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莫內(一)︰由入選沙龍到認清定位

認識莫內(一)︰由入選沙龍到認清定位
Claude Monet, The Frog Pond, 1869. Oil on canva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象派畫家莫內的名字家喻戶曉,本系列嘗試透過其生平切入,了解莫內一生的經歷,及其畫風的變化。

1870年,法國度過了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藝術家在戰後紛紛離開頹垣敗瓦的巴黎,但莫內、竇家、畢沙羅、雷諾瓦等藝術先鋒依然定期回到巴黎聚會,商討未來的藝術方向。戰後的沙龍藝術展依舊令人失望。

一個獨立畫展

1873年,這班藝術家把心一橫,一起成立一家合資公司,名為「Anonymous Society of Artist – Painters, Sculptors, Engravers, etc.」,包括六位核心畫家成員:莫內、畢沙羅、竇家、雷諾瓦、西斯莱和莫里索。他們決意搞一個獨立於沙龍和學院派的畫展,莫內挑選了五幅作品展出,其中一幅畫的是他的故鄉──Le Havre。

正當雷諾瓦的弟弟在寫展品目錄時,他為這幅作品提議了一個單調乏味的標題:《A View of a Village》。莫內甚感不滿,把它改為《印象,日出》(Impression, Sunrise)。

Claude_Monet,_Impression,_soleil_levant
Claude Monet, Impression, Sunrise, 1872. Oil on canvas.

First Exhibition很自然地引起社會不少迴響。在芸芸作品中,莫內的《印象,日出》惹起尖刻的批評。藝評人Louis Leroy在報章《Le Charivari》發表了針對莫內的文章,題為〈Exhibition of the Impressionists〉:

“Impression I was certain of it. I was just telling myself that, since I was impressed, there had to be some impression in it — and what freedom, what ease of workmanship! A preliminary drawing for a wallpaper pattern is more finished than this seascape."

印象派誕生

面對公開的嬉笑怒駡,畫家們只有一個應對方法:化侮辱為驕傲──自此以「印象派」自居。從此,再沒有人記得他們是「Anonymous Society」,也沒有人記得畫展原來的名字是「First Exhibition of Society of Painters, Sculptors and Engravers」。自那一刻開始,世間上有了一個新名字:印象派。

除了中產階級的生活,風景畫是印象派極為重要的題材。印象派以前的風景,都是用以盛載歷史、神話、宗教主題及文學意涵的背景。風景本身,並無價值,最多只是用來點綴中產階級的家居。

直至到了巴比松學院(Barbizon School)及印象派,風景畫終於有了獨立於一切目的的價值,風景的光影變化成為了畫作的重點。到了印象派,風景畫提升為呈現畫家精神脈絡的絕美景致。這當中的轉變,莫內功不可沒。雖然其他印象派畫家也有描繪風景,但留下的數量與價值,遠遠不及莫內。

莫內與其他印象派畫家之別

莫內的人生與其它印象派畫家不同的地方有三點:

一、在一眾畫家中,他是壽命最長的一位,享年86歲。莫內十多歲開始畫畫,25歲第一次提交作品到沙龍。他的藝術壽命超過60年。在藝術世界六十年的遊刃,足以令他不斷鑽研和改變自己的風格,留下的作品美不勝收。

二、要了解其他畫家的作品,我們未必需要深入了解畫家的人生,例如竇家的女帽店Caillebotte的同性戀作品,他們的作品,本來就懂得說話。但莫內不同,若想理解他的作品,我們必須瞭解他的遭遇。莫內筆下的景致,與他的經歷和內心世界緊緊相扣著。他的畫作猶如他的遊記,把畢生的足跡記錄下來。

三、莫內極為重視家庭生活與私人空間。到了近40歲,莫內為了維護其家人與私生活的聲譽,漸漸遠離巴黎,甚至避開參展印象派畫展。孤僻的性格令莫內漸漸抽離巴黎的藝術圈子,莫內卻因此得以專注地塑造專屬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大自然世界。

有了這個概念,讓我們一起進入莫內的世界。

室外作畫

莫內畫風的第一個特點,是「plein air study」,意即室外作畫,就如我們今天的寫生。寫生在當代社會絕不是高等藝術,傳統以來,所有大師級的作品都在藝術家的工作室完成。

到了莫內作畫的年代,藝術家的習慣產生了變化:藝術界出現了牙膏狀的、現成的顏料,藝術家不用再自行調製顏料,造就了畫家室外作畫的便利。然而「plein air study」是莫內獨創嗎?這我們得由莫內的童年說起。

莫內在法國西北部的Le Havre海港(Le Havre意即the port, the harbour)長大,在學時期已開始動筆畫漫畫賺取外快,仿效報紙上諷刺時弊的漫畫家。

一位不論在當代或是後世都名不見經傳的風景畫家──Boudin,看得出莫內的潛質,鼓勵莫內認真作畫,更教導影響莫內一生的室外作畫,在室外觀察天氣的晦明變化。當時還未到20歲的莫內雖然不甚敬重貧困的Boudin,卻對繪畫產生了濃厚興趣,幾經辛苦終於說服父親,隻身前往巴黎隨Charles Gleyre作畫,立下宏志成為專職畫家。

Gleyre是傳統學院派藝術家,卻對畫室的學徒採取自由開放的態度。更重要的是,莫內在這個畫室裡認識了畢生摯友雷諾瓦、Frédéric Bazille、西斯莱等年輕畫家,在畫室裡互相觀摩與學習,更不時在街頭的cafe流連,漸漸組成一個Avant-garde的圈子。這班年輕人不會知道,當時寂寂無名的他們,在十年後竟然一同成為印象派的中流砥柱。

只差一個字

當時的年輕畫家目標只有一個:沙龍。1863年,馬奈的作品《草原上的午餐》被拒絕,卻在「被拒絕參展的沙龍」展出,震驚社會。莫內當時23歲,一直密切留意沙龍的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