之不理。

政府堅持驗水方法為事件降溫?

食水苦主大聯盟的代表大律師認為,官員證詞背後存在陰謀,政府有意迴避探究問題,希望把受影響屋邨數目降低,以減少承擔費用。報告亦有研究指控是否屬實。

報告指出,在研訊過程中,委員會可以不受限制地取閱政府文件。另一專家證人於其專家報告中表示,他能夠取得所需資料,房屋署、水務署亦坦誠回覆其提問。

委員會認為,林天星在水質科學方面的專業知識可能不足,但理應明白水務署的取樣安排並不妥善。而且水務署有多次機會作出修訂,仍然堅持原有做法,認為「水務署的首長級官員有其預設立場」。

委員會不認為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參與技術事宜的決定,報告稱沒有證據證明食水苦主大聯盟的指控屬實。報告的結論是,水務署或許是墨守成規,但委員會不認同「政府蓄意採用現有做法,令事件降溫」的陰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