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讚美的鏡子、變成像父母般的庇護者:精神科醫師應對自戀型人格的對話技巧

變成讚美的鏡子、變成像父母般的庇護者:精神科醫師應對自戀型人格的對話技巧
Photo Credit: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赫的自體心理學對話,充滿輕鬆的同理氛圍。柯赫也將成為自我客體用「成為家人」這樣的說法來表現。當未能達到成為家人般的連結,或許也就無法填補心理構造的缺陷了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岡田尊司

(前續)拯救過無數受困心靈的精神科醫師,教你如何應對焦慮型、迴避型、自戀型人格?

柯赫的自體心理學

實際用這樣的觀點重新檢視自戀性格、致力於自戀型人格障礙治療的是精神分析醫師漢斯.柯赫(Heinz Kohut,1913~1981年)。柯赫對於自戀人格不抱持否定的態度,甚至認為,這是讓人類的生存或可能性蓬勃發展中重要的一環。只不過,自戀性人格者,因為在發展自戀的途中停滯了下來,所以必須稍加培養。透過治療的實踐,確立了該如何順利支持自戀性人格者、促使自戀成熟的有用方法。從這當中,我們也可以學習到重要的對話技巧。但在這之前,先來稍微談一下,所謂的自戀型人格障礙是什麼。

自戀型人格障礙的特徵,就是擁有過剩的自信心與自尊心,對他人充滿自大感、缺乏同理心的態度;他會將自己視為特別的存在、懷抱著浮誇的願望、期待周圍的人給予特別的對待或讚賞等。若這些未能如願,便會感到強烈的憤怒與挫折。實際上,其中也有不少有能力的人或成功人士。但當現實人生事與願違時,他們就會陷入抑鬱而繭居,靠著控制與支配符合己意的對象,來發洩不滿。

就算不至於完全符合,在我們的身旁應該還算不少,在某種程度具有如此傾向的人。若能與這種類型的人好好相處、給予他們支持,便能發揮超乎常人的能力與力量,和支持者也能維持良好的關係。但如果支持或相處方法有誤,不但當事人無法發揮他的能力,與支持者的關係也會變得破碎,導致悲慘的局面。出於好心還會引來暴怒,甚至成為攻擊的對象。

柯赫認為,自戀型人格障礙是因兒時自戀未能適度被滿足造成構造性缺陷的狀態。因此,認同自戀型人格障礙者,便可彌補這種心靈的缺陷,因此在向對方打開心扉對談時會顯著地表現出來。柯赫認為,這種與平時稍有不同的對話,正是克服構造性缺陷的關鍵所在。為什麼呢?因為當事人會在不知不覺當中這麼做,而逐漸修復自己的缺陷。

柯赫的對話技巧會讓這種類型的人充滿活力,不只助於充分發揮他本身具有的能力(非驕傲自滿或優越感等),而是以自然的態度與人相處、學會重視對方的感覺。對於如何相處這個問題,提供了一個答案。

那麼,柯赫的對話方法是什麼呢?

成為鏡子的技巧

柯赫注意到,自戀型人格障礙者會表現出兩種轉移模式。所謂的轉移,誠如之前說明過的,會將兒時懷抱的感情轉向他人。柯赫發現,這種自戀失衡的人,會表現出特有的轉移方式。

其一亦被稱為鏡映轉移,就像面對能映照出自己身影的鏡子一樣面對對方。白雪公主的繼母在與魔鏡的對話中,詢問魔鏡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是誰?」魔鏡若回答:「就是您。」便是一段感到滿足的關係。這面鏡子,就是映照出自戀、給予讚美的鏡子。這個人所追求的,就是自己的優點像鏡子般被映照出來,絕對不容許自己被否定、貶抑,被指出缺點。

一般而言,會與鏡子對話是很不自然的吧!然而,自戀型人格障礙者中,這種事情卻是很典型地。鏡映轉移在自戀型人格障礙中,被認為是殘留了誇大自體這種最幼年階段的自戀者特徵。柯赫的發現有趣的地方在於,不是只有像鏡子映照般產生轉移而已,且認同這樣的鏡映轉移是有意義的,並能積極地加以活用。柯赫發現,藉由鏡映轉移的產生,能使幼時誇大自體的讚美欲求獲得滿足,可促使其從幼時階段畢業,轉而成長、成熟。

