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馬龍.談世代(上):無所謂廢青  老一輩未有科技品衝擊,沒資格批評

專訪馬龍.談世代(上):無所謂廢青  老一輩未有科技品衝擊,沒資格批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專訪馬龍.談世代】近年香港不但重燃「世代」的問題,而且是聚焦於「世代之爭、世代問題」,甚至「老屎忽、廢青」等字詞也成熱話,此外,「世代」亦成為2016年部分立法會候選人與選民關注的「噱頭」之一。究竟是否真有世代之爭?或這個議題背後牽涉甚麼重要含意?《關鍵評論網(香港)》就此專訪一系列嘉賓,藉不同觀點加以剖析。

【前言】

近10年,美國已有些學者針對「1981年至2000年代出生」(另一說指80至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進行探究,即所謂「Y世代」,數年前「Y世代」較少被視為一種「問題」,那時傳媒主要以80後一輩為訪問對象,反映他們的想法和特色,未見新世代與60後或更老的上一輩有互相批評的情況出現。近年香港不但重燃「世代」的問題,而且是聚焦於「世代之爭、世代問題」,甚至「老屎忽、廢青」等字詞也成熱話,此外,「世代」亦成為2016年部分立法會候選人與選民關注的「噱頭」之一。究竟是否真有世代之爭?或這個議題背後牽涉甚麼重要含意?《關鍵評論網(香港)》就此專訪一系列嘉賓,藉不同觀點加以剖析。

專訪對象:馬龍

背景資料—

馬龍原名星原,自1984年開始以筆名「馬龍」為報章繪畫政治漫畫,而且為各種兒童讀物和文化哲理傳播繪畫插畫、出版書籍,至今未變。

訪問者:王陽翎(于非)

真正要說「世代問題」,應由00後開始

若以80年代以後出生的人為年輕世代,馬龍認為80後與上一輩人的特質並無明顯差異,依然繼承一份幹勁,做事相對獨立,自覺不倚靠他們完成事務,也有不錯的社會責任感。他認為90後開始會「嬌慣」一點,始終在物質相對豐足的時代成長,變相做事沒80後那麼積極進取,不過與人相處依然有基本禮貌和教養。真正令人感覺有世代「問題」是00後的那一代,馬龍認為00後開始讓人感覺他們不允許受約束,可能習慣「無皇管」,或許與00後一出生經已是個人電腦全面普及的網絡年代。網絡年代造就年輕人偏好展現自我,他們由小到大已有facebook一類的社交網絡溝通,我認為這是他們與80、90後性情明顯不同的關鍵。

馬龍以他所見的事為例,若80後要辭職或轉工,他們尚會妥當地遞上辭職信,但部分90後至00後開始竟然想出以Whatsapp留一句短訊辭職。一方面,馬龍認為他們很早接觸虛擬社交工具,習慣以「間接」的方式處理人事問題和傳訊。另一方面,他認為這種習慣令00後太容易避開人事壓力,漸漸變成不懂處理社交壓力,有可能潛意識怕被訓話。馬龍打趣說,正如年輕人處理分手也相似,見面時不懂處理,傳短訊說一聲分手卻很容易。

不過,凡事並非像辭職和分手那一刻便完結,facebook這類社交工具若不設想發言的後果,可以對年輕人有嚴重影響。馬龍常留意年輕世代在facebook「互數」朋友,甚至臭罵前老闆一頓,他們只看到當下,只關注自己此刻的情緒要首先宣洩,後果可以十分嚴重。所以以前「高登」討論有主題分享新世代結婚,在網上留言叫人「$500人情不如不來」,同類的事竟然三番四次出現,可想而知這不是個別事件。除了馬龍個人較多見年輕一代社交爭執成為災難,他也曾聽說同輩的朋友,批評部分年輕人閱報只看標題,對事人云亦云,沒意欲分辨真假等等問題。

老一輩根本未受過科技品衝擊,沒資格批評

談到這裡,可能你們會以為馬龍在一面倒控訴00後那輩年輕人,實情,他認為主要是時代背景使然,是一種文化習慣,如果老一輩人認為「有問題、不喜歡」,對於那些年輕人來說其實是無心之失,甚至可以說是「率性」,是對人與人的相處方式無感覺,是整個網絡時代自然形成的「無知」,他們並不是刻意搞對抗,明知你難受便越要做。

甚至,馬龍許多所謂世代問題,是上一代人遺留的「共業」,香港隨時間演進,繁華過後老一輩人忽略強調德育,教育制度也失去了這種精神。此外,馬龍觀察到年輕世代與別不同的「苦況」,社交網絡工具給他們帶來面對面相處的困難,而整個社會掌握資訊的成本低了,溝通便利了,變相也令年輕一代人競爭史無前例激烈。他說上一代人似乎「粒粒皆星」,像樂壇有四大天王,詞壇有黃霑,但只是那年代戰後人數沒那麼多,要死的也死光了,而且各行各業大有發展空間,遇上合適的人才亦無辦法先有一輪比較,也不能按個網頁掌握不同人的資訊。那個年代,只要積極爭取, 碰上了事業的「緣份」,願意付出努力,至少有會一定的成果。可是現在的競爭呢?以前一代,一個打十個,現在一個要打一百個、一千個,我們所運用的工具,掌握的資訊越多,能夠比較的越多,要有出頭天則越難。

