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罷工人民暴動,球場一半還沒蓋好,百弊叢生的巴西世界盃能否上演6月奇蹟?

警察罷工人民暴動,球場一半還沒蓋好,百弊叢生的巴西世界盃能否上演6月奇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男孩舉著全巴西人的疑問:「世界盃足球賽的受益者究竟是FIFA、商人,還是巴西人民?」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睽違四年,6月12日將在巴西舉辦的世界盃足球賽,全世界都引頸企盼。然而,隨著比賽時間逐漸逼近,藏在世界盃光輝之下的陰暗問題也逐漸浮上檯面,場館興建的延誤、施工環境險惡、警察罷工、雛妓氾濫和人民暴動,逐一湧現。面對手握門票蓄勢待發的全世界球迷,巴西真的準備好了嗎?

持續延宕的世界盃興建工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的世界盃主場館建設進度嚴重落後,開場的伊塔蓋拉球場,目前也僅能容納一半的觀眾。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距離世界盃足球賽開場只剩3周不到,然而截至目前為止,12座將進行比賽的球場中卻有超過一半的場地尚未完工,就連開幕賽所在地聖保羅的伊塔蓋拉球場,也還有一半的觀眾席尚未設置妥當,隨處可見垂落的電線。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里約熱內盧國際機場是否能接待世界盃開場後大量的觀光人潮,也不斷遭受國際質疑。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里約熱內盧的加利昂國際機場是全國重要的樞紐,世界盃開始後將迎接60萬以上的觀光人潮。然而,機場的建設與改造也都遠遠落後於預定的完成時程。此外,巴西國內的大眾運輸工具也問題重重,位在聖保羅的單軌列車連鐵軌都尚未連接,在世界盃前完工的可能微乎其微。

缺乏維安措施的世界盃施工環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被忽略的世界盃會場工地安全,導致9名巴西工人死亡,民眾將他們的遺像與鮮花擺放在街頭,抗議政府的疏失。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建設進度落後,遭受國際足球總會(FIFA)施壓加速完工,然而趕工過程中,卻導致世界盃相關興建工程的9名人員死亡。巴西總統羅賽芙(Dilma Rousseff)雖已簽署勞工安全指引,但指引卻未提及勞工工作安全須知,只要求「政府、建設公司和社會盡其所能,採取勞工安全措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0年海地震災發生後,巴西政府向海地災民提供與世界杯和奧運會相關的工作機會,海地移民正以每天70人的速度經由秘魯來到巴西境內。Milice也是海地災民之一,現在他負責世足會場的興建,期待有一天能接妻小到巴西團圓。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許多人並不知道,他們腳下踢的世界盃標準足球,是由印度的工人們一針一線縫製而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國際建築暨林木工人工會(BWI)指出,為了加速完成大型體育活動相關工程,勞工生命安全很可能受到威脅,尤其是像巴西一般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不完善的國家或地區。

世界盃帶來的雛妓商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警察發現了一名13歲的妓女,她說:「最常光臨的顧客是那些建造球場的工人,他們還害我懷孕,而我父親根本不關心我,對他來說,我只是張會吃飯的嘴巴而已。」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當地的人口販子已開始大量招募年輕女孩到紅燈區工作,以應付世足賽期間遊客的性需求。即使與兒童性交易在巴西是違法勾當,然而對許多巴西人來說,年輕女孩賣淫卻再正常不過,目前大約有50萬名11歲左右的巴西女童被父母賣到妓院。

世界盃的來臨,恐怕將使雛妓遭受更多的暴力以及性威脅。

被無家可歸的年輕人佔領的巴西街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無家可歸工人組織」霸佔了巴西的一角,搭起帳篷居住在此,他們自行舉辦了「人民的世界盃」,並且宣示即使比賽開始後,也會繼續抗爭。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近日,近3000位自稱「無家可歸工人運動組織」的參加者聚集在巴西聖保羅世界盃體育場前,抗議巴西政府花費巨額籌辦世界盃,卻讓大批人民因房價飛漲而無家可歸。抗議者表示,「我們並不反對世界盃,但政府應該將改善國家醫療衛生、交通和住房作為第一優先,這才是巴西人民真正所需。」

人民在街頭吶喊:衣食無法溫飽,何來歡樂世界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巴西政府舉債興辦世界盃,卻忽略基本民生的同時,巴西畫家Paulo Ito在街頭畫出了自己的心聲。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今年的巴西世界盃足球賽,是有史以來花費最高的足球賽事,預算用於新建或改造12個足球場館、改善公共設施,以及維安的升級,然而大部分世足的開銷卻需要由巴西的納稅人負擔;此外,世足賽的熱潮更讓巴西的房租、物價及公共運輸票價持續高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畫家Paulo Ito正拿著電話,穿越自己的創作。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同時,興建期間所有球場的修繕費用至少是預算的兩倍,讓人民開始質疑政府貪腐的可能。在貧富差距嚴重的巴西,基本的教育、醫療衛生、公共交通等基本需求都尚未獲得解決,政府卻斥資數百億美元舉辦世足賽,讓民眾感到本末倒置,不惜走上街頭採取抗爭行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即使世界盃的光芒燦爛耀眼,對多數巴西人來說,「沒有煩憂地活著」才是他們最在意的事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人喜歡在貧民窟、街頭、海邊等一切開放的場地踢足球,足球就像他們的命運;然而不斷發生的抗爭與暴動,讓單純快樂的足球也蒙上一層灰影。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上萬名抗議民眾高喊著反世足口號:「沒有人民的世界盃,讓我再次上街!」,示威遊行在至少12個世足主辦城市激烈進行,他們憤怒地焚燒巴西國旗與輪胎,政府不得不出動鎮暴部隊控制情勢。

「人民無法從世界盃中獲得任何好處,這些政客、企業家和公司,才是真正的得利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西里約熱內盧的示威民眾焚燒著巴西國旗,吶喊著沒有人民就沒有世界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巴西的累西腓市,由於逐漸演變為血腥衝突,巴西警方只好請求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協助維安,在街道上甚至可以看見鎮暴用的坦克車隊。


面對期待,有些事我們不能遺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今年36歲的Alexandre Toledo過去曾是足球選手,但在1996年因車禍喪失了他的左腿;現在他仍不放棄足球之路,同時也期待著世界盃的到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國際足球總會也因狀況連連的巴西而備受壓力,他們2月份才為營運不佳的巴西委員會支付了一張近2千萬美元的帳單,以改善巴西的電力設備,以免沒有足夠的電力轉播世界盃球賽。

然而,除了一片混亂的世足賽,巴西也在準備迎接2016年的奧運賽事。紐約大學運動社會學教授伊格爾(Lee Igel )表示:「巴西目前在處理世足賽上遇見的一切大小問題,都將影響2016年巴西奧運的世界觀感。」而這也是巴西政府正竭盡所能針對世足困境採取補救措施的原因之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群巴西孩童將足球拋向天際,期待世界盃足球賽的到來。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即使現在看來滿目瘡痍,我們相信,仍有許多巴西人引頸企盼著世界盃足球賽的到來,就如同巴西前總統盧拉曾說過,「巴西人什麼都可以沒有,就是不能沒有足球。」

但也別忘記美國駐巴西大使阿雅黛(Liliana Ayalde)說過的那句話:

「所有的大型賽事都有它需要面對的困境,而我相信巴西正致力於創造一場完美的賽事;我們能做的,就是在世界盃開始後,也不要被炫麗的外表沖昏了頭,而忘了持續關注巴西人真正在意的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