貫徹接納與讚賞

鏡映轉移可說是一種成為鏡子的技巧。當對方在自吹自擂或說自己的事時,要拋棄「什麼嘛!只會吹噓或又再講自己的事了。」的念頭,也不可以擺出不耐煩的臉色,這樣是無法成為好的傾聽者與支持者的。

看到做出如此反應的你,對方不只會喪失想要談話的意願,對於你的信任感與好評也會消失殆盡。這樣就無法為這種類型的人帶來助力,反而會削減了他的能量。當這種類型的人覺得不被你支持時,不是轉而尋求別的支持而離開你,就是會對你發怒,任何一種方式都會導致走上讓關係破裂的道路。

因此,不如對抱持幼時自戀的人,貫徹讚美的鏡子,映照出此人的優點,讓他誇大自體的願望獲得滿足。

「哇!好厲害喔!這個是怎麼了嗎?」單純地讚賞、持續傾聽是基本的。

「這個好強喔!果然是天才(超人)呀!」

「你真的很棒耶!從來沒看過這種人。」

稍微誇大一點剛剛好。你能了解到我的過人之處,對方的臉應該也會閃閃發光。

這種類型的人,一旦被讚美,就能發揮出巨大的潛在能力。利用映照出自己的鏡子還能有創造性的成長。為了達到成長,就必須要有能肯定地映照出自己、給予支持的鏡子。

唱反調、還有更好的想法等等,不斷陳述自己的意見者,並不是一面好的鏡子。因為,鏡子若說出自己的事,作為一面鏡子就算是瑕疵品了。必須將聚光燈只照在對方身上。不要妨礙對方自由飛翔的思緒,要從心底發出驚嘆,以激賞對方話語的態度,是很重要的。

承受理想化的重擔

另外還有一種,自戀型人格障礙者會出現的轉移模式特徵,稱為理想化轉移。他會不斷地將治療者理想化、視為了不起的人物,過度地尊敬或憧憬,還會錯覺地認為對方什麼問題都能幫他解決。

大部分的人被如此地過度理想化應該都會感到不舒服,而想要大喊:「我才沒有那麼偉大!」「不要過分抬舉我了!」可是,柯赫認為,接受當事人的理想化欲求,某種程度地給予滿足,也是很重要。換句話說,這麼做也是回應其對於能保護、引導他的自我理想化父母的渴求。相反地,如果採取打破當事人理想化願望的態度,將會導致完全的反效果,只會讓過去的傷口再度重現而已。對當事人來說,他要追求的是一個能被同理對待,可以持續信任、尊敬的存在。

嚴格地對待、變得有情緒,適度展現人性弱點的一面等等的進程,逐漸將理想現實化雖然是好的,但突然讓對方感到幻滅,逃離理想化的形象,是會挫傷對方的理想化欲求,就不能成為一名真正的引導者了。想要成為引導者,必須自我磨練,以承受理想化的沉重壓力。產生理想化轉移類型的人,是比誇大自體還稍微成長一點的自戀階段―在「理想化父母的意象」中挫敗的人。這種類型的人因為對父母感到強烈的失望,或是覺得父母不值得尊敬,因而使得自戀無法獲得滿足。這些人需要的是,將代替父母的人物理想化,藉由投射在此人身上的自戀,感受到自豪的滿足。因此,當這種類型的人產生理想化轉移時,不應該加以貶抑或擺脫,必須站在指導者的立場,大方地接納。

柯赫認為,產生理想化是表示預期恢復度很高,但事實上,也可以說是修復傷口時不可或缺的階段。

自我客體與變形內化

即便如此,接受鏡映轉移或理想化轉移,為何會與自戀的成熟有所關聯呢?以一般對話技巧的標準來看,這種稍微奇妙的對話方式,很容易會被視為不構成對話而予以否定。為什麼這種方法會有效呢?為了理解這點,必須再多了解一些柯赫的理論。

柯赫以前的理解是,心理的問題是由於心中帶有某些傷痛才產生的,但這些心理傷痛總是被壓抑,所以很難讓人意識到。而認識這些被壓抑的傷痛與情感,可望改善心理的問題。

但在現實中很明顯地,就算知道扭曲發展的原因為何,也不會因為自覺到原因後而獲得治癒。

例如:就算讓人格障礙者自覺到造成心理傷痛的原因,也無法解決其人格上的問題。就算再怎麼療傷,還是無法治癒扭曲發展的心理構造。那麼,該怎麼做才能修正心理構造的扭曲呢?

