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虐待典型圖像:失智失能的老人家,與心力交瘁的子女

老年虐待典型圖像:失智失能的老人家,與心力交瘁的子女
YouTube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年四百億,是現行長照的十倍,但還是不夠多,難以拉住那隻揮向失智失能老爸老媽,打了以後自己痛哭失聲後悔不已的手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嘉義市昨天(6/7)傳出有一名32歲兒子,當街掌摑因中風而尿失禁的58歲父親,遭路人拍下報警後事件曝光。雖然被虐者只有58歲,但依其體能與倚賴程度來看,就是一起老年虐待事件。

新聞傳出後,輿論與網友譁然,好像發現什麼驚奇事件,其實台灣每年發生三千多起老年虐待事件,只是絕大多數都在陰暗的家中房間裡上演。三千多件聽起來好像很多,未被發現與通報的黑數,更是多到難以想像。

為什麼?因為老人家失智失能,即使受虐受苦,也沒辦法主動投訴;況且老年虐待經常發生在沒有第三者在場的照顧關係裡,未被發現;還有,通報家暴以後,如果照顧者被諭令不能靠近被照顧者,老人家豈不更加孤苦無依?

所以說新聞中的老年虐待事件發生後,那名中風父親不願提告家暴,原因在此,但警方會向社會處提報為高風險家庭。

只是提報為高風險家庭又怎樣?社會處有辦法預防類似虐待事件再發生嗎?以家暴與高風險家庭的概念來處理老年虐待,是台灣衛社政法體系常見的錯誤。

老年虐待的本質,就是長照問題。

日本統計得最清楚。日本每年發生一萬六千起以上的老年虐待事件,絕大多數都是發生在住家,少數發生在照顧機構。在老年虐待的發生原因裡,排名第一,約佔四分之一的,是照顧壓力導致身心疲累而施虐,其次是照顧者本身罹病或失能,再來是家庭經濟困難。

老年虐待的受虐者,都是生活無法獨立的老人家,而且不管倚賴照顧程度高低,都可能受虐,尤須注意的是,九成以上的受虐老人家都有失智症。

施虐者呢?在日本,四成以上的老年虐待,出自兒子之手。為什麼?男性照顧者,尤其年輕男性,照顧不來又不會求助再加上衝動控制不好,盛怒之下當然一巴掌就甩過去。

所以說,老年虐待的典型圖像就是:需長照老人家與心力交瘁的兒子。新聞中的當事人,是不是如此?

在日本的統計裡,通報老年虐待,最多來自居服員,他們在居家服務時發現老人家身心狀況有異而通報。此外是鄰居、警察或其他家屬。令人好奇的是,台灣一年通報三千多件老年虐待,數目不算少,但台灣居服員那麼少,到底這些事件由誰通報?日本有「高齡者虐待防止法」,獨立於家暴通報體系之外,台灣將來也必須制定。

老年虐待的行為方式,可分為肢體虐待,比如毆打;心理虐待,比如辱罵或限制日常設施使用;照顧忽略或遺棄;性虐待;與經濟虐待,比如不給生活費等。其中最多的是肢體虐待。

要預防老年虐待,首要工作當然是把長照體系做好。新聞發生後,許多人可以同理施虐兒子照顧中風父親的辛苦,不再只是指責他不孝,但「長照」兩個關鍵字還是甚少被一併提起。

長照沒做好,就會產生形形色色的長照悲歌,老年虐待就是其中之一。長照如果做得夠好,新聞中的兒子,可以向長照窗口申請居家服務、日間照顧或短期全日照顧,讓自己得到喘息,甚至可以繼續上班,不必為了照顧父親而犧牲工作。

除了照顧時間減少,在照顧技巧上,也可以得到協助,比如到長照體系開設的照顧技巧訓練班上課,學習如何處理老人家的尿失禁問題。但照顧壓力即使有這些協助還是沉重,許多家屬還是苦不堪言,這時候就可以參加家屬支持團體,與其他照顧者促膝圍坐,一起聊一聊哭一哭,再回去走漫長的照顧之路。而如果照顧者已經罹患失眠、焦慮與憂鬱等疾病,也可以轉介醫療體系接受治療。

但台灣的長照,目前有辦法做到這些嗎?只能做到三十分之一。

新聞中的父親才58歲,兒子還要照顧他多久?沒有夠好的長照體系,再孝順,體力再好,意志再堅強的鐵人家屬,都會心力交瘁,徹底崩潰,而在衝動之下做出對老人家不敬甚至造成傷害的言行舉止。

然而台灣的長照體系,有辦法遏止這類老年虐待繼續滋長嗎?閣揆林全這兩天在立院說,新政府決定做稅收制長照,每年找四百億財源來照顧需長照老人家,不會做每年可收一千一百億的長照保險,因為照服員沒那麼多,一千一百億花不完。

每年四百億,是現行長照的十倍,但還是不夠多,難以拉住那隻揮向失智失能老爸老媽,打了以後自己痛哭失聲後悔不已的手掌。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