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林溯溪悲劇:台灣人很怕死,卻經常做些不要命的事

坪林溯溪悲劇:台灣人很怕死,卻經常做些不要命的事
Photo Credit: 擷自聯合報/蔡宗翰製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幾年颱風主要擔憂防範的是「雨量」,瞬間大雨、梅雨、西南氣流還可能比颱風更危險,在台灣,大家為了歷史課綱、政治議題吵翻天,卻對自己生活的自然環境特性一無所知,馬士元教授的這句「台灣人很怕死,卻經常做些不要命的事」實在很一針見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天(6/5)新北市坪林山區有民眾溯溪遇災,消防局出動上百人次搶救搜索,到今天已陸續尋獲5名失蹤者,但其中四人已無生命跡象,另一人獲救,目前還有一人失蹤。

新北市長朱立倫昨天到現場瞭解狀況,受訪時他轉述參與溯溪的員工說法指出,上午11點多開始下雨,但沒想到一小時後雨勢變得這麼大,大約12點50分因溪水暴漲,6人遭沖走。

聽說事前鄰長也曾極力勸阻,但民眾仍堅持溯溪⋯⋯。這次事件,除了在六月份的盛夏增添了一抹哀傷外,我們可以從這次悲劇中學到什麼?

什麼是「豪雨特報」?

一般民眾似乎比較熟悉「颱風警報」,那麼這次發布的「豪雨特報」又是什麼?

其實,有關降雨的預警預報,又分為兩種:

一、「大雨特報」指預測24小時累積雨量大於等於80mm,或其中至少有一小時雨量達40mm以上之降雨現象。

二、「豪雨特報」又分三級:「豪雨」指預測24小時累積雨量大於等於200mm,或3小時累積雨量達100mm,「大豪雨」指預測24小時累積雨量大(等)於350mm,「超大豪雨」指預測24小時累積雨量大(等)於500mm。

總之,遇到這類特報,要特別提防瞬間強降雨、雷擊、強陣風,河川慎防溪水暴漲、土石流,山區注意坍方落石,低窪地區防範淹水,另外強降雨區水平能見度較差,需注意行車安全。

單看數字難以想像與比較,我們拿歷年重大颱風做個比較,以「最大」24小時實際雨量值來看,莫拉克在高雄的最大值是537.5mm,凡那比則是490.5mm。

事實上,近年來颱風主要擔憂防範的也是「雨量」,瞬間大雨、梅雨、西南氣流還可能比颱風更危險,因為猝不及防,不像颱風至少三天前氣象局就會密切提醒。

才看水面平靜,為何瞬間急湍

目擊者談到下雨過後,她到溪水旁邊觀察,發現溪水很乾淨、也很平靜,在當時並沒有任何異狀。他走到橋中央發現溪水相當湍急,但水色仍很乾淨。不過,往上游一看,發現遠處有一股黃流滾滾衝過來,並發出像打雷的轟隆音。

當他還在確定是否黃流會衝過來的當下,洪水幾乎到了橋面,並且立即淹過橋面,前後不到10秒鐘,他是用跑的才倖免於難。

這個現象叫做「山洪暴發」,容易發生在午後雷陣雨或天氣極不穩定的山區,若有水域活動,應該把握上午的時段。在下水前看水位及流速正常與否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上游的水量變化你根本看不到,往往一瞬間,洪峰就來到了中下游,而此時根本就已來不及應變。

銘傳大學馬士元教授批評:「這次活動有專業登山社團帶隊,連這種常識都沒有,根本太誇張。」擁有豐富開放水域搜救經驗的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救生教練王艾也痛罵:「怎麼會有教練在下雨時帶溯溪活動?這根本是可惡!」

山洪暴發如何觀察與預先應變?

再好的救生技巧都勝不過預防!其實,山洪暴發是有徵兆並且可預防受災的,內政部消防署網站也特別提到,在河川、溪流、湖泊戲水時的安全注意事項,簡要列舉如下:

一、不要在已設有「禁止游泳」或「水深危險」等禁止標誌之區域戲水、游泳及從事任何水上活動,因為這些地方以前真的死太多人,別再重蹈覆轍。

二、不要在水質不清或受污染的溪流中游泳;因為深潭、野塘、水埤等處,水質多不佳,深度不明,水底雜物多而屬泥沼地,若在該地區玩水,十分容易受傷或陷入泥沼無法自拔而喪命,此時就跟你的泳技沒有絕對關係了。

三、下雨過後即使天氣晴朗,也千萬不可下水。尤其看到溪水變色變黃、水中有大量殘枝樹葉,這是山洪爆發前兆,應立即離水逃往高處。若原本就在水域嬉戲,遇到大雷雨或地震發生時,必須立刻上岸。

感嘆之餘

感嘆之餘,我想到去年蘇迪勒颱風期間寫下的一篇文章。 為什麼自願涉險的人所負擔的責任跟成本永遠最低?救災人員永遠要擔心自身受傷或是面對司法?而廣大社會民眾卻只能在電視機面前痛罵浪費社會資源?

有朋友質疑,這次新北坪林事件是否屬意外?難道一遇「大雨特報」,從事任何活動出事都要怪自己嗎?我想,絕非遇「大雨特報」,任何活動出事都要怪自己,若今天因視線不佳發生交通意外,大家都是可以接受的。

但如果今天已經發布「大雨特報」(前面提過,近年來颱風防的也是豪雨,甚至大雨特報還可能比颱風更危險,因為猝不及防),若還有人偏要「飛天(不顧航空班機起降的專業判斷)」、「上山(登山)」、「下水(衝浪、戲水、溯溪)」,想用人定勝天(我裝備齊全、不會有事、過去也都沒事)的思維與大自然抗衡,賭那個機率,我想後果都是家庭的破碎與社會資源的浪費。

諷刺的是,台灣這陣子為了歷史課綱、政治議題等吵翻天,卻對自己生活的台灣自然環境特性一無所知。馬士元教授的這句話血淋淋卻很實在:「台灣人很怕死,卻經常做些不要命的事!」

作者三問:

為什麼自願涉險的人,所負擔的責任跟成本永遠最低?
為什麼救災人員永遠要擔心自身受傷或是面對司法?
為什麼廣大社會民眾卻只能在電視機面前痛罵浪費社會資源?

後記

本文剛寫完,新聞又傳來宜蘭縣一名男子與友人在頭城鎮石磐寮瀑布溯溪時失聯,當地警消晚間獲報後已入山搜救。聽說第一批搜救人員入山尋找時,遇到山區道路坍方、河流湍急,離失蹤者地點尚需三到四小時步行距離,消防局隨後再派第二批搜救人員前往支援⋯⋯。

希望一切平安,無論是失蹤者或者是前往救災的消防同仁們。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蔡 宗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