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上):教改仍未見成效 國外名校來台設分校能解決高教問題?

第三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上):教改仍未見成效 國外名校來台設分校能解決高教問題?
Photo Credit: InSapphoWeTrust CC BY SA 2.0

第三場「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公聽會由立法院經濟、財政、內政三委員會於4月3日召開,這場將會分三篇來整理,本篇主要是教育服務業以及相關議題討論的重點整理,而其中各與會者討論的子議題如下:

  • 自經區高等教育經費是否造成排擠現象
  • 招攬國外名校合作,是否能真正達到高等教育輸出之目的
  • 我國少子化嚴重,何以再設立更多的教育單位
  • 改善國內教育體質應為當務之急,而非推廣國際化高等教育接軌
  • 虛擬試點是否會造成同一學校中,不同學生間差別待遇之現象

(相關報導:發展帶來進步,也帶來衝擊:「自由經濟示範區」你該知道的幾件事

首先,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副理事長吳忠泰表示「對教育部的規劃而言,這是一個高教解放的捷徑,但是它面臨了兩難,一個是目前我們的高教入學率已經非常飽和;第二個困難是在語言方面,我們的優勢和劣勢必須同時加以考量。」他指出過去12年,我國已推動了許多大學自由化相關的方案,但其中有些到現在並沒有成功,他希望教育部能進一步分析之前的方案未達預期成效的原因。

此外,他也針對自經區中教育相關法規鬆綁提出看法,包括教師評鑑以及薪資彈性等限制「在自經區裡面我們看到非常多的鬆綁,但卻未見薪資彈性的鬆綁,可能是因為教師待遇條例還沒有經過立法,所以無法對此法令鬆綁;我們建議在薪資彈性上應該予以鬆綁。」

最後,他也對於自經區教育經費從何而來提出質疑「在經費部分,是否會和目前的教育經費分配產生排擠現象? 我們的教育經費有一個獨特法律規範,就是教育經費編列管理法,這個法對於教育經費的下限,也就是各級政府部門教育經費下限,是採取總額計算,除了特別預算之外。顯然自經區條例並沒有涵蓋特別條例,或是適用特別預算,因此這部分預算,跟現有各級教育經費是否會產生排擠作用?」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教授許文堂質疑如何吸引國外名校來台「首先,教育部沒有說要如何吸引外國學校來設校,其實沒有一個以營利為目的的學校會進入飽和的教育市場投資,正常的國家都是吸引外國的學生到自己國家來唸書,對他們給予獎學金,然後產生影響力,但是我們卻反其道而行。」

Photo Credit: Will Hart CC BY 2.0

Photo Credit: Will Hart CC BY 2.0

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許忠信也同樣對於如何我國如何達成高等教育輸出存疑,他認為教育服務業很難做出口「在自經區中請一些較有知名度的學校來設分校,這能否吸引國際學生到台灣來?國際學生來台後,反而可能吸引台灣學生,不但沒有辦法讓我們吸引外國生,只是更增加國內大學不公平的競爭,國庫要為很多國立大學墊損失,而私立大學會退場,對我們相當不利。」

委員賴振昌針對教育服務業提出兩個質疑,一是教育部如何評定有邀請國外名校來臺灣設立分校之可能性,二則是他認為國外私校多以營利為目的,然台灣面臨少子化之衝擊,學生人數逐漸減少的情況,何以國外名校將台灣列為設立分校之首選?

「我們知道國外許多名校都是私立大學,私立大學有業績及財務的壓力。對這些以營利為目的的私立大學而言,現今臺灣教育呈現飽和狀態,再加上正面臨少子化的衝擊,我們憑什麼可以讓這些以營利為目的的國外私立名校將臺灣列為設立分校之首選?」

「再者,自經區規劃高等教育輸出的目標,只是想要引進一些國外的名校,這麼做能否落實高等教育的輸出?抑或是國外名校只是在臺灣設置代訓基地?」再加上台灣高等教育經營困難,許多私校倒閉的退場機制是否更值得教育部關注。

委員黃偉哲認為我國許多大學紛紛面臨生存危機,眼前的當務之急應是提升高等教育品質,而非陷入國外名校之迷思「難道我們只要與幾所世界名校在自由經濟示範區內設立分校,就能夠提升臺灣高等教育的品質,而被全世界所矚目嗎?我認為大家必須去除對國外名校的迷思。」

此外,他也認為欲與國外名校合作設立分校,須付出的代價不小「比方說,為了要讓哈佛大學在新加坡設立分校,新加坡政府付出了相當高的代價,也只是促成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在新加坡設立分部,更遑論哈佛大學要在新加坡設立分校。」

委員林岱樺一樣針對少子化與私校倒閉問題發表他的看法,認為在推動高等教育輸出前,首要之務應先改善我國教育體質「據了解,因為少子化,國立大專院校再過大概5年,整個就學人數就會驟降10萬多人,但在校院的整併工作上,政府卻是怠惰的,教育部是無作為的;就技職學校的部分,像我們大高雄、高高屏地區的永達技術學院、高鳳技術學院等,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

立委陳明文雖然同意教育創新能提升競爭力,然而他也擔心自經區內所謂教育「虛擬試點」的做法,將導致教育體系的差別對待以及收費方式。

「如果是以這種虛擬試點的方式,就意謂著在經濟示範區裡面是不可能成立一所完整的大學了;也就是以後可能一所學校裡,這一棟建築是自經區的虛擬試點,同一班的學生就有不同的待遇了,明明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有人可以享用這些設備,其他人卻不可以,這樣會不會造成同一所學校裡面,有一些是自經區的學生,有一些是一般的學生?這樣會不會有差別待遇?」

