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河蟹」性侵案 輔大社科院長夏林清:網路公審已判我死刑

被控「河蟹」性侵案 輔大社科院長夏林清:網路公審已判我死刑
Photo Credit:黃文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遭學生PO文指控企圖吃下系內性侵案件的輔大社會科學院院長夏林清,在出差返國後首次開記者會面對外界質疑。而輔大心理系則邀請系內師生於7日晚間共同參與討論,希望透過公開對話,釐清此次事件中的各方疑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輔仁大學心理系去年發生性侵事件,被害者男友朱生於5月底在臉書寫下近八千字的網誌,指控社會科學院院長夏林清為維護校譽和系所名聲,打算息事寧人,其後引發熱議。夏林清出差返國後,於今(7日)召開記者會,指該生的不實指控,讓她在網路公審中被判了死刑。夏林清要求朱生出面與她對話,並對不實證據道歉,否則追究到底,但並不會採取法律行動。

蘋果報導,去年6月輔仁大學舉行畢業舞會,一名王姓學生見一名學姊喝得爛醉,佯稱要送學姊回宿舍後,竟在途中於教學大樓一樓電梯外性侵學姊,結果正好被聯絡不到學姊前來找人的朱姓男友撞見,王男才趕緊穿上褲子,見到愈來愈多人到場還裝醉,要旁人幫他叫救護車。目前案件已走向法律途徑,由於學姊下體驗出王男的DNA,加上有參加聚會的學生證稱,王男扶女方離開後在走廊對她猥褻,檢方於今年1月將王男起訴。輔大校內處分則由心理系組成的工作小組進行。

不過5月底朱生在臉書寫下近8000字網誌,直指當時負責工作小組的社會科學院院長夏林清,為了校系名聲「息事寧人」而二度傷害被害人。文章中描述夏院長詢問被害人的情節,即使學姊已經痛哭失聲,她還是想從學姊口中逼問出「你確實酒後亂性」等證詞,同時表達「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並說服他們不要提報性平會、不要走法律途徑,讓在場的學姊跟男友都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一個原本令他們敬重的老師怎麼變成這樣?」

朱生在文中指出, 由夏院長帶領的工作小組讓他們相當失望,幾乎是二度傷害被害人,才讓他們在9月底提報性平會,二月初補充證據重判為性侵,才將加害人退學;並表示在被害人PO文公開性侵處理不當事件,且指名夏院長回應時,院方還下達封口令,約談了在文章按讚、回覆的學生。

自由報導,對此,甫由中國出差返國的夏林清今天召開記者會,公開去年事件發生後,校方處理程序以及由心理系主導成立的教育工作小組處理過程。

夏林清表示,該篇文章帶動了台灣對於「惡質權威」的憤怒,塑造了一個稻草人,成為大家攻擊的對象,「而夏林清就是那個稻草人」,「在網路公審中夏林清已經死了」,這是非常大的壓迫。

聯合報導,夏林清指出,朱姓學生在文中指責她延緩此事件提報性平會,但事實是,她本人於事發隔天(6月28日)就出國,直到7月12日才回國,不過心理系主任何東洪已於事發後第一時間籌組工作小組,該工作小組於20日召開第一次會議,直到9月24日教育工作小組任務完成停止,整個過程一直和被害人一起面對痛苦的經驗。在這之前校方也曾兩次向當事人說明性別會申請調查權益,當事人則於9月30日提報性別會申調,性別會受理,展開調查。

夏林清表示,提報性別會之前,雙方因學姐、學弟關係,原本要進一步開啟對話,受害女學生向男同學提出三點「認罪、退學、道歉」訴求,但加害人沒有答應,也在在律師建議之下,並未選擇直接面對面對話和道歉,被害人才在考慮十多天後決定提告。

夏林清強調,校園內發生性侵事件後,通常有兩種處理管道,一是走司法程序,一是性平會,該名受害學生一開始就知道性平權益,也進入司法程序,然而系上創造第三軌處理機制,也就是成立心理系教育工作小組,因此,她在這三個月中,沒有專權獨斷,也沒有「河蟹吃案」,而是以心理系教師的身份,參與在教育工作小組中,一起推動此進程。

風傳媒報導,夏林清說,這起事件跟她沒有利害關係,院長職不負責系內各種決策和系內學生事件的處理,這是系主任的職權。朱生在文中說她是為了私利,阻擾延緩性平,夏林清說,她毫無私利動機、不必吃案,希望朱能還給她一個公道,並與她對話,如果朱的資料是虛構,需向她道歉,因為貼文已經在公共領域中將她一槍斃命,她會追究到底。

夏林清也澄清,沒有指受害女學生是酒後亂性。她表示,工作小組開會時開放討論,有談論學生酒後發生的各種情況,但並非針對誰。夏林清說,確實覺得學生酒後會有一些習慣,但強調沒有說受害女學生是酒後亂性。她也說,系上有寄Email給系上學生的事情,並非她主導,今晚心理系的師生討論會上將公開工作紀錄。

夏林清在記者會上數度哽咽,她說最痛的不是名譽受損,而是朱生在文中指她「一直講述自己從白色恐怖時期一路走來的運動史的人,果然也最會白色恐怖的操作手法。」讓她感到最痛苦,因為她一輩子工作是希望讓台灣政治能真正落實民主。

ETtoday報導,夏林清向朱生喊話表示,他相信身為受害者男友,此事造成的痛苦與傷痛無以復加,而沒有得到加害者的真誠道歉,確實也會憤怒,那樣的憤怒也值得被尊重,但若這個憤怒轉成了一個不實、虛構的故事,型塑出一個眾人痛恨的惡質權威,而朱生自己卻在過程中轉變為一個受壓迫的正義之師,「這樣的轉變方式是合乎正義、合乎是非的嗎?」

夏林清表示,作為老師而決議來開記者會,是因為她認為指出朱同學的扭曲,是自己的教育責任,「教育不是只在課堂中和書本上的知識。」夏強調,整個事件在學校處理中完全合法,教育部也啟動了調查小組,「我相信調查結果會支持我此刻的論述」。

據悉,輔大心理系已邀請全系師生,於今日晚間6點共同參與「師生討論會」,期望以透過公開對話,釐清此次臉書事件中的各方疑點。夏林清也在記者會上邀請朱生參與討論會,一起面對文章中的指控。

聯合報導,輔大校方表示,今天夏林清是以個人名義開記者,不代表學校立場。而今天晚上輔大心理系將舉辦的「師生討論會」,學校不會強制朱生到場,至於朱生發文的目標等,學校不願多作回應。

夏林清記者會直播影片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