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旋風全解讀:細數他的支持者、反對者與核心幕僚

特朗普旋風全解讀:細數他的支持者、反對者與核心幕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參選以來負評不斷,仍一路過關斬將,成為共和黨唯一候選人。這隻今年全球市場最大的黑天鵝,到底還會怎麼演下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敏靜|財訊雙週刊 第503期

美國總統大選原本就是市場的一個不確定因素,但是從來沒有像今年這般叫人膽戰心驚。政治素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率領一支同樣沒有經驗的競選團隊,一路打敗16名其他共和黨內參選人,連他本人都感到意外。經商出身的他,想把國家當成企業來管理,把政策當成交易來談判。他離美國總統寶座愈近,全球就有愈多人失眠。

特朗普5月3日拿下印地安納州初選,黨內最後2名對手相繼宣布退選,使他成為共和黨唯一候選人。這讓亞洲各國的外交官員都忙壞了,日本外務省一名高階官員在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說:「我們從來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外務省的幕僚忙著彙整特朗普以前對於亞洲事務的發言,分析他若當選對亞洲地區的影響;但是他們沒什麼進展,該名官員坦承,特朗普太多方面的立場論述都不夠清楚。

南韓外交部的官員表示,他們試圖聯繫特朗普及他的團隊,希望他們對南韓的溝通確保順暢無礙。當天國營的《中央日報》社論表示,南韓要因應特朗普當選後將撤走駐韓美軍,並警告特朗普揚言對中國產品課徵高額關稅,恐將引發全球性的貿易大戰。

政策脫口秀 不怕前後矛盾

5月以來,特朗普在受訪時大談特談財經政策。問題是,不管是美元、所得稅或美國債務問題,他的說法每日一變,前後矛盾。比如,他稍早說美國萬一經濟衰退,他就要重新磋商美國債務,讓日本和中國等大量持有美國公債的政府不知所措。

特朗普吹噓他是「債務之王」,並用他重整四家破產公司的經驗證明他有能力管理美國國債。特朗普飯店賭場結束破產重整時,18億美元的負債被他砍掉5億美元,利息由15%降到8%。他對美聯社表示:「我不認為這是失敗,而是成功。」

又比如,他對CNBC電視台說,他支持強勢美元的概念,可是,「雖然有某些好處,強勢美元聽起來好聽,實際上不是那樣。」至於富裕家庭的所得稅,他前一天說調高,後一天改口說調降。

對於說詞反覆,在接受訪問時,特朗普鎮定地回答,「計畫總是可能改變」。他說:「我向來認為要有彈性,也保持彈性。」美國企業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專欄作家佩特庫奇斯說,特朗普根本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他的版本每天改變,甚至每小時都在改變。」

特朗普隨口胡謅,連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都被流彈波及。他說他上任後要撤換葉倫,不是因為她的能力不好,只不過「她不是共和黨」,換掉比較好。

有「英國股神」之稱的先機環球(Old Mutual)明星經理人巴斯頓(Richard Buxton)就說,美國總統大選比起英國脫歐更加令人憂心,在11月大選前,市場會因為特朗普可能入主白宮而出現恐慌時刻。RidgeWorth資本的基金經理人安德希(Michael Underhill)也表示,就特朗普的訊息與風格而言,特朗普的參選已成為今年經濟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大放厥詞 媒體免費宣傳

特朗普這次選舉有三個方面叫人嘖嘖稱奇,第一個是競選團隊幾無從政經驗,包括他本人;第二個是他自掏腰包支付競選經費,用最低預算便能贏得初選;第三個是他沒有政策顧問。

根據聯邦選委會的資料,特朗普的支薪輔選人員僅94名,相較之下,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有765人。實際上他的核心團隊很小,除了他的兒子小唐納(Donald Trump Jr.)伴隨身邊,特朗普到各地跑場子時,貼身幕僚包括競選總幹事李汶道斯基(Corey Lewandowski),媒體祕書希克絲(Hope Hicks)、社群媒體事務負責人史卡維諾(Dan Scavino);副總幹事葛拉斯納(Michael Glassner)則留守紐約川普大樓的競選總部。

這些人多為特朗普經營事業時的助手。李汶道斯基上次是在2002年幫一名尋求連任的參議員輔選,結果落選。27歲的希克絲是川普女兒伊凡卡(Ivanka Trump)時裝品牌的公關,史卡維諾在替特朗普當高球桿弟時,贏得他的信任。相較之下,52歲的葛拉斯納算是有經驗的,他曾任共和黨1996年總統候選人杜爾(Bob Dole)的顧問。特朗普表示他用人唯才,「有經驗很好,可是有才能更重要。」

李汶道斯基主導「特朗普就是特朗普」的競選策略,不必刻意包裝。意思是不寫感人的演講稿,不看讀稿機,任憑他發揮明星魅力。經費能夠如此低廉,也是因為這項策略,不打昂貴的電視廣告。特朗普只舉辦大型造勢晚會,利用推特及Instagram等社群媒體即時傳播訊息,還有高頻率接受電子和平面媒體訪問,明白他大放厥詞必然可以搏版面,排擠希拉蕊的報導篇幅。根據《紐約時報》估算,他讓媒體免費宣傳至少省下19億美元的費用。

