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尼克森到中國」,所以今天民進黨可以做以前批評國民黨的事

因為「尼克森到中國」,所以今天民進黨可以做以前批評國民黨的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和共產中國建立關係,得要骨子裡反共立場堅定的共和黨來做,因為這樣人民才有信賴感,才會相信之間沒有出賣國家的骯髒交易。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1954年,美、英、法、蘇聯及中國列強在日內瓦會議討論朝鮮半島和中南半島的未來,堅定反共的美國國務卿、共和黨的杜勒斯(Allen Dulles)態度強硬,拒絕和中國協商,甚至確保座位和中國代表隔得遠遠地;他也拒絕和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長的周恩來握手。他說這些對談「虛假」和「令人作嘔」,光談就代表了對共產主義心理上的姑息。

1960年,冷戰持續,民主黨的甘迺迪(John F. Kennedy)和共和黨的尼克森(Richard Nixon)進行有史以來首次的總統大選電視辯論。八二三砲戰後,中國和台灣之間的台海緊張變成大選的議題。在辯論中,記者問甘迺迪說,「參議員,你在週六說,把金門和馬祖當成我們在遠東的防衛線是不智的。你願意對此評論,順便回答以下這問題:如果從金馬撤退,不就會被解讀為求和、姑息嗎?」

甘迺迪支支吾吾地說,如果攻打金馬是中國侵略福爾摩沙計劃的一部分的話,美國應當協防金馬。反共立場堅定的尼克森見縫插針,說「這兩島在自由地區,國民黨佔有這些島,我們不應該逼迫我們的國民黨盟友放棄金馬,送給共產黨。我堅決反對,作為美國總統,我絕不容許這事發生。也希望如果甘迺迪參議員當選的話,改變他的想法。」

後來甘迺迪當了總統,但冷戰激烈化,越戰開打,中國開始文化大革命,美中之間沒有進行任何往來。尼克森終於在1968年選上總統,他一邊收拾越戰殘局,一邊進行終結冷戰的大計劃:「聯中制蘇」。

1970年,蔣介石聽到風聲,季辛吉(Henry Kissinger)透過波蘭和巴基斯坦與中國連上線,蔣介石寫信給尼克森表達反對。尼克森回信給蔣,「我知道你不相信共產中國的動機。我自己評估共產中國時,我不會忽略過往事實,也不會忽略共產中國政權未來可能有的威脅。但如果我沒有試著找出一個降低美中衝突風險的基礎,那我身為美國總統,我失職,愧對美國人民。」

1971年,美中乒乓外交開始。美國放鬆對中國的經濟管制,尼克森宣布新措施後和季辛吉討論。尼克森說,「亨利,我們必需了解美國人民的意見還是反對共產中國。」也要他注意台灣的反應。季辛吉說,「在蔣介石的晚年讓這事發生,對他是個悲劇。但我們得冷淡應對。」尼克森接著回應說, 讓蔣介石不用擔心,「我們的政權不會袖手旁觀,任台灣就此敗亡。」

1972年,尼克森訪中見了毛澤東,也確保在電視上出現和周恩來握手的畫面,美中共同發布《上海公報》,宣布美中關係正常化,「認知」但不承認中國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逐步減少在台美軍設施和武裝力量。

這整段經過史稱「尼克森到中國」(Nixon to China)。以維護美國最大利益為前提出發,越過意識形態和敵人握手,求取最大成果,就是「尼克森到中國」的內涵。你可以批評尼克森前後立場不一,共和黨人虛情假義,但這是治國大事,不是小孩子吵架。而且更重要的是,和共產中國建立關係,得要骨子裡反共立場堅定的共和黨來做,因為這樣人民才有信賴感,才會相信這之間沒有出賣國家的骯髒交易。

所以今天民進黨可以做以前批評國民黨的事,比如說到WHA不提台灣,甚至是未來的「蔡習會」,都是因為這是「尼克森到中國」的原因,台灣人民不會擔心民進黨賣台。如果國民黨還不知道這之間的差別,繼續哭爹叫母,不知得趕緊贏回民心,那就得準備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