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單曲下載」的時代中,難得的「專輯」奇蹟——許哲珮《搖擺電力公司》

習慣「單曲下載」的時代中,難得的「專輯」奇蹟——許哲珮《搖擺電力公司》
Photo Credit: 許哲珮 Peggy Hs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要把難度留給聽眾,製作上的難度留給自己,我們來處理,希望讓樂迷覺得這樣的樂風好入門、好聽,而不是好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採訪撰文:陳玠安
受訪:許哲珮、王希文、許郁瑛

許哲珮〈吉普賽人生〉

一張傑出的專輯,起因於市民大道上,乍現的靈光。

然靈光不只乍現。

找尋美學夥伴

前年五月,許哲珮發行了三拍子專輯《圓舞曲》,在發行該專輯之前,她已經對新作有了概念:「有一天,我在市民大道上開車,突然跟經紀人說,我很想做一張『復古電子爵士』專輯。這是我一直以來都想做的音樂類型。」

當許哲珮開始策劃《搖擺電力公司》時,她想到,在《圓舞曲》裡合作的王希文。「希文就是個鬼才,但我不清楚他對於製作這張作品,是否有時間,有興趣。」兩人相約碰面,許哲珮放出手機裡的demo給王希文聽,「他一聽就找了幾首參考歌曲反放給我聽,『是不是這種感覺!』。」這個搭檔在美學上一拍即合,好玩的事情就此開始。

王牌對王牌

「過去做流行音樂我多半是編曲,很多時候,即使自己有其他想法,也未必能完整呈現......過去沒有製作過演唱歌手的專輯,但這個點子(復古電子爵士)很吸引我。」王希文說自己雖非爵士專攻,但「略懂一二」,也很喜歡復古的風格。「在華語音樂圈沒有這樣的作品,對我而言也是充滿挑戰的期待。」

「我們彼此有放一些歌曲的參考,而互相欣賞的類型是一致的。但,我希望它還是一張演唱專輯,怎麼樣在樂器精彩的狀況下,人聲依然要出色。」在許哲珮這樣的大前提下,王希文說,其實蠻難抓的,「要有多少部分即興,多少部分設計,是個挑戰」。

許哲珮〈Mr.Dove〉

華麗之外的平衡

Robbie Williams的《Swing When You’re Wining》裡面的大樂隊澎湃感,是我很希望能達到的目標」在專輯末曲〈Mr.Dove〉便是如此體現。他們也研究了很多老爵士的段子,以及歐陸帶有電音風格的爵士專輯。許哲珮丟出了如Caravan Palace這樣的例子,王希文說,「在歐洲這種Electro Swing風格,搭配不插電樂器,但是底下蘊含著豐富電子的音樂很多」。而他倆都不怕找reference,許哲珮表示,「創作者當然追求原創,但多聽絕對會激發想法。」

Robbie Williams〈Straighten Up and Fly Right〉

「我們很多時候是同步工作的。」在許哲珮寫歌譜詞之際,王希文與她的討論不曾少過,「會馬上想,這個適合誰來編,曲目間快慢歌的比例,樂器均衡的比例,哪些要銅管,哪些適合鋼琴……」王希文稱之為「整張的平衡度」,對許哲珮來說,專輯的歌曲是一個概念寫下來的,所以雙方抓住整體形狀的速度也會加快。

樂手與編曲的全明星隊

「因為這張專輯主軸是爵士跟電子,勢必需要大量的優秀樂手參與,那台灣做電子的,盧律銘是一位,且他在國外也是唸電影配樂的。程杰雖然是貝斯手,但他做很多合成的東西......是爵士樂手,又有搖滾的精神,又會搞電子,這種人才很少吧!我們真的很需要各種不同背景的人,來完成這樣一張專輯。」他們甚至找了以豎琴聞名的蘇珮卿演奏長笛,王希文笑說,「想起來怎麼有點荒謬啊!但我們那時候是希望,找個不是古典樂手出身的人來演奏。」,許哲珮本來就跟蘇珮卿很熟,「我很喜歡珮卿演奏長笛的音色,有點粗粗的質地,不是那麼古典漂亮清澈的音色,就很希望她一起。」

「很多人雖然覺得好玩,但其實都不太知道自己『在幹嘛』」,王希文笑說,「像程杰就說,我其實不太知道自己在幹嘛,我就跟他說,『我知道自己在幹麻,許哲珮也知道自己在幹麻』,他就說『好,祝你們拿下最佳製作人』!」許哲珮則說,樂手都出於一種信任與新鮮感,「我們希望樂手們很享受過程,其他調配就是我跟希文的工作。」

Swing語彙形塑

問題來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知名爵士鋼琴家許郁瑛,她首先談到〈Mr.Dove〉的編曲與演奏,「其實我有許多致敬的橋段,主要是對Count BasieDuke Ellington,他們是非常不同的音樂家,Count Basie的編曲是藍調的,Duke Ellington的彈奏則是許多氣氛在其中」,Count Basie是許郁瑛口中「地表上最Swing的人」,其精神成為編曲上的最大參考,「當然Duke Ellington在我自己演奏時,是有很多致敬的部分。最後收尾再以Robbie Williams那樣澎湃的方式結束」。

