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你該試著當個最雞婆的人

背包客,你該試著當個最雞婆的人
布達佩斯的Hostel Casa de la Musica。Photo Credit: Hannu Makarainen CC BY SA 2.0

泰國淹大水的那一年,我剛好在曼谷,病得一塌糊塗,整整一個禮拜,獨自在青年旅館的男女混合房中與高燒搏鬥,只有窗邊淅瀝瀝的滂沱大雨相伴。有個德國來的男孩住進我的隔壁床,他是整間旅館裡唯一一個問我為什麼每天躺在床上的人。他剛結束南美的旅行,接下來在亞洲流浪,身上背著小型淨水裝置:「可以把尿液和泥水轉變成乾淨的飲用水。」他說。

「為什麼要帶著這種東西?」

「不只是為了我自己。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沒有乾淨的飲用水,有了這個東西,你可以幫助很多人。」

5511832928_b3a849df9a_z

在青年旅館,你可以遇見來自全世界的朋友(巴賽隆那的Albareda Hostel)Photo Credit: Oh Barcelona CC BY 2.0

有一天,我的上鋪住進了一位大叔級的白人,大概五十多歲。房內其他年輕人明顯排斥這位大叔,其實他也沒有做什麼,就是連續兩晚回來房間睡覺而已,很快就離開了。

德國男孩是唯一一個對此感興趣的人,一天早晨,他在大叔出門後,轉過頭來跟我說:「我覺得這位先生很棒。通常這種年紀的人只會去住高級旅館,追求享受,不會來住這種地方。他可能經濟狀況不是很好,但他還是出來旅行了,我很欽佩他。」

同寢室有一位痞痞的白人男孩,漫無目的地長住在這兒,每天揪人出門狂歡。這沒什麼不好,青年旅館這種人很多,他們從原本的生活常軌中逸出,給自己一個長假,徹底任性,人有時候是需要這樣的。

糟糕的是,他在旅館內酗酒。房裡嚴禁飲食,但他不只是把酒拎回房裡喝,還在午夜大聲喧譁。

德國男孩看不下去,起身抓住這名酗酒者,溫和但嚴厲的訓斥了幾句之後,酗酒男孩大鬧,德國男孩將這名酗酒者帶離房間。沒多久,聽到廁所傳來醉酒嘔吐的聲音,後續處理都是德國男孩在照料。

第二天中午,酗酒男孩起床了,簡單梳洗之後,回房遇到德國男孩,有點為難又害羞的,向德國男孩道歉。

德國男孩說:「你不需要向我道歉,但你應該向全旅館的人道歉,因為你的行為,需要休息的人都被打擾了。」

亞洲很多國家的傳統民居習慣使用木隔間,不具隔音功能。

亞洲很多國家的傳統民居習慣使用木隔間,不具隔音功能。

在後來的旅途中,德國男孩的身影和行為,帶給我很大的影響。

我開始主動「出手」多管閒事。最常幹的是幫民宿修漏水的馬桶,以及在午夜時擔任風紀股長。

民宿的馬桶就像你家和我家的馬桶,浮球系統很容易失靈。漏水這檔事無論在哪個國家發生,浪費的都是地球的水資源。不要等服務人員來處理,看到就自己動手修,可以讓水漏得少一點。

晚上十一點之後保持安靜是一種基本禮貌。在亞洲,很多旅館或民宿是木屋或木隔間,沒有任何隔音效果,但來自歐美與中國的旅客一開始不會意識到這件事,因為在他們的國家沒有這個問題。與其自己在那兒生悶氣、抱怨睡不好,主動、善意的去和對方溝通,對方通常是會接受的。

578770_10151136801572371_1911530959_n

夜間在青年旅館保持安靜是種禮貌(波特蘭的Northwest Portland International Hostel,Photo Credit:Yuan)

雖然每次去跟對方囉唆這些,都覺得自己很歐巴桑,但只要想起那個德國男孩的勇敢,就覺得應該要堅持下去。雖然我只是個旅人,大可以直接客訴、退房、換別的地方住,但如果是自己能力範圍內可以處理的,為什麼不做呢?

一個人的力量也許很微弱,但還是可以做一些小小的事。

在陌生的異鄉,旅人可以多一點主動,去探知並尊重當地的風土民情。

面對白目的外來者,在地人也可以多一點主動,讓對方了解當地的特殊性。

最小最小的範圍,就是在旅館裡,尊重需要安靜休息的其他人,尊重當地可能缺水缺電多蚊蟲、物資缺乏的現實環境。大家都是地球的居民,總有一些共通的認知,大家都更雞婆一點點,多管一點點身邊的閒事,也許,很多事情就會不一樣了。

布達佩斯的Hostel Casa de la Musica。Photo Credit: Hannu Makarainen CC BY SA 2.0

布達佩斯的Hostel Casa de la Musica。Photo Credit: Hannu Makarainen CC BY SA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