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以台灣為主體,六四也確實是我們集體記憶的一部分

即便以台灣為主體,六四也確實是我們集體記憶的一部分
1989年6月4日,天安門的紛亂達到高峰,在中國軍方強力鎮壓之下,造成民眾和學生大量傷亡。圖為抗爭者手持石塊攻擊坦克,並成功制服一架坦克車|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人,就在民主轉型前夕共同目睹了這場屠殺,相信當時的震撼,影響了日後,台灣人在政治上,所選擇的立場與方向。

文:陳強尼(大學兼任講師)

2009年以來,台灣都會舉辦紀念六四的晚會,參與籌辦包括了台灣的NGO、大學生,甚至還有過港澳生的參與。2016年的六四晚會,卻遭受了台灣國護照貼紙Taiwan Passport Sticker粉絲頁貼紙的質疑,認為「六四天安門事件跟台灣一點關係都沒有」並質疑為何不「同樣去紀念1988年緬甸的1988年『8888民主運動』或1980年韓國的『光州事件』?以及1965年印尼的『930事件』或發生於1975年至1979年間的『紅色高棉大屠殺』?​​​​​​」

當然,這其中有所誤解,因為參與籌辦六四紀念活動的許多人,確實也同時在關心上述的相關議題,例如在翁山蘇姬被囚禁期間,台灣持續有舉辦聲援緬甸政治犯的活動,而針對轉型正義議題,具有一定程度相似性的的台韓兩地,也有多次交流。不過,確實對六四的紀念規模,似乎稍微大於其他的事件;這其中的原因或許在於,即便以台灣主體的角度,六四確實是台灣集體記憶的一部分。

在2015年,巴黎發生恐怖攻擊期間,也有人質疑過,為什麼很多人換上了Pray for Paris的頭貼,卻對敘利亞的戰爭、土耳其的炸彈攻擊似乎不聞不問。其實這並不難理解,因為在攻擊發生的同時,國外的新聞APP持續地發送訊息,國內的新聞也開始跟進,巴黎的人們在街頭的驚恐呈現在電視上,Facebook的報平安系統,更提醒我們有多少朋友正處在攻擊範圍的附近。

新聞訊息與社群網路讓我們立刻與此一事件產生連結,而無論是敘利亞、土耳其或博科聖地在奈及利亞發動的恐攻,相對之下,由於訊息傳播量較低,較不即時,更缺乏了親朋好友這最切身相關的連結端點,而產生了距離。

換言之,一個事件對每個人來說是,在訊息高速傳播的時代,並不是取決於實體距離,而是取決於我們接收訊息的多寡。六四的情況也正是如此。1989年,台灣雖然解嚴,但仍處於動員戡亂時期,在形式上仍處於內戰體制。中國內部的社會抗爭,自然是國民黨政府十分樂見的傳播素材,也因此從4月的弔念胡耀邦,到5月廣場學生絕食,以致六四屠殺當天。整個過程,台灣的電視與報紙密切的關注。在當時媒體尚未自由化的情況下,這幾乎是當時唯一的新聞訊息。

在屠殺的當天,台灣聲援六四的集會正在進行,透過電話與已經戒嚴的北京連線。連線突然中斷,所有消息斷絕。沒有人知道,坦克與軍隊開入北京後發生了什麼事。直到隔天,CNN的畫面傳到台灣,所有人看到了在黑夜中,民眾隨著槍聲倉皇奔逃,看到了流著血的屍體,看到了軍隊與坦克在火焰中前進。此一景象,烙印在台灣人的眼中,影響了日後對中國政權的觀感。

媒體之外,社會也同時在動員,連署、募款、捐血或是在今日的自由廣場進行集會。小學老師會提醒學生關注六四,大學學生發起支持活動,當時最夯的專輯,就是集結各家明星錄製的歷史的傷口。當然,這些活動中或許無法排除國民黨刻意動員的成分,但在那個威權正將轉型的時期,中國法統將要破除台灣意識卻未全面興起的年代,聲援中國學運,成為了台灣歷史的一部分,也成為了當時所有人的集體記憶。此一社會動員更產生了一個非意料性效果,就是擴張了後續社會運動的空間。

而對於反國民黨的群體,例如說後來投入野百合學運的大學生,六四事件同樣必須加以關注,因為在1980年代的胡耀邦時期,中國確實達成一定程度的自由化。在經濟,在政治風氣都有開放的傾向。相對於同時間的台灣,中國,至少在北京可能有著更寬廣的政治空間,但胡耀邦死後,中國卻可能隨著接班鬥爭而走上不同的方向,這是隱藏在廣場之下的政治暗流。

而當時台灣的進步青年,同樣處於轉型的關鍵期,蔣家王朝雖然終結,但卻難以測度李登輝的真實想法,國民黨主流派與非主流派的鬥爭,尤其是握有軍權又企圖掌握政權的郝柏村,對台灣正萌芽的民主,更是無法抹滅的隱憂。也就是說,1989年,廣場學生的對政治發展的疑慮,也正是台灣進步青年對未來的隱憂。產生同理心,並進而支持,其實在自然也不過。中國學生所採用的民主牆等抗爭劇碼也一定程度影響了台灣學生的日後抗爭行動。

現下的台灣,仍有許多人會參與紀念六四,因為若我們真實理解,應可理解六四在對中國的認識、在對追求民主改革的氛圍及對台灣學運的實際行動,都對台灣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影響。而即便是作為一個外國的事件,仍對台灣影響重大,與緬甸、印尼發生的屠殺有所不同。台灣人,就在民主轉型前夕共同目睹了這場屠殺,相信當時的震撼,影響了日後,台灣人在政治上,所選擇的立場與方向。

(台灣國護照貼紙 Taiwan Passport Sticker的六四發文)

(台灣國護照貼紙 Taiwan Passport Sticker的6月5日針對「六四」一文致歉)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