打從宣布參選,特朗普便大罵共和黨「腐敗的募款制度」,宣稱要用自己的錢。目前,他自己的花費大約5000萬美元,其中3600萬美元是貸款。政治捐款至今只有1200萬美元。但他本人也沒想到自己會一路打進大選,所以現在他找了一名華爾街銀行家擔任全國募款主席,在五月下旬展開如火如荼的募款大會。

最後,誰說一定要有競選顧問,特朗普就沒有。他在受訪時表示,策略都由他一手包辦,他自己拍板競選口號套用雷根總統的「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參選至今,特朗普一再表示,人民是要選他,而不是選共和黨。這也是他不急於拉攏共和黨大老的原因之一,他說,選民賦予他的職責是「去挑釁」。

Ivanka Trump, daughter of U.S.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Donald Trump speaks at a campaign event at Grumman Studios in Bethpage, New York
Ivanka Trump|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妻女成了超級助選員

說起競選團隊,就不能漏掉他的超級助選員,第一任老婆所生的女兒伊凡卡。外界總愛嘲弄他的醜髮型,但特朗普娶了三任模特兒老婆,生了五個容貌出眾的子女。在他宣布正式參選的大會上,身後多位俊男美女一字排開,極為吸睛。特朗普曾自豪的說過,他的時間大多投入在三件事情上:他的房地產事業,他的暢銷書,「和憑藉美貌得獎的女人上床」。

69歲的特朗普,1977年娶的第一任老婆是捷克前奧運選手兼模特兒伊凡娜(Ivana Trump),後來他與美國演員梅寶(Marla Maples)搞外遇而離婚,梅寶就成了第二任老婆。2005年娶了小他24歲的嫩妻,來自斯洛伐尼亞的模特兒米拉妮雅(Melania Trump),兩人所生的兒子才9歲而已。

今年34歲,生了3個小孩的伊凡卡,在她的推特上介紹自己是「美國人妻、人母和企業家」,伊凡卡本身可說是特朗普品牌的副牌,她設立同名的高級服飾和珠寶品牌,也寫書,但大家最熟悉的應該是她曾擔任《誰是接班人》(Celebrity Apprentice)主考官。

時裝模特兒出身的伊凡卡是特朗普最疼愛的女兒,多年來她學會不為老爸的失言臉紅,並且始終全心擁護他。她24歲時,特朗普接受訪談時稱讚這個女兒身材曼妙,「如果她不是我女兒,我或許會跟她約會。」

特朗普的崛起反映出,一個世代以來美國選民結構的改變。曾是主流的勞工階級白人選民,人數愈來愈少,但是他們的政治傾向卻仍左右選情。共和黨向來是白人政黨,1992年時,全美有84%註冊選民都是白人,其中,共和黨的白人支持者占94%,民主黨76%。2015年,全美白人註冊選民比率降至72%,民主黨的白人比率降為60%,共和黨仍達86%。

反映美國世代結構改變

在白人選民當中,共和黨更依賴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統稱勞工階級白人。1992年,勞工階級白人仍是主流,占所有註冊選民的63%,民主及共和黨差距不大,分別為59%及67%。一個世代後,到了2015年,勞工階級白人減少,只占全美所有註冊選民的46%,占民主黨的比率減少到34%,共和黨還是有58%。

這個選民族群也是特朗普的鐵票,而且,學歷愈低的人愈支持特朗普,高中以下學歷46%支持他,碩博士的支持率則為27%。這是因為低學歷的白人收入愈來愈差。由1992到2013年間,25歲以上具有大學學歷的白人平均收入增加了19%,沒有大學學歷的白人則減少了3%。

共和黨的菁英大老背離草根,特朗普接收了不滿的選民。民調顯示,兩黨選民對聯邦政府缺乏信心,共和黨的選民僅10%有信心,民主黨還有24%。因此,特朗普愈是開罵,支持率愈高。去年6月正式參選,民調支持率10幾個百分點,8月時辱罵福斯女主持人凱莉(Megyn Kelly),民調升到20幾個百分點,12月揚言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又升到30幾個百分點。

可是,根據WSJ/NBC新聞民調,今年的兩黨候選人在選前民調得到的負評,是1992年來最高,特朗普達65%,希拉蕊56%。加上共和黨分歧,兩位布希總統和眾院議長萊恩(Paul Ryan)等大老都不願表態支持特朗普。然而,即使共和黨內大咖聯手防堵特朗普出線,卻仍未能如願。看來,特朗普這隻被視為今年全球最大的黑天鵝邁進白宮的步伐,反而在黨內反彈的聲浪下,愈來愈有成真的機會!

林肯解放奴隸奠定歷史地位的偉大政黨,為何150年後選出川普作為總統候選人?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