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讀書、考試、升學,課本、參考書、補習班之外,我們還能保留一點「好奇心」嗎?

在讀書、考試、升學,課本、參考書、補習班之外,我們還能保留一點「好奇心」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起那年畢業的那群孩子,最後幾乎都依照自己的興趣選填科系,沒有被名校迷思左右,不覺得自己浪費了分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天看了學生寫的心得,有點雜亂,當下有點不開心,唸了幾句。

我在意的是孩子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上禮拜給國中生寫點新的練習,有學生調皮,一直想鑽規定的漏洞,彷彿只要偷到一點時間,少寫幾行字,就是莫大樂事。

我皺了皺眉頭,說,你想幹嘛都可以,可你一直想偷懶,鑽規定的漏洞,這壞習慣到底怎麼養成的,你有沒有想過。

但一方面,我又覺得孩子在這上面的表現,無辜遠大於他那一點小小的惡意。或者那根本稱不上惡意,只是一種對體制的微弱反抗,微弱到甚至連主張都沒有的不合作。

不合作可以,我一直鼓勵孩子去質疑和衝撞他不認同的那些,可我不希望孩子沒有自己的想法,剩下的只是消極的反抗

我們的教育往往會讓人變成這樣,這也不想做,那也不想做,可沒有為什麼,也不是因為更想做什麼,就只是不想而已

我跟他說,我知道我們的教育有問題,常常逼學生做一些他根本不想做的事情,可是你不能就這樣甘願被體制消磨,連自己的好奇心都丟失了。

沒有好奇心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群人,對這個世界失去了好奇心,不再去過問生活裡遇到的每個細節,不再想進一步了解新的事物,然後人云亦云、盲從,順著體制走,也不去思考合不合理、應不應該,你覺得怎樣?」我問。

學生說那很可怕。我跟他說,可怕吧,那麼你覺得我們的社會是不是已經快要變成這樣了呢?

讀書、考試、升學,課本、參考書、補習班,我們所謂國家未來的希望,十幾歲的孩子,最燦爛最熱情最勇敢最富創造力的年紀,扣除掉上面這些,究竟還剩下什麼?

離開考試離開學校之後,除了提早老化的腦袋,提早壞掉的脊椎,究竟還擁有什麼?

我給學生講論語,講那個被課本殺死的孔子。說我們不要看那些過於偉大和崇高的理想,也先不談複雜的政治或階級,我們只看孔子和學生的對話,看那些關於人生的思索。

真正讓人感動的那些對話,有多少是發生在課堂上,發生在單方面講授的過程中?

我很懷疑在孔子那個時代,學生不坐在教室裡,老師也沒有講台。但一切的可能卻在老師與學生的一問一答之中不斷發生。

學生深深明白老師的志向,看到了老師心中那個理想的世界

那年倉皇離開魯國,學生們也跟著他。一車兩馬,浪跡天涯。孔子不是什麼至聖先師,不該被搞成個銅像站在校門口春風化雨,他有的就是一群相信他,相信未來,相信夢想的傻學生,和一個永遠年輕的傻腦袋而已。

天地如此遼闊,老師能做的只是把學生帶到一個足以瞭望到遠方的位置,然後跟他說,就是這裡了。

「你以前沒看過,當年我也是被人這樣帶來的,站在這裡,站在這裡,好好看看這個世界。我知道,你看到的必定和我不同,所以我只能帶你到這裡。然後你會繼續走下去,如果可以,請記得也帶上一些新的人,那時候他們會比你年輕,和你一樣,對世界充滿好奇。」

孔子像
Photo Credit: Yuriy kosygin @ Flickr CC BY SA 3.0

我希望我們的教育該是這個樣子。

前幾天一個畢業的學生來訊,跟我說他休學了。

他說系上的學習氣氛不好,他覺得有點失望。他一直不敢跟我說這件事,因為當初是我一直鼓勵他選擇自己想讀的科系,才堅持走上這條路的。

他說或許他是個失敗的例子,但他還是希望我繼續鼓勵他的學弟妹、我現在的學生們,勇敢走上自己的路。

我跟他說,我一點都不擔心這件事,只要他有想過就好。我自己的學生我很放心,不管他們最後走上什麼路,那都是他們自己決定的,只要是這樣,我就一點也不擔心。

我本也不該擔心。

從那之後,人生本來就是他自己的。

我想起那年畢業的那群孩子,最後幾乎都依照自己的興趣選填科系,沒有被名校迷思左右,不覺得自己浪費了分數。

因為本來就沒有浪費分數這件事。

考了高分的學生,因著落點、因著社會期待選擇了那些比較「好」的科系,那他仍然是被選擇的那群,他並沒有比考不好的學生來得自由。

我當然也知道,很多學校有教授打混,有學生摸魚。這個教育制度出問題很久了,多數大學生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更不因著自己想要什麼而進入那些科系。沒有熱情、沒有想法,我們又能期待他在追求學問的路上長成怎樣的人?

只是我當年可能說得還是太少了,還是太理想了。

又或者,我一直念茲在茲的,希望學生們能持續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充滿好奇,是一個多麼不合理的要求。

這個世界已經失去這些太久了。

欸,可是不要放棄啊,雖然這個世界已經是這樣了,可是不要放棄啊。那些沒有真正愛過、擁抱過這個世界的人們,也許永遠不會知道,還對這世界有期待的人們,有多麼需要孩子澄澈的眼神,閃爍著興奮,閃爍著遠方。

我有多麼需要這些。

然後,請跟我來,直到我們再次看見那個生機盎然的宇宙,聽暴雨雷鳴,看路上落葉或行人。

然後我們再來讀書。

每個時代總得要有一些不放棄的人,歲月老不了他們,現實擊不垮他們,他們將永遠年輕。

「子入太廟,每事問。」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地表最強國文課沒有之一』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