中華大學人文社會學院院長戴曉霞舉出國際著名的3個自經區與高等教育結合的案例,分別是中東地區的杜拜、卡達,以及韓國松島。

石油大國杜拜相當重視人才的培育,在2003年已經著手推動知識村的計畫,2007年開始興設杜拜學術城,這個學術城就是結合一個實體的自經區,由該政府提供近30億美元的經費建設校園,同時也提供運作基金吸引歐美國家到此設立分校;仁川自由經濟區是韓國6個自經區裡面最大的一個,在韓國知識經濟部的主導之下,設立了松島全球大學校園,希望能夠吸引40所研究機構及10所外國大學進駐。

他認為「透過國內大學和國外大學的合作辦學,不管是以國外大學為主體,還是以國內大學為主體,這種合作能讓我們的大學更有機會晉升、觀察這些知名的國際大學是如何運作的,包括他們的決策和治理以及課程和教學,因為若不是以合作的模式,每一所大學在自己內部整個經營上有很多是無法觀察到的,所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再加上法律的鬆綁,我想確實能夠帶動我們台灣高等教育的自由化與國際化。」

Photo Credit: Kosala Bandara CC BY 2.0

Photo Credit: Kosala Bandara CC BY 2.0

臺北科技大學校長姚立德針對自經區內的高等教育設置,提出5點認為有益於我國高等教育的好處,其中特別是藉由與國外名校合作,進而提升我國人才培育以及師資交流,其認為這將對我國高等教育造成正面的影響。

「自經區裡有國外的大學進來之後,可以提升我國人才的品質。例如高雄餐飲大學目前要跟法國藍帶學院合作一起設立國際廚藝人才的培育;屏東科技大學要與國外大學一起設立『觀賞魚』、『動物疫苗』以及『科技農業』這些國際的學程。如果能夠把國外大學知名的專家帶到國內來,直接培養我們的學生,相信這對國家人才的培育一定能有大幅提升的效應。」

針對引進國外名校是否會對現有招生情況造成衝擊,姚解釋目前教育部之規劃是若招收國內學生,則名額是從國內大學原招生名額中分割出來,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

「台北科技大學一年會招收 1,000位學生,但又打算跟國外的大學合作,再另外招200人,對不起這個名額就要從那1,000名中拿出200名來招收。因此,這樣並不會影響到我們現有的招生名額,但是若北科大要招收境外學生的話,依照教育部現行的規劃,可以用外加的方式來做,對國內學生的名額就不會產生衝擊。」

立法委員尤美女則質疑,自經區的高等教育是否將僅開放給社會上特定族群的人,又國外學生來台是否會間接造成我國就業市場之壓力「將來又是什麼樣的人才能進入自經區內享受如此優惠的受教權利及環境?是否會造成階級式的待遇?或者自經區僅開放給國外的學生,在這些國外的學生受到這麼好的教育而變成最優秀的人才之後,卻反過來到我們國內將這些高的位置搶走?」

同時他也提到,針對法規鬆綁所產生之疑慮,是否未來有可能各地方政府都紛紛劃分自經區,自經區內的優質大學的資源卻僅為社會上少數人所使用,進而造成貧富懸殊甚至階級對立。

「這裡提到鬆綁的是所謂的土地,因為大學要到自經區內建校必須要有土地的鬆綁,對於那些要來設校的國外大學是否有限制必須在國外是排名多少的大學?或者只要是國外的大學即可,如此是否會變成假設立之名行國內鬆綁土地之實?」

國發會主任委員管中閔強調所謂教育創新的重點是法規的鬆綁,而自經區中的高等教育試點,或許能成為未來台灣高等教育自由化與國際化的先驅。

「我們所提教育創新的重點是法規的鬆綁,台灣的學校其實都受到非常多的局限,就是因為有太多法律的限制,如果我們能夠真正檢討這些法律並重新予以修改,大概至少有超過8條以上的相關法律需要修改,其中的條文可能會更多,委員們也都知道修改法律是一項非常龐大的工程,但我們的教育創新嘗試是否能再等這麼久?」

而針對大家關心的薪資問題,管中閩則表示自經區教育體系的教師薪資會由校方自行訂定相關規定「因為自經區高等教育最重要的是師資,而我們這邊的開放會允許學校採取非常彈性的作法,不受現有許多教育法規的限制;因此無論是在招聘員工、招收學生、老師授課時數及薪資等等都可以大幅度的放寬,並由學校自行決定,也因為政府不投入(資金),所以這些辦學的人就要自負成敗責任,不能寄望政府會出錢幫它解決很多問題。 」

教育部次長陳德華提出數據,佐證高等教育國際化是全世界必然的趨勢,世界上國際學生成長數量每年平均約為30萬人,而我國高等教育在國際排名上也顯現出優良的發展潛力,也進一步針對與會人員的疑慮,提出更詳細的說明。

「整體來說,我們在教育創新計畫中的推動原則是以國際合作為基礎,再以試點實驗的方式,而不是全面推動。在選擇學校方面,包括國內學校與國外合作的學校將以績優的學校做為選擇的主要對象;同時也鼓勵招收境外學生,以避免對國內招生市場造成太大的衝擊,而且所有的案子都需要經過專案申請許可,其實對國內高等教育不會造成太大的衝擊,反而因為這樣創新實驗模式之引進,對國內高等教育的發展帶來新的活力。」

同時,他強調政府對於自由經濟示範區教育創新不會提供任何經費補助,而是以制度鬆綁做為鼓勵國外學校來台合作設校的主要誘因;至於有關薪資鬆綁、評鑑多元化、大學整併及私立學校的退場機制等相關爭議,基本上這些都是現今教育部在整體施政上正積極在做的事情。

公聽會逐字稿 原文下載

Photo Credit: InSapphoWeTrust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InSapphoWeTrust CC BY SA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