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藍偵組」變成了「馬偵組」

當「藍偵組」變成了「馬偵組」
Photo Credit:hickory hardscrabbleCC BY 2.0
Photo Credit:hickory hardscrabbleCC BY 2.0

Photo Credit:hickory hardscrabbleCC BY 2.0

在閱讀本文之前,先跟讀者作個小小的交流。如果你開車在路上,沒有作任何危險駕駛的行為,看起來也不像是剛犯罪完後在逃逸,這時警察如果把你攔停,請你打開後車廂讓他們檢查,你會認為「反正沒作虧心事,協助調查犯罪是好國民的義務,當然欣然配合,別人也應該這樣,不然就是有鬼。」;或者你會覺得被告(或犯罪嫌疑人)就是該死,反正我不會犯罪,更不可能被告,我不是他們那種人,被告不應該有人權。

上面的兩個敘述,如果你的回答都是肯定的話,那請按上一頁鍵離開,以下可能對你會是火星文。因為你可能根本無法理解被告的人不一定是真正的犯罪人,也可能會認為把監聽政敵的尼克森轟下台的美國人是瘋子,反正不做虧心事幹嘛怕被監聽。

我們先來看看特偵組是怎樣的單位。《法院組織法§63-1規定,最高法院檢察署設特別偵查組,職司下列案件:

一、涉及總統、副總統、五院院長、部會首長或上將階級軍職人員之貪瀆案件。

二、選務機關、政黨或候選人於總統、副總統或立法委員選舉時,涉嫌全國性舞弊事件或妨害選舉之案件。

三、特殊重大貪瀆、經濟犯罪、危害社會秩序,經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指定之案件。

也就是說特偵組是最高檢察署所下轄,主要偵辦特定人的貪瀆案件、全國性的妨害選舉案件以及其他重大貪瀆或是經濟犯罪等等,毫無疑問地特偵組所偵辦的標的都是重大「刑事」犯罪。

我們再來看看監聽的相關規定,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5第1項規定,有事實足認「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有下列各款罪嫌之一,並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秩序「情節重大」,而有相當理由可信其通訊內容與本案有關,且不能難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者,得發通訊監察書。而這些罪嫌原則上都是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也就是一旦犯罪,法院會判犯罪人坐牢三年以上。

根據特偵組說明,是因為陳榮和法官收賄案,才申請監聽柯建銘,意外監聽到柯建銘與王金平的通聯內容。但可笑的是特偵組簽結柯建銘涉嫌收賄一案的理由是所謂的流入柯建銘帳戶的不明款項,和陳榮和案完全無關,而是一筆完全合法的私人款項。

通訊監察書也就是俗稱的監聽票,沒想到竟是這樣浮濫核准。條文不是規定不能難以其他方法蒐集或調查證據的才能核發嗎?調查柯建銘不能透過查察他帳戶的資金來源著手嗎?而且事實上最後也是從資金來源證明一切合法。

從國安局副局長林成東日前說法院對司法警察及情報機關通訊監察書的核准率高達74%看來,對檢察機關尤其是偵查重大犯罪的特偵組核准率應該是超過9成,難怪很多人認為特偵組在長期監聽綠營政治人物,因為特偵組只要隨便掰個理由,監聽票就會拿到啦。

檢察總長黃世銘說有監聽票所以監聽是合法的,姑且接受他的說法,也就是特偵組監聽了柯建銘兩、三年後雖然查無犯罪實證,但是形式上有法院的監聽票所以合法。那請問這次爆發的關說案外案有無涉及犯罪?如果沒有,跟特偵組的法定職權有何關係?

說穿了,特偵組根本是政治打手,之前是打壓反對黨而被俗稱為「藍偵組」,現在在馬英九愛將黃世銘的領導下,搖身一變變為打擊黨內異己的「馬偵組」。既然特偵組說王金平行為不構成犯罪,那公布監聽譯文的依據是甚麼?隨便公布監聽譯文可以嗎?不犯法嗎?

檢察總長黃世銘是個頗受爭議的人物,說他是馬英九的馬前卒也不為過。前兩個星期,他宣稱性侵累犯林國政姦殺葉小妹案以及劉金龍灌毒男童王昊致死案,法院都判得太輕,明知按現行刑事訴訟法提起非常上訴絕對是徒勞無功,但為獲取正義使者的虛名以及拉抬馬政府的低迷聲勢,還是分別提起了非常上訴。(見之前文章:「非常上訴」可以被拿來當做加重刑罰的武器嗎?

還有,在馬英九擔任法務部長的任內,黃世銘受到馬英九的派任,用貪污罪起訴了當時的澎湖縣長高植澎以及好幾個護士,這件案子後來無罪定讞,但是其中一位護士在訴訟中受不了壓力而自殺。正常人應該都會認為一個會到七美離島行醫的醫師應該是很有理想而不貪財的,但高植澎竟然只因為顏色不對就被這樣惡整。這類案子不勝枚舉,黃世銘的行事風格由此可見一番,但也因為如此忠心於馬,終於獲得提拔。

言歸正傳,這篇文章不是在為王金平辯駁。而是要強調,即便這個案子中監聽票是合法取得的,但王金平並沒有犯罪,因此王金平有沒有關說跟特偵組的職權一點關係都沒有,特偵組更不應該公布個案的通訊譯文。

再者,馬英九在我國現行偏向總統制的憲政體制下,是實質上的行政首長,竟然透過愛將黃世銘轄下的特偵組,對立法院長作道德追殺,這在法治上軌道的國家都是不可思議的。他還敢大言不慚的說,這是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

請記住,當你用一隻手指指著別人的時候,別忘了還有四隻手指是指著自己。到底是誰去關說侯寬仁不要對你的特別費案上訴的,也麻煩拜託不要讓特偵組繼續「東廠化」下去,謝謝指教。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