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語言成為「國語」並非理所當然:為何使用最多的爪哇語沒成為印尼「官方語」?

一個語言成為「國語」並非理所當然:為何使用最多的爪哇語沒成為印尼「官方語」?
Photo Credit:davidsmini111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獨立之後,將Pasar Malay定為國語,並改稱為Bahasa Indonesia。政府在公家機關、學校和大眾媒體都採用Bahasa Indonesia,也提倡在商業會議、學術研討會等正式場合使用。

文:東南亞週報

一個語言之所以會成為一個國家的「國語」或「官方語」,並非理所當然。各國的國語政策皆有其歷史脈絡,而在有殖民背景的國家,其國語政策的歷史脈絡尤其複雜。

印尼是世界上島嶼最多的國家,在荷蘭殖民以前,並沒有形成統一的政權,其族群、語言因而十分複雜。但是這個世界上最碎裂的國度,卻成功地讓一種語言-Bahasa Indonesia,成為在全國上下流通並廣受認同的國語。

但是,這裡就浮現了幾個疑問:為什麼在有荷蘭殖民經驗的印尼,荷語不但沒成為國語,甚至在短時間內就煙消雲散?為什麼使用人口最多的爪哇語(Javanese)最後沒有成為國語,反而是使用人口不多的印尼語(Bahasa Indonesia)不但成為國語,而且廣受認同呢?

荷治時期的教育與Pasar Malay的社會基礎

Bahasa Indonesia的前身是Pasar Malay。在馬來文裡面,Pasar是「市場」的意思,Pasar Malay就是早期印尼群島之間的商業活動所使用的通行語,歷史悠久而且使用範圍廣泛。但是在各島的部落與城邦裡面,人們仍舊使用各自的母語。

Pasar_Malam_Rawasari_11
Photo Credit:Gunawan Kartapranata CC BY SA 4.0

進入荷蘭殖民時代以後,殖民當局對於教育非常不重視。在荷屬東印度公司的統治時期,當局只在意香料貿易與熱帶種植園的收益,對於教育根本不屑一顧。荷蘭政府在1799年解散荷屬東印度公司並直接接管印尼之後,才逐漸意識到當地的教育需求,因此開始在印尼設立學校。

但是為了維持荷裔的優勢地位,荷蘭殖民當局在教育上卻實施種族隔離。荷蘭語學校只有荷蘭人或菁英階級的印尼本地人可以就讀,給予一般印尼平民的學校不但很少、升學管道有限,而且是使用Pasar Malay作為教學語言。這也就是為什麼荷語沒有在印尼形成深厚的社會基礎,反而是Pasar Malay被視為普羅大眾的象徵。

Pasar Malay與Javanese的競合

荷治末期,印尼民族運動的菁英開始思考國家語言的選擇。雖然印尼的菁英多半來自操持荷蘭語的上層階級,但是荷蘭語在社會上的使用並不普及,而且又是殖民的象徵,因此被排除在考量之列。

但是除了荷蘭語之外,還有一種語言有成為國語的潛力,那就是在印尼使用人口最多的Javanese。但是Javanese的使用畢竟侷限在爪哇島地區,而且相對於Pasar Malay,Javanese在學習上比較困難。

最後,因為Pasar Malay的使用範圍比較廣泛,而且比較不偏袒特定的族群,所以最後雀屏選為印尼的國語。

Bahasa Indonesia的推廣

印尼獨立之後,將Pasar Malay定為國語,並改稱為Bahasa Indonesia。政府在公家機關、學校和大眾媒體都採用Bahasa Indonesia,也提倡在商業會議、學術研討會等正式場合使用。

另一方面,政府對於其他地方語言或少數語言也採取包容的態度,不會禁止民眾在非正式場合使用地方語言交談,甚至在國小階段,因為考量到小學生還不太會講Bahasa Indonesia,允許使用母語授課。如此一來,不但避免了語言衝突,也使Bahasa Indonesia更容易獲得認同。

除此之外,由於Bahasa Indonesia仍然是發展不成熟的語言,字彙量有限,而且也沒有統一的文法,於是政府便進行Bahasa Indonesia標準化作業。標準化作業除了建立統一的文法和單字之外,也把方言的字彙加入到Bahasa Indonesia中,使其更具有跨族群的代表性。

Bahasa Indonesia除了蘊含國家認同的價值,也被賦予現代化、進步的意義,因此學習Bahasa Indonesia也有提升階級地位的功利動機。

對於其他語言的態度

如前所述,印尼政府對於地方語言或少數語言大體上持包容的態度,因為依照印尼的法律,政府負有保護地方語言的責任,不過政府實際上付出很少。因此,雖然政府基本上不會刻意打壓其他語言,但是一個語言能不能存續,還是端看各個語言使用族群的自身實力和保衛語言的決心。

印尼的公立學校一律使用Bahasa Indonesia進行教學,但是小學的前三年仍然可以使用方進行教學,尤其在一些偏遠、教育及傳播設施尚未發達的地方,使用地方語言是不可避免的。

Balinese、Batak、Buginese、Javanese、Sudanese這五種語言因為使用人口較大宗,所以允許在學校教授,其中,Balinese、Javanese、Sudanese甚至可以有自己的教科書。

使用人數較少的瀕危語言,則面臨被忽視而自然衰微的命運。

227073094_e89a636549_o
Photo Credit:Tanti Ruwani CC BY 2.0

華語的例外

即便印尼對於大部分的語言採取包容態度,但是華語卻是個例外。華語是唯一曾被印尼全面禁止的語言,這與印尼華人長期以來的問題,以及930事件的背景,密切相關。

荷蘭殖民時代把華人歸類為 “Foreign Orientals”,使得華人難以融入在地社會。有些華人的原鄉認同很強,也讓印尼人懷疑華人的國家忠誠度。Sukarno時代曾強迫華人在中國國籍和印尼國籍之間做出選擇,並且關閉了一些華人學校。

在這樣的背景下,華人分為兩派。一派主張要保衛自己的語言與傳統文化,另一派則主張要放棄華人的語言和文化,全面地融入社會。前者後來逐漸和印尼共產黨掛勾在一起,後者則向軍方靠攏。

1965年930事件之後,印尼軍方開始清剿共產黨,而華人因為被懷疑同情共產黨以及忠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被剝奪了參與政治的權利,其語言及文化傳統也受到禁止。

華語文禁令不僅是禁止華語的教育,連同華語的音樂、廣播、出版物也一律禁止。這個禁令直到1990年代印尼與中國恢復邦交後才逐漸鬆綁,不過年輕一代的印尼人早已經不會說華語了。

如今,華語在印尼的地位已經今非昔比,目前已經是僅次於英語的第二大外語了。不過在印尼推廣華語仍然要十分謹慎,不能觸及到印尼國族主義的底線。

參考資料

  • 楊聰榮,1997,〈文化認同與文化資本:印度尼西亞華語文問題的新發展〉,「第五屆世界華語文教學研討會」(12月30日),台北:世界華語文教育學會。
  • Jacques Bertrand. 2003. “Language Policy and the Promotion of National Identity in Indonesia.” In Fighting Words:Language Policy and Ethnic Relations in Asia, ed. Michael E. Brown and Šumit Ganguly. Cambridge, MA:MIT Press, 263-290.

本文獲東南亞週報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