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雜談:中國正經歷第三共和,但我不看好習近平當第三共和的建政國父

六四雜談:中國正經歷第三共和,但我不看好習近平當第三共和的建政國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要經歷第三共和了,領導人要能調合極權政體和資本主義,作者對習近平作為第三共和的建政國父沒有信心,因為,中國現在沒有台灣那時能夠兩者的條件,順利過渡到民主不樂觀。

27年前,我們是透過電視、報紙看天安門一天又一天的變化。但那時的台灣自己也在十字路口,很多事情我們是不能說一定跑在中國前面的。經濟雖然比較早起飛,但也不過一、二十年而已。政治上,民進黨對很多人來說還是「冥進黨」,報紙還有人說,一天三大張就夠了。文化上,多數人也都還是中國人。所以看著天安門的情事,是很有參與感的。很奇妙的參與感就是了,畢竟聽到萬年老國代要求政府派兵天安門解救青年學子,雖然很時空錯亂,但很有振奮的感覺。

但兩岸至此走上不一樣的道路。我認為人類發展有許多的必然性,像是民主、像是自由,但這必然性非常依賴歷史路徑,而這歷史路徑,又與宏觀的外在力量,以及微觀的歷史演員有很大的關係。

人民共和國在我看來,是要經歷第三共和了。

第一共和是建國到文化大革命,共產革命和極權政體的必然結合,第二共和是改革開放,棄社走資,第三共和則應該是調合極權政體和資本主義的先天體質失合問題,但我對習近平當第三共和的建政國父沒有信心,因為調合極權政體和資本主義這過程,台灣經歷過。中國現在沒有台灣那時的條件,順利過渡到民主不樂觀。

先講人。

習近平是太子黨,蔣經國也是太子,還是獨一無二的太子。太子的養成,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接掌政權。蔣介石和共產黨當然都重視接班人的培養,但可惜毛澤東弄了文化大革命,所有革命子女都不再是君王將相,氣度教養都沒了。檯面上的這些太子黨,就算看起來端莊穩重,骨子裡也沒那個教養。這教養是西方說的全人教育,懂歷史、人文、宗教、哲學、科學的全方位教育,是古老中國說的「禮樂射禦書術」。走向民主自由的大道,沒有一個對人類進程有全方位了解的領導人帶頭,是成不了事的。習近平和他的一班手下,也許讀很多書,也許行政極有效率,但這教養沒有一、二代人的薰陶是裝不來的。

蔣經國也沒那麼了不起,但好歹是個貨真價實的太子,沒被是非颠倒的文革弄過的儒家太子。而更重要的是,蔣經國在冷戰中是站在對的那邊,是和民主自由的美國同一邊。和美國同一邊,影響很大。經濟開放是其一,也是台灣先於中國發展的重要原因。

和美國為友,比較少人講到的是美國文化的影響。蔣經國和他的手下,或多或少都是美國訓練出來的,沒有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不懂民主自由,至少也稍為知道人家美國是怎麼運作。習近平那一代沒有這樣受過美國的軟實力影響,是真不懂民主自由。

另外一方面,和美國為友,也要受美國壓力。蔣經國的解嚴、開放黨禁、報禁,甚至更早的本土化,固然和他的智慧有關,但也是美國清楚地讓他知道,國民黨要生存、台灣要生存,不走民主自由的道路是不行的。這美國外在的壓力,配上台灣內部興起的資產階級,同樣受美國文化影響的平民百姓資產階級,加上領導人的教養和智慧,自由民主之火,一發不可收拾。

再回頭看看中國現況。美國是無法給中國施壓的,中國領導人是不懂民主自由的,唯一和解嚴前台灣相像的,就是渴望民主自由的資產階級興起了。三個條件,只具備一個,好事近不了,悲劇發生的可能性倒是不小。

中國到底何去何從?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