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學民思潮成員.留穎恩:孫曉嵐,六四歷史抹不掉,良知從何談「完結」

前學民思潮成員.留穎恩:孫曉嵐,六四歷史抹不掉,良知從何談「完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輕人對悼念六四,其實也有不同見解,前學民思潮成員留穎恩不同意孫同學早前說法,她認為悼念六四,它既是歷史也是良知,何談完結?「良知不可泯滅,歷史世代銘記。毋忘六四。」

文:留穎恩

馬丁路德金:「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

我們年輕,但年輕不是無知的藉口

27年前的6月4日,中國政府下令對學生、民眾和平示威的血腥鎮壓是當代史上不容迴避和抹殺的一幕。今年,學生領袖在悼念六四的立場和批評支聯會的手法引起各界爭論。我未曾經歷八九民運,甚至九七主權移交時,我還是一個未足半歲的小孩,但我清楚知道六四是每個香港人心中的傷口。我們年輕,但年輕不是無知的藉口,尤其是對那一段被政權視為禁忌的歷史。

八九民運是否對現在年輕人影響甚微?事實上,它對香港的歷史影響深遠。民運開創了香港人政治參與的先河,打開了日後香港社運的大門。事件引申的六四悼念晚會更是學生參與社會事務的啟蒙,認識歷史、民主運動的平台。無可否認,當年的香港人參與遊行集會是基於愛國情懷,希望推進時局發展,今天來說,八九民運的意義不僅如此。

悼念六四不應該與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掛勾。生於文明社會,為爭取民主而犧牲的人民悼念是非常合理。追求民主,不分國度。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和市民,與參與雨傘運動的民眾同樣受中共政權的威脅,同樣渴望自由和改變。不同的是,他們要面對槍林彈雨,但仍不退縮。爭取民主改革以失敗告終,但抵抗極權而死去的人絕對值得我們尊敬。

現在答你的問題:「悼念六四是否要有完結?」

孫曉嵐同學說:「悼念六四是否要有完結?」九二八當天,你我站在金鐘,抵受催淚彈的煎熬,所為何事?作為新生代,我們一方面擁抱普世價值;另一方面,對中共政權的屠殺沉默。視而不見就是掩耳盜鈴,並不代表能夠置身事外,就此逃離共產黨魔爪。

六四屠城一直警惕我們要提防中共的侵襲,提醒我們擁有民主自由難能可貴。放下歷史向前看,似是寬恕。說話冠冕堂皇,其實等同選擇遺忘。若繼續抱著不願正視歷史真相的態度,最後只會遭到中共統戰的命運。

支聯會籌辦晚會形式化難免為人垢病,然而我們不能因此否定六四晚會的存在意義。群眾並不是因為主辦單位而出席,而是哀悼死難者,表態支持民主運動,擺出與中共對抗的姿態。如果我們不悼念之餘且嘲諷為此事悼念的人,我們就等於失去人的良知。

誰說燃點燭光就能夠推翻政權

無人說過燃點燭光就能夠推翻政權。但至今,中國政府仍然害怕人們提及當年的屠殺、觸碰自身的致命傷,就例如最近的「銘記八酒六四」。香港六四晚會,可謂在中國宣稱自己的「領土」之下有最大型的悼念活動。中共對此事必然尷尬,亦希望香港人忘記過去,好讓它的赤化工程順利進行。所以,我們絕不能把記憶拋棄。

良知不可泯滅,歷史世代銘記。毋忘六四。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