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巴瑤族少女的警示:少數群族的教育權,不該因她的「美麗」才獲幫助

菲律賓巴瑤族少女的警示:少數群族的教育權,不該因她的「美麗」才獲幫助
Photo Credit:Badjao Gir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麗的巴瑤族少女的照片在網路上瘋狂轉載,讓菲律賓少數族群的處境再次被世人看到。女孩並不是唯一因貧困無法上學的人。菲律賓政府的K-12教育改革,預計將對學生的家庭造成龐大的負擔。

文:Wendy Chang

5月14日,在菲律賓奎松市盧克班(Lucban,Quezon City)一年一度盛大的豐收節(Pahiyas),一名13歲的巴瑤族(Badjao)女孩Rita Gaviola在街上乞討的模樣被人拍下,她憂愁而美麗引的面容,在網路上造成轟動,並以驚人的力量傳播,就連下一任總統杜特蒂的兒子都在推特上讚揚「這就是民答那峨真正的美女(This is what you call true Mindanaoan beauty)。」菲律賓世界小姐等名人也紛紛表示關注,並對她伸出援手。

當記者前去採訪Gaviola時,她表示自己對網路一竅不通,所以並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而她乞討是為了年幼的妹妹,未來則希望:「能夠完成學業,有一天成為老師,並幫助我的手足,及其他巴瑤族的小孩獲得教育。」

公眾的關注,使Rita Gaviola家庭的處境獲得意料之外的改善,也挑起了菲律賓少數族群的貧困與教育議題。

Philippines Rebel Standoff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沒有身分的海上吉普賽人

巴瑤族是散布在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尼間海域的原住民,外界稱他們為Bajau,但他們是用不同部落的名字來稱呼彼此。五百年前便有記載,他們居住在捕魚船lepa-lepa上,被稱為「海上吉普賽人」(Sea Gypnies)。

在政府促使下,有些人漸漸改為居住在陸地,他們在岸邊搭建杆欄式建築,但生活仍與海洋息息相關,儘管現代船運盛行,巴瑤族仍以lepa-lepa往返於蘇綠海,穿梭於國界之間,依照不同季節來判斷潮汐,追隨魚群。

在各國政府眼中,他們是非法移民,許多人沒有身分證,不能工作,也沒有健康保險,多數孩童沒有去學校,是被社會邊緣化的族群。有學者表示:

在東協(ASEAN)經濟共同體成立之後,菲律賓、印尼和馬來西亞3國政府應該研擬方案,採取行動來安置巴瑤族人,而不是將他們藏匿於國際社會,或裝作視而不見。政府訂定的法律不應該拘泥於國界,而是看見族群的流動性,尊重不同文化的複雜和多元。

在主流社會中求生存

在菲律賓,巴瑤族(Sama-Bajau)約47萬人,他們大部分是穆斯林。過去數十年來,受到戰亂、外來族群侵擾、漁業資源消逝等環境因素影響,原先住在近民答那峨島三寶顏(Zamboanga)沿岸,南蘇祿海(sulu sea)周圍的巴瑤族人,被迫捨棄游牧式的船居生活,遷出原先的傳統領域,Gaviola一家人便是因為貧窮,而從三寶顏地區來到奎松市。

而近年來,由於戰亂因素,越來越多人遷移到都市地區,淪為都市中的貧民。 2013年9月,民答那峨島南部三寶顏地區爆發內戰,數百民莫洛民族解放陣線(MNLF)的成員攻擊當地村落,意圖宣布獨立,與政府軍隊發生武裝衝突。上萬名當地居民,包括少數族群巴瑤族人,由於居住地被摧毀,逃至北部的城市,居住在政府設立的臨時庇護所,也有許多人無家可歸。

在2014的的報導中,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指出,儘管內戰已經過了半年以上,政府的行動仍舊遲緩,他們無法回到原先的家鄉,在都市卻也沒有受到良好的安置,因政府並不重視他們的文化。

一名從三寶顏遷徙至Bohol地區的巴瑤族人指出,他的家人皆是漁民,很難適應新的生活環境,尤其當政府嚴格限制使用傳統魚具,甚至完全禁止,使他們難以維生,更別說有的庇護所地點遠離海洋。人權組織工作者指出,巴瑤族不僅是被迫遷徙的難民,更是經濟結構中的弱勢。

許多巴瑤族都市原住民仍靠捕魚、賣手工藝品等微薄收入維生,在沒有外界幫助下,某些村落有90%的居民,包含大人及小孩是文盲。社會福利發展署(DSWD)指出,由於低教育程度、缺乏現代社會的工作技能,到城市乞討,便成為巴瑤族人的選擇。

在聖誕節或其他重大節慶前後,城市街頭便會湧入大量乞討者。對菲律賓民眾而言,「巴瑤族」與「乞丐」的印象,已然劃上等號。

Typhoon victims stand outside their homes damaged by Typhoon Rammasun in Batangas
2014年位於馬尼拉北部Batangas市的巴瑤族村落,被雷馬遜颱風摧殘。Photo Credit:RT/達志影像

巴瑤族少女於奎松市乞討的照片,重新引發菲律賓社會對少數族群的關注。《橋下的迴聲細語》的導演Hector Barretto Calma,在臉書公開批評這一現象:

在馬尼拉大都會地區,有很多這樣處境的巴瑤族人,但到這一組漂亮的照片出來了,他們才會被世人注意到,這是我認為很有問題的地方。

這個女孩說她想要完成學業,有一天成為老師。很多人來自鄉下人們的處境就是這樣,沒辦法受到教育。這也要歸咎於K-12教育政策的屏障。

在報導裡,她的父親說:「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去乞討,但是因為飢餓,我們必須如此。」如果有人正餓肚子,食物將會是他的優先考量,而不是讀書。

如果政府有正常地運作,那這個孩子就可以去上學,而不是需要利用他的「美貌」,才能獲得幫助。

《橋》紀錄片聚焦在馬尼拉大都會底層人民的生活,也提及了在近年越來越商品化的教育制度下,如何引發下一代年輕人的隱憂。對於巴瑤族等都市貧民而言,教育及溫飽永遠是艱困的選擇題。

沒有照顧弱勢的K-12教育政策

在實施12年國教(K-12,Kindergarten to Grade 12 Program)之前,菲律賓是全世界僅剩三個之一、全亞洲唯一實施10年義務教育的國家。為了「符合國際社會標準」、「提升國際競爭力」,艾奎諾三世於2013年簽署《強化基礎教育法》,將原本是6年小學和4年初中的10年義務教育,加入幼稚園及2年高中,延長至13年,並於2016年全面實施。

這項政策在艾奎諾2010年甫上任時,曾廣為民眾歡迎,然而,現今卻遭逢到極大的反對聲音。

青年組織成員直指:「K-12政策只會導致越來越多孩童中途輟學。」經濟不僅是貧民不受教育的元凶,對一般民眾而言更會形成一大負擔。

新制實施之後,政府規定初中4年畢業的學生,必須再通過2年高中的學習,否則拿不到中學畢業證書,使多數人沒有選擇,然而,教育銜接制度卻出現嚴重的問題,符合K-12制度僅有1/5的公立高中,名額供不應求,接近80%的高中是私立學校,於是造成在2015年,有80萬名學生必須轉往私立學校就讀,學費從一年2.5萬至10萬披索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