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粽子比喻第三性公關?嘲笑性別差異本身就是一種歧視

拿粽子比喻第三性公關?嘲笑性別差異本身就是一種歧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玫瑰少年葉永鋕為什麼會死,不就是因為同學笑他娘才欺負他嗎?我們要如何在一邊忽視訕笑性別差異的同時,又好好教導下一代多元性別尊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黃盟勝(Droger Huang,原為Mac軟體操作分享的部落客作者,著有Mac玩家特區等相關書籍。由於熱愛使用及操作各式軟體,也接觸許多自由軟體的使用。曾協助自由軟體技術交流網相關資訊新聞的內容蒐集,擔任Taiwan.CNET合作部落客,亦不定期於Linux相關雜誌著有專欄評論文章。)

不同於傳統強調男女有別的狀況,在女性偏愛俊美、美形的現在,尤其八年級生或90後的性別印象,已有越來越模糊的趨勢;大家也越來越強調多元性別的尊重。然而由於時代的演進,我們往往還留有一些舊有的價值觀,像是容易出現一些基於性別差異訕笑的行為,卻不自覺那其實就是一種歧視。例如最近某網路部落客以第三性公關作為比喻,說「北部粽是一種扮裝的油飯」而引發爭議。

該部落客也曾因為法務部羅前部長的一些風波,而鼓吹不尊重的戲謔行為發爭議。他個人臉書上的回應是說他有在接觸第三性公關,所以沒有歧視。這就和「我有許多同志朋友,但是他們結婚會破壞婚姻價值」同樣存在邏輯上的矛盾。

另外最近在網路媒體《哈哈台》當中,也有一改編同志漫畫的影片在流傳,內容就是在講同志的跨性別特質,以及自己遇到別人比較娘的時候的反應。也許在漫畫原作當中,本身是希望藉由描述同志一部份人特質當自嘲的同時,也能讓大眾多看到不同的性別面向。然而,該網路平台在改編的同時,本身或許就遭遇到了一個盲點,那就是改編本身是否會落入一種拿異性戀對同志刻板印象作為笑點的狀況。

這就讓人想到,到底何時男扮女,或裝陰柔等跨性別的狀況可以不再是一個笑點。畢竟這類問題從Nathan Lane在演《鳥籠》(The Birdcage)這部電影的時候,就被攻擊「身為同志還用刻板印象表現同志角色」。問題是,以前就是要以這樣鮮明的身份,才更能凸顯不同特色的人存在。但在現在逐漸接受多元尊重的狀況下,為何那樣的角色就會被定位成可笑?到底要到幾時裝娘或跨性別才不可笑,這是個遲早需要找到終點答案的疑問。

要做到不嘲笑性別差異這一點,從根本上的出發才是真正的多元性別尊重。像一些跨性別表演的確很有趣,但那其實是因為他們表現出令人莞爾的個性特質,像是故意裝凶悍的恰北北,或是裝三八。那都是因為人格特質上的幽默,而不是因為他們的跨性別而有趣。

鼓吹差異的訕笑,本身就是一種危險的行為,就像一些針對美醜的訕笑。當我們在笑裝醜的時候,價值觀就會相應產生。像是慧慈、如花、法拉利姐他們在靠被取笑變紅,但那也是萬中選一,而且他們其實也在為被笑醜這件事而辛苦著。還好很多人都會喜歡他們的天真,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從一路被取笑,到最後轉為被大家疼惜的。有多少人能撐得過去?

希望在觀念和社會風氣進步到那樣的一天之前,可以讓大家多思考和接受不同性別形象跟喜好的牽動,是否可以調整,或至少提升到認為「那是一種一般現象」而無感,而非覺得「這很可笑」。

價值觀都是慢慢改變的,也許有時候大家真的還是會笑出來,但要記得那樣的嘲笑是會出人命的。玫瑰少年葉永鋕為什麼會死,不就是因為同學笑他娘才欺負他嗎?我們要如何在一邊忽視訕笑性別差異的同時,又好好教導下一代多元性別尊重?

這真的很危險,你不知道訕笑到最後的後果是由誰承擔。而這嘲笑的本身,就是一種價值觀上的衝突,是應當被導正的。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