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釋放後首度開庭 鄭性澤控訴遭警方灌水、電擊刑求

被釋放後首度開庭 鄭性澤控訴遭警方灌水、電擊刑求
Photo Credit: 台灣冤獄平反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性澤在庭中強調,案發時他腿部中彈受傷,警察第一時間將他送到豐原醫院就醫,治療後被帶到豐原警分局刑求。

日前台中高分院為死刑犯鄭性澤提起再審,並裁定將其釋放,今天(4日)首度開庭,鄭性澤在庭中強調,案發時他腿部中彈受傷,在前往醫院治療後就被帶到豐原警分局刑求到天亮,不但遭灌水還被電擊,於是他開始「硬掰」自白書,也就是他後來被判決死刑的重要證據,且之後警方偵訊時也誘導問答,他才會做出殺警的自白與供詞。

中央社報導,10年前遭判死刑定讞的鄭性澤,被控在台中一場警匪槍戰開槍擊斃員警。台中高分檢日前重新檢視卷證,並將殉職的蘇姓警員解剖報告送台大法醫研究所鑑定後,於今年3月提出新事證向台中高分院聲請再審。

而台中高分院也在5月初裁定,就鄭性澤被訴未經許可持有手槍及殺人等罪部分,開始再審,並停止死刑執行;裁准再審的隔天,台中高分院再度提訊鄭性澤出庭,當庭宣告鄭性澤限制出境、出海,解還台中看守所,由台中高分檢開立釋票後放人。

自由報導,今天是程序庭,不是實質審理庭,不過,鄭性澤的律師急著提出無罪的理由,開庭達兩個小時,不擅言語的鄭性澤,由母親等人陪同出庭,不過,他除了被刑求的說法之外,其餘都由羅秉成等辯護律師代言。

鄭性澤在庭中強調,案發時他腿部中彈受傷,警察第一時間將他送到豐原醫院就醫,治療後被帶到豐原警分局刑求,用東西遮住眼睛,把他綁在擔架上,拿毛巾蓋住臉開始灌水,再用手搖發電機電擊他,被刑求結束後已經天亮,他開始「硬掰」自白書,內容是他杜撰出來,之後警方偵訊時又誘導他,他才會做出殺警的自白與供詞。

蘋果報導,遇害警員蘇憲丕的家屬今天也透過律師徐承蔭在法庭上發表四點聲明,對於法院裁定再審,家屬「尊重但心痛不能諒解」,並指「司法反覆令人心寒,叫一線警察如何勇於任事?」

家屬並在聲明中引用蘇軾的《江城子》「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表達家屬哀悽心境。開完庭之後,鄭性澤回應死者家屬聲明說:「家屬心情感同身受,因為我也是被冤枉、也是被害人。」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