作為一個傑出的爵士鋼琴家,許郁瑛的挑戰在於,「我不能改旋律,要思考如何去Support歌曲。」而這首歌對許哲珮來說的挑戰,則是「沒有demo可以聽」,「這首歌不可能做demo!」王希文馬上說,「就算demo做出來也不是歌曲的樣子」,許哲珮就跟許郁瑛一塊,一人唱一人彈,「我一邊唱我本來的旋律,唱啊唱,她一邊『唱管樂』,就這樣子一步步構成歌曲的樣子。」兩位製作人,完全違反唱片公司先聽到demo的程序,因為Big Band的銅管與三重奏(trio)裡的即興成分真的沒辦法做midi demo,「唱片公司有人來聽我們錄音,但我們其實就不斷的彈,同步錄,保持即興的感受。」,這其中,是歌手與製作人對於樂手的信任。

許哲珮〈給提姆波頓先生的一封信〉

「我想說,是要把我逼到什麼極限,又是Big Band,這下又爵士鋼琴……」許郁瑛有點好氣又好笑的說,「我還去拍MV,只出現兩秒鐘!」最最驚人的是,她跟另一位編曲人盧律銘至今完全沒見過面!(兩人憑藉此曲入圍金曲獎「最佳編曲人獎」)。「我跟希文跟針線一樣,把兩人的特質縫起來,先是爵士鋼琴為主軸,盧律銘像是舞台設計,營造氣氛,加上電的氣息。」許哲珮如是解說。

為了編這首歌,許郁瑛特別又看了一次所有提姆波頓的電影,彈出了概念,卻被王希文用音樂的語言「打槍」說「太古典」,許郁瑛當時超生氣,「什麼叫做太古典!」。其實,最後找到的溝通方式,比較像電影分鏡,讓一切感覺都對了,不單純從音樂的語彙針對討論,反而從場景的構成,畫面去思考,大家取得共識的機率很高。

這首歌跟盧律銘溝通上也是如此,「有跟他說不要loop,要ambient,也是討論畫面為主」,兩位製作人都覺得能夠放進電子,這麼悅耳,超厲害。

配樂大師的許願池

整張專輯就在不希望所有事情太直白,保留即興的空間下,不管是微妙的小音色,或是編排上的所有細節,都在美學感受上,加上製作人與樂手間依然保有樂理上的聯繫,用最理性的方式,做出最感性的作品。

「我在接這張專輯前一年,才發願說,我一定要跨出舒適圈,好好研究爵士,然後碰電子音色。結果許哲珮就找我合作了!」對王希文而言,科班出身與否不是問題,「那只是理解音樂的工具與方式」,但兩造人馬看他的角度蠻好玩的,「科班出身的不會覺得我是科班,不是科班的會覺得我是科班......」我問到他接下來想製作什麼音樂,「獨立搖滾樂團吧,因為那是我老本行,我是彈吉他的人,想跟吉他為主的樂團,groove很強的樂團合作。」,問了有沒有心儀的名字,王希文提到落日飛車槍擊潑辣,跟巨大的轟鳴

一位女歌手的定位

許哲珮能夠入圍最佳女歌手獎項,對我而言,相當驚喜,畢竟,金曲獎很少肯定「詮釋」卻不是催情類的女歌手。

「因為我的音樂類型與詮釋方式,很少人會把我歸類於『很會唱』,但是每個人唱我的歌都說『好難唱』,這件事情很矛盾!我覺得我是會唱的,我很喜歡唱歌,當然不是鐵肺或飆高音,我只是很自然的去唱,對於能夠入圍女歌手,很開心。而且這次有太多優秀的樂手支撐著我,我反而有壓力,不希望它是編曲華麗但旋律還好的專輯,大家都這麼精彩,我要怎麼在vocal上不被淹沒,而是引領。」

「一直以來都有這個困擾:過去主流跟獨立分開的時候,主流覺得我是獨立,獨立覺得我主流,當人們想起女歌手,也不會想起我,因為我不是明星,我也有憤憤不平很長一段時間,但我現在告訴自己,在擅長的事情裡面創新,一有發專輯的機會,就想做概念專輯。」

許哲珮 〈一起搖擺吧〉

難度留給製作人,悅耳留給聽眾

就像許郁瑛所言,「這張專輯真的每次都必須從第一首聽到最後一首,才會覺得完整」,《搖擺電力公司》雖然沒有「熱門單曲」,卻是非常全貌性的呈現。在訪問前,我試著認真琢磨一兩首歌曲,卻發現,不聽「上下文」的流動根本不行。「不要把難度留給聽眾,製作上的難度留給自己,我們來處理,希望讓樂迷覺得這樣的樂風好入門、好聽,而不是好難。」

這是《搖擺電力公司》的故事。訪談現場,許哲珮,王希文與許郁瑛三人談論音樂的默契,讓我好像親眼目睹了一些過程。 在我看來,這簡直是人們習慣「單曲下載」的時代中,難得的「專輯」奇蹟。

許哲珮_搖擺電力公司_封面_正方形
圖片提供:彎的音樂

註:《搖擺電力公司》入圍第27屆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最佳國語女歌手獎」(許哲珮),「最佳專輯製作人獎」(許哲珮、王希文),「最佳編曲人獎」(〈給提姆波頓先生的一封信〉許郁瑛、盧律銘)。《搖擺電力公司》由「彎的音樂」發行。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陳玠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