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體諒杯葛悼念六四的年輕人,或者是各自「圍爐取暖」,看開點吧

我體諒杯葛悼念六四的年輕人,或者是各自「圍爐取暖」,看開點吧
Photo Credit: TA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陣子由年輕人向悼念六四的活動展開攻擊,然後不同社會人士向年輕人作出一輪「反擊」,而作者卻從比較體諒年輕人的感受看這場爭論。

當年上一輩罵我不反日本,年輕時的我也不好受

這段日子,大家都很熱烈討論有關大學學生會對六四的說法,再看看這些學生會成員,都是以前決定退聯的組織,一些更是俗稱「國師」的高徒,對於這些言論,大家常留意網上言論都應該習慣了,不是什麼奇特怪事。我又想講一句公道話,事實上,這些年輕人真的沒有相似經歷,很難有我這輩人的感覺,我覺得不需要有太大的反應,就像日本侵華一樣,到我這一輩人也未必有太大感覺,很多時都被一些老人家教訓,也試過心裡不爽。因此,我倒是常去日本玩,總覺得這些老人家反應很是多餘。

我從這個角度看現時年輕人的想法,相信可以找出焦點,其實,早在三年前,有人帶頭到尖東搞六四開始,我就覺得「你有你搞,我有我去」,不用猜想別人太多企圖。不過重申,這不等於我支持他們的做法,只是想帶出維園燭光晚會未能使年輕人接受,未必無因。像我也有很多年都沒有去維園,直至去年才再去,但那種不爽的感覺又出現了,唯一比之前好點的,可能因為那次沒有蔡耀昌出現。

另一方面,大家對這些大學生的指責,例如什麼投共等等,我覺得並無必要,公開活動背後都有搞手,像個市場,若果真的有人作另一些付出,搞另一些活動,有人肯受,這叫做買賣,相信未來也會是常態,旁人多說也無用。實際上,有心人從多方面搞動作,將香港的民主路破壞的結果,相信現在也發生了七七八八,再過了九月,背後搞局的舉動應該完全可以「收檔」,也不到你不認輸,不服氣。

罵來也無用,你看看那些留言,他們自成「市場」

唯一我真正要指責這班年輕人的,是不要去學你們的「國師」,你不參與,無人會說你不是,至於悼念方式各有不同,悼念與否,也是個人自由,一旦口出惡言侮辱當年的死難者,不會有人支持,只會過了頭。又或者如此過份的言論是某些「任務之一」,我這個局外人不知道,若真的如此我只好無言。

我之前是某位政治教主積極的教徒,對這教派忠心不二,但因為這教派的理念和我的理念越見差距,所以,現在我已不能接受。另一方面,我接觸到以前的一些舊社運戰友,個人認為要檢討的,是為什麼人家亂講一通都有一批為數不少的擁護者?我的答案就是「圍爐取暖」,大家越對他們指責,他們就更團結,這個也是從香港左派和台灣深藍看出來的現象,大家可以不信我講,即管去看看他們組織擁護者的留言,一定找到答案。

開始對討論這些問題有點倦,不過人留在香港,總是有些放不下。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