對此,筆者嘗試提出質疑,按道理競爭越大,能力越大,應該倒過來「一代新人勝舊人」,為何剛好相反,上一代競爭相對小,人才輩出;而年輕一代倒在能力上備受批評?對此,馬龍點出這個競爭源自網絡,也使年輕人必然承受網絡而來的副作用,這些副作用就是:容易分心、選擇太多。上一代人面對的社會百廢待興,物質供給少,生活相對簡樸,成長時甚麼都缺乏,或甚麼都不知道,無從比較,碰上甚麼、喜歡甚麼就簡簡單單去做,對一件事較易專注、「死磨爛磨」。

行業變化太大,自己也不敢留住後生仔

馬龍指現在的「後生仔」其實有小聰明,創意不差,就是欠缺上一代這種死磨難磨的土壤,比較高難度的能力,無一不需要「死磨爛磨」。馬龍慨歎說,以前也成功誘發了一位年輕人的能力,可惜他最終還是未能深入,停留在不上不下的層次,然後又有很多選擇和機會轉去另一範疇,原初的東西浪費了,這是十分可惜的。正如日本出色的工匠,他們的文化既傳統又單純,所以常有那些世代繼承祖業的故事,工藝代代相傳,能力也是這樣磨練而來。


猜你喜歡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不讓自住客成韭菜!永慶房屋新廣告戳破黑心仲介斂財術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響不動產價格的因素很多,裝潢、屋齡、屋況,甚至同一棟樓不同座向的房子都可能有不同價格,消費者光是消化交易資訊都已不容易,更別說自行查詢實價登錄。因此多數消費者都仰賴仲介人員的分析解說,這就給了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操作的空間!

近日永慶房屋強打的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揭開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消費者的「暗黑手法」而引發熱議。廣告敘述帶著孩子的小夫妻,辛苦存錢買房,沒想到卻遇到黑心仲介,隱瞞前幾個月投機客才以600萬元購入房屋,並以較貴的成交行情讓小夫妻誤判行情,最終以900多萬元高價買屋,不只投機客6個月獲利超過45%,黑心仲介也賺了兩次服務費!

這不是永慶房屋第一次揭發產業惡習。事實上,2020年永慶廣告「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也是改編自真實消費者受害故事,訴說黑心仲介刻意拿附近較低的成交行情誤導,導致退休老伯伯低價賤賣房屋給投機客,而投機客很快再轉手高價賣出,短期內低買高賣賺差價,損害買賣方權益的案例。

短期交易非個案 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炒高房價

永慶房屋總經理吳良治表示,永慶推出兩支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買賣雙方的廣告,就是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自身權利,更強力宣示永慶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頻頻示警,就是因為短期交易、坑殺消費者的案例依舊時有所聞。根據財政部統計,房地合一2.0上路滿一年,適用45%稅率的短期交易案件將上看3萬件,其中應有不少就是遭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一般消費者的案例,不僅受害當事人遭受巨大的金錢損失,房價也因此越炒越高!

吳良治總經理說明,中古屋的交易佔整年不動產交易的大宗,現在的消費者買賣屋都會透過仲介,仲介就是關鍵的第一線,如果仲介泯滅良心,配合投機客低買高賣,炒高房價,就會帶動周邊行情不合理的上漲,區域行情就再被推高,房價因此越推越高!以蝴蝶效應的理論來看,黑心仲介就是源頭,是第一隻蝴蝶,炒高房價的元凶!

圖2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特別提醒買賣房屋有三大財務風險。

擔心「錢途」被斷? 要求停播永慶房屋廣告

事實上,永慶揭開了業界「不能說的秘密」,不僅引起部分同業反彈,更被要求停播廣告!吳良治總經理分享,可能是永慶曝光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的炒房手法,讓消費者加以警覺,斬斷黑心仲介的「錢途」。2020年「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篇播出後,確實曾有部分同業要求永慶下架廣告不准再播。

但孫慶餘董事長在成立永慶房屋之初,就清楚定義了房仲的核心價值──不買房子、不賣房子。更多次提醒「房仲是良心事業,不能只做到合法,更要為消費者權益把關」,因此永慶經紀人以成為「誠實房仲」為榮,更深信「不做投機客的白手套、不炒房」是房仲業者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

圖3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

拒絕炒房!永慶「真房價保證」保證不賺差價

為了落實孫慶餘董事長打造公平房產交易平台的承諾,永慶房屋連年推出消費者保障的誠實服務,更提出「真房價保證」,保證不炒房不賺差價,若未落實最高將賠償買方四百萬元;賠償賣方最高四倍服務費,用實際的行動和服務,展現「房仲第一品牌」保障消費者權益的決心。

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提醒消費者買賣屋時優先參考永慶的誠實房價報告書,以避免消費者以不合理的價格買房,成為炒房下的受害者。同時,永慶房屋也提供業界唯一的「買賣屋全保障」的房仲品牌,讓消費者有一個公平交易的平台,拒絕讓台灣成為炒房之島。

本文章內容由「永慶房屋」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