柯赫在持續的摸索當中,找到一種與幫助患者自覺到心理外傷與被壓抑的感情來解決的精神分析法完全不同的方法。這種方法的真髓一言以蔽之,就是要修正心理構造缺陷,必須再次重新歷經獲得不足部分的過程。

重新獲得不足的部分,也就是重新培養的話,必須要知道如何做才能讓自戀達到成熟。

這個問題的答案,柯赫認為關鍵在於,自我客體的功能。

所謂的自我客體指的是自體,同時也是客體般的存在。原本最初的自我客體,對嬰兒而言,是乳房或母親的存在,這就像是自我的一部分,但同時也是外在的客體。

柯赫認為,自我為了獲得自律的心理構造,首先,必須由自我客體適當地給予同理的反應。在充分進行這個過程中,孩子會將自我客體對自我顯示的同理態度或想法,逐漸地放入自己心中。這個過程就被柯赫稱之為「變形內化」。

自戀型人格障礙者會由於來自自我客體的同理反應不足,而使得同理的構造無法充分發展。因此,在修復時,首先必須要有可以給予同理反應的自我客體。成為自我客體的對象,在持續同理的對應中不久之後將被接受,未成熟的自戀即能獲得同理的構造,達到變化成為成熟的自戀。而能達成自我客體任務的,便是治療者或是在周遭支持當事者的人。

在一般對話中,應該也會有對於自己成為對方的「自我客體」,而感到抗拒或負擔,覺得厭煩或拒絕的狀況吧!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想要支持當事人時,成為自我客體是柯赫發現很重要且有效的方法。當成為自我客體時,是鏡映轉移,也是理想化轉移。變成讚美的鏡子、變成像父母般的庇護者,作為一個自我客體若能好好地發揮功能,便能填補自戀的缺陷,促使其發展成熟。

撒嬌與同理的重要性

在「常識性」的理解中,當自己成為對方的「自我客體」時,對方就會過度撒嬌,或被對方予取予求,不是一個良好的狀態。但如果缺乏「自我客體」的存在,不管過多久,心理構造的缺陷都將無法被填補。

所謂的自我客體,是指能夠接受自戀的自己的對象。換句話說,就是可以向他撒嬌的對象。想要消除因為未被接納、撒嬌所產生的自戀扭曲,只能重新經歷這個過程。只用分析的、認知的方式,是毫無作用的,必須要有帶有感情的體驗。這是「同理反應的自我客體」才能扮演的角色。

這樣看來,自我客體幾乎相當於約翰.鮑比(John Bowlby)提出的「依附對象」。以同理回應的自我客體,正是瑪麗.愛因斯沃斯(Mary Ainsworth)稱為「安全基地」者,換句話說就是依附對象。

柯赫使用精神分析傳統使用到的「自我」、「客體」等用語,來表現相同的現象。對於因依附問題產生的狀態,顯示其被修正的可能。鮑比的依附理論中,對於依附損傷要如何修復這一點,幾乎未曾觸及。從這層意義上來看,柯赫的理論,可以看出較鮑比的理論更進一步。柯赫這種持續同理回應的自我客體可帶來修復的治療策略,不只針對自戀的類型,對於具有不穩定型依附的所有個案皆適用。

實際上,柯赫的自體心理學對話,充滿輕鬆的同理氛圍。柯赫也將成為自我客體用「成為家人」這樣的說法來表現。當未能達到成為家人般的連結,或許也就無法填補心理構造的缺陷了吧!

書籍介紹

啟動心靈的對話:拯救過無數受困心靈的醫師,告訴你讓人做出改變的對話技巧》,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我們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岡田尊司

日本知名精神科醫師岡田尊司,在本書中重新顯示了對話技巧所擁有的力量,集結數十年來的臨床經驗與故事,匯集與病人之間的談話技巧精華,告訴你使用正確的對話技巧,可以讓心靈受困的人重新找到自己。

引發心靈奇蹟的七種談話法:
輔以心理分析為基礎,精選能夠引發心靈奇蹟的七種談話法,以豐富具體的案例詳加解說,讓大家知道如何面對心靈受困、須要支持的朋友、家人,根據問題的性質與目的、談話對象的個性等不同的因素,使用各有不同的談話技巧,進行一場啟動心靈的對話,讓對方敞開心房、轉念、走出困境。

啟動心靈的對話:拯救過無數受困心靈的醫師,告訴你讓人做出改變的對話技巧 岡田尊司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