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64晚會,我跟「搶咪」人士的短暫交流

昨晚64晚會,我跟「搶咪」人士的短暫交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昨晚六四悼念晚會突然發生上台「搶咪」事件,當大眾對那些人士群起攻擊之際,作者接觸過後,有截然不同的感觸和想法。

文:陳旻羲(中大學生會前外務秘書)

今晚,我是在維園的燭光晚會的。可是,幾乎全程都心不在焉,思考著晚會前的那段插曲。

將近八時,晚會快要開始,打算先到附近的廁所解決解決。碰巧遇見一些主張「香港獨立」的朋友,從天后那邊的入口進來,一直喊口號直至接近主舞台時,忽然推開鐵馬,企圖衝到台上。然而,他們很快就給一大堆本來在台附近的人團著(有支聯會的黃背心糾察,還有一些應該工作人員),抓住,帶他們回到非工作人員的區域。期間我也是只能遠望當中的衝突,究竟有誰出手過重,支聯會的義工有否主動將他們交給黑警等我則不得而知。(可以去看看我早前上載的片段便會大概知道我身處的位置)

一輪擾攘過去,我走去跟他們其中一位朋友搭話。(沒記錯那個應是Simon)一開始他先詢問我是何許人,我答只是一名普通的學生,當我「左膠」也可以吧。然後,他指出自己不會這樣標籤他人,這一刻我是很高興的,同時期待著之後的對話。而當我希望正式開始跟他了解的時候,就有兩三個記者前來訪問他,於是,我只好再等一下。而跟著又有一些的騷動,Simon要去接受記者的訪問,我只好另找其他朋友了解一下。

不久後,終於都找到另一位朋友有空可讓我搭話的。在交談當中,我最記得的莫過於一句「心照啦」,那位朋友在提及支聯會、泛民這些年來的工作時,以一句「心照啦」為其總結。當我兩次追問何為「心照啦」的時候,我是希望盡量減少大家對某組織、團體認識上的差異,了解特定詮釋背後的脈絡,促進當中的討論。可惜的是,在「心照啦」之外我是聽不見其他針對支聯會及泛民民運工作而表達的意見。

然後,我們轉而討論支聯會架構上的流弊,89年以及雨傘運動中同樣出現拆大台事件,和前年「1130龍和道」的升級等等的話題。縱使其實交流不深,我可是非常理解那些朋友之所以做出這些舉動的原因。對支聯會的批評我絕不比他們少(例如支聯會至今仍有大約二百個所謂的幽靈團體,早已消失或式微卻繼續有代表出席支聯會最高權力的會員大會),對現在看來雨傘時曾經做錯的決定也覺得十分可惜。

其實細節(如所舉的例子)很多都忘了,但是,最令我整晚一直耿耿於懷的是大家處理分歧的手法,或者我應該說今年對於八九的爭議出現以來,各界朋友處理分歧的手法。先有網媒找著別人的一個口誤(她在早前及今晚已經更清楚解釋自己的想法),在報道中上綱上線,曲解她人意思。後有詭辯之徙,不斷藉豎立稻草人,造假兩難,炮製極易入口卻忽視事實、語境的快餐論述,務必將對方打造成民主頭號敵人。難道此等舉動是一個相信民主,相信多元的人會做出來的事?當你們振振有詞喊出對民主的渴求時,你們又有在生活的每一個層面活出民主,活出生命的意義嗎?

我自己是對所謂的「一致性」有很高的要求,以致經常進入思想的矛盾。當一邊我們相信多元、可以各有各做之時,這樣「衝擊」的意義是甚麼?當我討厭被標籤「左膠」的時候,我又有以同樣的手法對待所謂「本土派」,所謂「中國人」嗎?當我討厭有些人以政治宣傳手法,掩蓋某些對其不利的論點時,自己又有試過做同樣嗎?我希望我不會有,如果有,請大大力提醒我。

原諒我的記憶真的不太好,未能一一記下今晚與那些朋友交流的細節,但從印象來說,我對今晚短暫的交流是感到開心的,希望日後有更多更多的機會跟不同的朋友請教。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