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就藏在學生制服裡:破解保守派「反動的修辭」和「落後的說詞」

魔鬼就藏在學生制服裡:破解保守派「反動的修辭」和「落後的說詞」
Photo Credit: Ryo FUKAsawa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到這一陣子不支持學生不穿制服的保守言論,筆者感到非常感嘆,台灣社會還是這麼淺薄、這麼短視。台灣人看問題與想問題,仍然習慣於只看表面,不深入核心,總是提出一些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廖千瑤

首先,學生不是軍警消,也不是員工

最近蔡政府的教育部宣布「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引起了許多反彈,讓我感到很荒謬。是的,我們看到軍人、警察或消防人員會穿制服,然而那是因為他們這樣做有助於讓人民一眼就認出他們,方便他們執行公務;請問,學生是軍警消嗎?

我們也看到有些人說有些企業也會要求員工穿制服啊,那我就想請問一下,為什麼學校的老師不用穿制服啊?學校的老師不是學校聘僱的嗎?

除了以上這兩種一眼就能識破的說法之外,不支持學生不穿制服的理由中,有三種「反動的修辭」和四種「落後的說詞」。

反動的修辭

著名的社會科學家赫緒曼先生寫了一本超棒的書《反動的修辭》,裡頭闡述了保守份子共同使用的三種論證結構:悖謬論、無效論與危害論。對於這三種論證結構,翻譯者吳介民老師使用了三個中文成語使它們更容易被理解:適得其反、徒勞無功與顧此失彼,筆者很感謝吳老師的神來三句。

保守份子的「反動的修辭」橫跨古今,無所不在,不論大小議題,都能找到它們的身影。這一次蔡政府的教育部宣布「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其內涵並沒有完全廢除制服的存在,只是讓學生可以自由選擇要不要穿制服而已,卻仍然引來保守份子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

以下這三種不支持學生不穿制服的理由,完完全全是標準的「反動的修辭」。

第一:縱使讓學生不穿制服是為了培養學生的自我管理能力,然而如此一來會造成更難管教學生。

第二:學生就算不穿制服又如何,學生仍然只是學生,還是要過學生的生活。

第三:學生不穿制服確實自由,但是在另一方面就無法透過制服來保護經濟上屬於弱勢的家庭了。

第一種保守觀點預設了一個前提:讓學生穿制服是學生的品格教育中不可或缺的手段,只要穿上制服,學生就會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這個前提可說是未經證明的,甚至是不攻自破的,然而卻是許多家長與師長難以捨棄的魔障。反例實在太多了,我們都知道馬英九穿過建國中學的制服,林益世穿過台南一中的制服,結果呢?

第一種保守觀點通常還會搭配滑坡謬論來加強威力。有部分家長認為,學生如果不穿制服,可能會穿比基尼甚至是裸體去上學,其想像力之豐富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第二種保守觀點預設了一個前提:「學生」在人生中,是一種不充實、不成熟與不理性的狀態,學生的責任就是好好讀書,也只能是好好讀書,顧好自己的課業最重要。學生去爭取不穿制服與其他學生權利,都是捨本逐末的行為,不值得投入。

這個前提不僅是對「學生」的歧視,甚至是全面打擊「學生」參與學校事務的正當性,真是粗暴到了極點。若以此觀點出發,接下去必然是主張所有人民都應該自掃門前雪,切勿參與政治事務,這不就是某些自認為「中立理性」的人最喜歡講的說詞嗎?真是有夠反智的。

第三種保守觀點預設了一個前提:如果不穿制服,有錢的小孩勢必穿上名牌華衣,貧窮的小孩勢必因為買不起貴重衣物而飽受歧視。

筆者在此無意否認台灣社會有嚴重的貧富差距,但是試問,不支持學生不穿制服,對改善台灣社會日漸惡化的貧富差距,能夠有多少幫助?讓學生穿上制服,究竟是在保護弱勢,還是在粉飾太平?

事實上,就算讓學生穿上制服,從鉛筆盒、錢包、背包到運動鞋,還有制服的新舊等等,一樣可以看出學生之間的貧富差距。只有政府盡力解決台灣社會經濟成果分配不公的問題與修補我們脆弱的社會安全網,還有加強教育我們的孩子不可以因為別人窮就看不起別人,才是治本之道。

至於名校學生穿著名校制服走在街上,這到底是在促進平等還是在展現自身的優勢階級,這答案應該不難回答吧!

落後的說詞

除了以上三種反動的修辭以外,筆者還發現以下四種落伍的說詞。第一種說詞是「讓學生穿制服可以增加校園的安全,避免不明人士進入。」這種說詞實在是小看我們的警衛伯伯了,嚴重低估了警衛伯伯辨認出校外人士的能力。

說一句正經的,倘若擔心校園的安全問題,那麼校方應該增加警衛與監視器的數量,並且讓師長與學生都能通曉基本的防身術,這才是治本之道。

第二種說詞是「你有種有能力就成為可以制訂標準的人不就好了。」最近網路紅人泛舟哥因為採取這個說詞又紅了一次,跟主張「選上總統再來談改革」的星雲大師可說是哥倆好。筆者非常恐懼這個說詞,因為它的背後,隱含了對威權與對強人的服從,這是非常危險的。

照道理來說,只要那個標準不合理,那麼人人都可以反對它,就算你不是制訂標準的人。難道說,制訂標準的人制定出不合理的標準,我就不能反對嗎?我一定要先成為制訂標準的人才能反對嗎?

第三種說詞是「讓學生不穿制服,學生就會整天打扮,無心讀書」,要破解這種說詞要分成幾個層次。

首先,我們台灣的美學素養如此糟糕,就是因為這個中華民國教育體制不重視美學教育。美學就是一種知識,怎樣把自己打扮得乾淨、好看和得體,甚至能展現自我特色,就是一種技能,但是台灣社會普遍並沒有這種認知,才會認為「學生不要去花時間打扮啦,只要大家都穿制服、都穿一樣的東西就好了啦」。

再說了,台灣的學校制服如果設計得很好看,我想台灣的學生一定很樂意穿上它們。但是,台灣的學校制服,設計好看的又有多少?在台灣,絕大部份的學校制服都醜死了!校方如果真的想讓學生穿上制服,那麼就要努力把制服設計得好看,這才是治本之道。

此外,這種說詞也否定了學生能夠做好時間管理。筆者認為,與其擔心學生不穿制服整天愛打扮,家長與師長應該擔任起引導者,教育學生如何做好時間管理,這才是治本之道。

第四種說詞是「制服是學長學姊們的美好回憶,與學校的光榮是一體的,不可以不穿。」對於這種說詞,我只有一句話:「維持住你們這群人的美好回憶並不是我的責任和義務。一個學校是否光榮,要看它教育出了多少對這片土地有貢獻的學生。」

結論

看到這一陣子不支持學生不穿制服的保守言論,筆者感到非常感嘆,台灣社會還是這麼淺薄、這麼短視。台灣人看問題與想問題,仍然習慣於只看表面,不深入核心,總是提出一些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為了讓台灣人能夠去除這些毛病,筆者在此一定要大力推薦赫緒曼先生所寫的《反動的修辭》,這本書真是居家旅行的必備良藥。

最後,筆者必須直言,讓學生拿立可白或是黑色奇異筆塗上鞋子,不會讓學生更愛讀書,也不會讓學生更愛學校。我們不要再讓這種不合理的事情繼續發生了。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新公民議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