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前財長:歐洲央行獨立性的幌子已經成為了一塊遮羞布

希臘前財長:歐洲央行獨立性的幌子已經成為了一塊遮羞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元區目前的設計使得歐洲央行不可能維持其獨立性。更糟的是,獨立性的幌子已經成為了一塊遮羞布,不僅粉飾了那些政治動機,更與自由民主的原則背道而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Yanis Varoufakis(希臘前財政部長,現為雅典大學經濟學教授)

對中央銀行獨立性的堅守是人們希望「靠譜」政策制定者所能秉承信條的重要組成部分(還有私有化,勞動力市場的「靈活性」等等)。但央行應該獨立於什麼而存在?答案似乎顯而易見:政府。

在這個意義上說,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就是個典型的獨立中央銀行:沒有任何一個單一政府做它的後盾,同時也明確禁止被拿來當作任何國家政府的後盾。然而歐洲央行卻是發達經濟體中獨立性最低的中央銀行。

核心的難題來自於歐洲央行的「不救助」條款——禁止其援助任何破產的成員國政府。由於商業銀行是各成員國政府籌集資金的一個重要來源,而歐洲央行被迫拒絕為那些位於破產國的銀行提供流動性。因此歐洲央行是建立在阻止其作為最後貸款人的規則之上的。

這一安排的致命弱點是缺乏針對歐元區成員國的破產程序。於是當希臘在2010年宣布破產後,德法兩國政府拒絕承認希臘政府擁有抹去兩國銀行所持債務的權利,結果希臘的第一個「救市」就是用來讓德法兩國銀行全身而退的,但這樣做只是進一步加深了希臘的債務困境。

也正是這一點充分暴露了歐洲央行獨立性的缺失。2010年以來,希臘政府一直依賴一系列永遠無法償還的貸款來維持自身擁有償付能力的表象。一個真正獨立的歐洲央行,根據自身的規則,應拒絕接受所有由希臘政府擔保的債務負債抵押品——政府債券,國庫券以及希臘銀行為維持周轉而發行的500億歐元(折合560億美元)白條。

當然,這種拒絕將導致希臘各銀行紛紛倒閉,並立即引發希臘退出歐元區,因為政府被迫得去發行屬於自己的流動性。唯一的選擇將是藉助一個有意義的債務重組來結束希臘的破產。無奈歐洲的政治機構不願採用上述任何一個選項,而是選擇去敷衍拖延希臘的破產狀況——並假裝已經通過新一批的貸款解決了這一問題。

歐洲央行一直都對希臘債權人要求下所產生的拖延掩飾行為持默許態度,也因此撕下了其自稱獨立的偽裝。如果要保證希臘各銀行繼續營業,並接受它們提供的政府擔保抵押品,歐洲央行有義務給予希臘債務一個不救助規則之外的豁免。但為了繼續箝制住希臘,德國堅持這項豁免條件必須得​​到它的批准——或者在歐洲的語境中,就是要讓歐元區各國財政部長一致認定「希臘的財政整頓和改革計劃正處於合理的軌道上。」

因此實際上是政治家在指揮歐洲央行何時該切斷整個銀行系統的流動性。可見歐洲央行一方面在面對破產的歐盟外圍國家政府時號稱獨立​​,一方面又聽任歐洲債權國政府的擺布。

我們可以重新審視債權國是如何對待2015年1月選舉產生的希臘政府,並藉此說明歐洲央行的困局。

2014年12月時形勢已經相當明朗,前任政府瀕臨倒台,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即將上台。希臘央行行長這個歐洲央行的爪牙竟然「預測」市場面臨流動性緊張,暗示激進左翼聯盟的勝選將會導致銀行系統不穩定——但凡認真考量過的人都會意識到這份聲明很可能會導致擠兌。

激進左翼聯盟在選舉中獲勝後,我也隨即在2月就任財政部長,那時銀行擠兌得一塌糊塗,股票一落千丈。究其原因,顯然是因為大家都知道德國強烈反對我們這屆政府,即將禁止歐洲央行繼續維持接受希臘抵押品的豁免要求。

為了穩定局勢,我飛赴倫敦去遊說一眾金融家,闡述關於改革和債務重組的一系列溫和合理政策。第二天早上,股市反彈了13%,銀行股上漲幅度超過20%,擠兌停止了。

當天,歐洲央行在德國壓力下撤銷了其豁免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從而切斷了希臘銀行向歐洲央行的直接融資渠道,並將它們導向希臘央行的高價融資渠道(所謂的緊急流動性援助)。不出所料,股價暴跌和銀行擠兌捲土重來,希臘銀行系統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流失450億歐元存款。與此同時,德國和其他債權國開始逼迫希臘接受新的財政緊縮措施,作為反抗「歐洲央行的」決定的代價。

這並不是歐洲央行的唯一一次基於政治動機的出手。同樣積極的還有其限制希臘銀行政府國債購買的決定,指示它們拒絕債務展期。這削弱了我治下的希臘財政部償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貸款的能力,而正是該組織堅持要求大幅削減養老金和取消對希臘工人最後的保護屏障。

在歐洲央行的步步緊逼之下,我們抵制德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行進一步緊縮政策的要求並堅持了5個月。最後在2015年6月,所有希臘銀行的流動性供應都被關閉,只能關門大吉。隨後各方再次嘗試分裂我們的政府並迫使我們的總理屈服——他也彈盡糧絕,只得接受850億歐元的最新一筆的拖延掩飾貸款。

差不多一年後,這幫債權國又來推動更嚴厲的緊縮政策以換取更多的貸款。這時候希臘央行行長(那位曾引發了2014年12月第一輪擠兌的人)又跳出來公開聲稱是我們這屆政府在2015年6月之前所持的立場導致了450億歐元的存款流失,隨之而​​來的銀行倒閉以及新一輪的拖延掩飾貸款。施暴者竟然指責受害者,歐洲央行也公開自身作為其幕後政治大佬——債權國——鷹犬的角色。

歐元區目前的設計使得歐洲央行不可能維持其獨立性。更糟的是,獨立性的幌子已經成為了一塊遮羞布,不僅粉飾了那些政治動機,更與自由民主的原則背道而馳。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歐洲央行的獨立假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